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1 / 2)

轮回通鉴内的器灵,其实就是那个飞升渡劫失败时元婴投身鉴内的莫知名大乘期修士,其肉身尽毁,所残存的元婴也不完整,小半已然在那飞升之劫中消散,所残留的元婴神通大退、神识重损,整个残婴所蕴含的天地之灵气元力,也不足原先的十之六七!

好在他再炼制轮回通鉴的时候,所选材料通通都属精品良材,在青罗星、在其他修真星球,无不是绝品珍品孤品,随便拿出一种都价埒金玉价值连城,让人艳煞羡煞慕煞!

故而其穷尽一生兀兀穷年祭炼的此宝,在举世罕匹的天劫之中得以完好保存,并因为内含极为丰富充盈的灵气,让投身其中的残婴顺利地存活下来,并在深度睡眠之中,还得到它源源不断地滋养与护持!

天长日久之后,残婴居然与轮回通鉴原本的虚弱器灵浑然一体,成为了一个强大器灵!

此番被韩旭强行刺激醒转,其实对他这具残留元婴损伤极大,若是再等上百余年让他自然苏醒,那这件轮回通鉴的威能就算不能媲美仙器,也足以傲视青罗星的!

残婴带着一股冲天怨气怒意,在韩旭不停以凶残阴狠的秘法催使下,操控着拳头大小的轮回通鉴,对着停驻小院幻境世界里的高杰,流星一般的撞去!

呼——

一种尖利刺耳让人灵魂震颤甚至疼痛麻木的声音,伴随着一道五彩光带,奔高杰胸口自杀式地冲杀过来,似乎下一刻,高杰的胸口就会洞穿!

高杰收摄完结了封字毒杀这一毒招内隐藏的奇毒,就放眼四望,并且强大堪比化神修士的神识一散而开,以极为隐秘的方式将韩旭修炼洞府一罩而下!

虽然身处韩旭不知以何神通布出的幻境之内,不过神识若是强大无匹高过对方太多的话,这些幻境几乎等同于虚设!

其实说来简单,这就好比一个成人,面对一个七八岁孩子,不管其玩出什么花样,都不能逃过成人的眼睛,在成人眼里,纵然孩子再妖孽再聪明,捣鼓出的手段再多再翻新,在争斗中也形同虚设无济于事,最多也只是花拳绣腿挣几声喝彩而已。

更可况,突破到元婴后期,高杰的神识波频率范围也自然极快地得到了提升,最低频率可达瞬息十万三千分之一次,最高频率能够达到瞬息三十万八千二百次,即使闭着眼睛也能够完全分析出韩旭洞府内那在普通修士看来极其诡异恐怖的法阵布置、宝物攻击。

对于韩旭在洞府密室的行为,高杰可以说了如指掌,他最担心的就是韩旭的窥灵术。

在神识几乎同步地将轮回通鉴的信息传送到高杰识海的刹那。

高杰已然做好了十全准备。

轮回通鉴裹挟着无与伦比的杀气怒气,对着高杰胸口洞穿而来!

高杰冷哼一声地对着轮回通鉴一掌推去!

一股无色无嗅无形的魂简镇魂摄魂气息,就像无坚不摧削铁如泥的无形利器,如入无人之境一般地齐齐没入轮回通鉴内!

魂简那镇魂摄魂的气息,可以说即便仙人在此时也要退避三舍暂时避其锋芒的!

又哪是一个小小的残婴所能抵挡一二的?

纵然是大乘期也不行!

可惜,韩旭不明白这一点!

若是早清楚个中隐秘,那给他三个脑袋,他也绝对绝对不会与高杰作对,至多也只会阳奉阴违或是背后搞点小动作罢了!

所以让韩旭震撼莫名的一幕让他无论如何也不相信地发生了!

原本杀气惊天动地的轮回通鉴,在靠近高杰胸口五尺之外的地方,居然一下子像人一般地剧烈颤抖起来,并且同时还发出痛楚凄惨的嚎叫,而嚎叫之声刚刚发出,又像被某只铁手紧紧攥住了喉咙一样地骤然刹住。

所以,传到韩旭双耳的就是一声彷如急刹车般的凄厉鸣叫!

然后一切归于平静,仿佛刚刚什么也未曾发生!

而就在这个震惊罕匹、心中紧张的时刻。

韩旭看到铜鉴奔高杰一飞而去!

而且乖巧至极、驯服无比!

怎么怎么、怎么会这样?

更让他心生惊惧的是,他竟然完全断绝了与铜鉴的心神沟通!

他韩旭再也不能如己所愿地操控铜鉴一分半毫了!

无论他如何使力,无论他采取何种手段!

韩旭开始失去理智开始暴怒抓狂了!

这铜鉴是我的是我的宝贝!

这铜鉴是我横行青罗星的唯一依赖!

没有他我不会轻易地拥有如此之多的秘术神通!

没有他我韩旭根本没有任何一丝可能顺利突破元婴后期大圆满的希望!

高杰这个小兔崽子这个小瘪三这个小妖孽却完全断绝了我唯一又最大的希望!

我要跟他拼了!哪怕是做鬼也绝对绝对不会放过他!

绝对绝对不会放过这个该千刀万剐的畜生!

一丝厉色从韩旭双眼闪过!

并以光速漫延至全身!

他浑身放出一股阴森恐怖的气息,脚步一跨地瞬移除了洞府密室!

伫立于幻境世界的高杰,根本无视韩旭布置的这个能够使人神智恍惚的世界,冲着落于自己掌心、有普通手表那般厚薄、大小的轮回通鉴,探进一缕神识做仔细地感应、探查。

因为其内残婴被魂简的镇魂摄魂气息牢牢地控制住,故而仔细这一缕神识就如同在自己家后花园一般地四处观察、了解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