133(1 / 2)

高杰心内异常震惊地失声道:“那那那、那岂不是被这个第二元婴控制的修士,就是走到我面前,我也是对面相逢却不知道了?那他在光天化日之下不是也可以出辣手在我毫无防备之下地解决掉我了?”

“主人说的没错,而且他完全可以装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而主人却丝毫不知他就是自己的最大最阴险最毒辣的头号劲敌!”环叔再次一声长叹地解释道,“不过主人也不必有多担心,为今之计,主人只有尽快将自己修为提升,将神通修炼至更高境界,那么,即便这韩旭第二元婴所依附之人想对你出手,也是不容易的!毕竟修真界以实力说话,实力到了很高的境界,所有的阴谋诡计都是没有用处的!”

“我知道!可是明箭易挡暗箭难防啊!何况如今对我高杰虎视眈眈之辈不知有多少!唉,罢了,”高杰一扫脸上忧色,声音往上一扬的大声道,“反正我高杰此生已经波折重重强敌多多莫知名危险更是难以数计了,那再多韩旭的一个第二元婴又有何惧的?呵呵,该来的一切都来吧,我高杰仰天长啸接住又有何妨?!就是环叔你,跟着我没好日子过了!这倒让我高杰心中有些难安的!”

一听高杰说话的语气,环叔知道高杰并未被目前韩旭第二元婴的事情所困囿所羁绊!

见到主人居然如此之快地摆脱了烦恼忧心,环叔也是豪迈一笑地冲高杰大声道:“主人说这些话不就见怪了?我与主人是一体的,主人干什么老奴就该干什么的!跟着主人走天下,闯江湖,老奴高兴老奴骄傲着哪!”

一声长啸冲破五岳派主峰青云峰后山,对着九霄飚射而去!

这声长啸过后,五岳派上下,无论护法长老还是内外门弟子,都听到了一连串中气十足的清朗笑声!

此笑声穿云裂石,如金如玉!

在五岳派连绵群峰之间萦绕回荡,久响不绝!

再说韩旭的第二元婴,在主元婴死亡的一刹,他就施展秘法顺利逃跑了!

本来他指望借助高杰之力突破至化神甚至更高境界,如此一来,他所修的第二元婴后续发展势头就更为喜人,主元婴修为愈高神通愈强,第二元婴就会成倍地往上猛增,也就是说,主元婴死亡的境界愈高,第二元婴所依附的修士将来发展的空间愈大!

可惜,高杰这个妖孽完全粉碎了他韩旭一连串的计划!

这计划他精心设计了几百年,其中所花心血更非常人所能想象,尽管修炼窥灵术让他性情大变,不过大变的是主元婴,第二元婴却是丝毫无损没有受什么影响!

因而,第二元婴已然将高杰恨到了骨髓,很到了啖其肉饮其血的地步!

带着不共戴天的愤怒,韩旭第二元婴一闪即逝之下,就冲五岳派内门弟子专门修炼出中峰,也即青峰处激射而去!

马上,此黑红二色的光球就化为了与韩旭一模一样的人形,嗖的一下,没入一扇门户。

正是李啸展修炼的洞府!

此时此刻,李啸展正心神不宁地在洞府内前前后后走着,心灵深处老是升起一些莫名其妙的警兆,他不知道自己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正在他心下焦虑不安之际,一个人形光影刷地一下从其头顶百会穴一投而入!

李啸展在打了一个机灵之后,仿若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整了整衣襟,而嘴角却闪过一丝极为残忍阴狠的微笑!

韩旭,居然早就为自己修炼的第二元婴找到了依附之躯!

竟然就是他前几年暗中收归门下的弟子李啸展!

而李啸展千算万算聪明反被聪明误!

最终居然并未逃出韩旭的魔爪!

为他人做嫁衣裳!

可惜此时李啸展神识连同身躯已然完全被韩旭所操控!

他根本不晓得,从他成为韩旭弟子那一天起,就注定了今天的结局!

在韩旭眼里,他,李啸展,其作用也仅仅是韩旭第二元神依附滋养的容器!

韩旭其实并未将他李啸展视作一个弟子,只把他看做符合第二元神依附的物品!

他,李啸展,如今已经不是他自己!

他只是韩旭展开各项活动的另一个身份!

或者说是顶着李啸展的貌相性格去干尽各种肮脏卑鄙坏事的韩旭!

这个韩旭更阴险更毒辣,如今唯一的希望就是尽快地将第二元婴修为提升至极限,以便展开疯狂霸道、凶残绝伦的屠杀复仇行动!

复仇对象只有高杰,以及与高杰密切相关的朋友、亲人、恋人!

李啸展修炼洞府内,只用了大约三十息的工夫,韩旭第二元婴就彻底掌控了李啸展,完全地泯灭了李啸展识海以及魂魄一切对他韩旭有消极影响的东西与记忆,并把这些信息都转化成自己第二元婴识海中有机的一部分!

换句话说,以后出现的李啸展,虽然在别人看来与原本的李啸展别无二致,或者比原本李啸展更像李啸展,但是此李啸展其实已经完全不是原本的李啸展,只是披着李啸展画皮的魔鬼韩旭,蛇蝎心肠的韩旭,复仇心理臻于畸形变态的韩旭!

此时此刻,李啸展扬起那高傲的头颅,英俊绝伦的脸上自然地流溢着淡淡的笑意,一个充满无限男性魅力的声音很清晰地在洞府回荡:“高杰,你真是我李啸展的好师弟!从今以后,我会让你一步步地走向痛苦、失落、毁灭!”

高杰灭掉了韩旭,也没有灭掉韩旭。

他反而为自己惹来了一生恐怕也摆脱不了的麻烦和危险。

不过高杰并不后悔,最主要的原因是,他根本不能容忍像韩旭这样竟然罔顾修真界禁止捕获炼制修士金丹元婴的铁律,尽干些丧尽天良违背人伦的之事,必须为青罗星修士除恶!

纵然不是为这个高尚华丽的目的,也誓必要将他铲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