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1 / 2)

本来解释的人物应该是红衣护法的责任,他是主裁判嘛,理所当然地应该对提出疑问的众修士解释一二的,但是如今居然让人高杰来解决,高杰略一思索便想明白了红衣护法的用意,不由得暗暗赞道:

好妙计,你是想以这种方式对我高杰来一个隐形的测试吧?

测试我人品吗?肯定如此,修士要修为神通,但更要品性端良、道义做人,是不是?

高杰手捧着阴|水灵气凝成的圆球,施施然走至王天面前,一手拉起瘫坐于地的他,单手竖于胸前地给他施了一礼,道:“师兄,高杰得罪则个,以出其不意的方式略胜师兄半筹,也许真正对决起来,恐怕还是师兄占据上风的!”

高杰一边说着,一边将右手掌心那颗封印着王天土属性箭矢的蓝莹莹圆球蓦地一抖,圆球顿然化为了一蓬蓝雾,再一卷地纷纷化为一条细线地一下没入掌心劳宫穴,至于被封印其内的箭矢,也在封印完全撤去的一刹,蜂蛹着从王天头顶百会穴一投而入。

而随时地,王天马上就恢复了面白唇红、英俊洒脱。

恢复了本来面目的王天,笑着对高杰胸膛一拳打去:“好你个小子,让师兄我在众人面前吃了这么一个大亏,这一下算是我复仇的一拳,一拳之下,仇恨全消!”

然后王天以眼神制止了高杰说话,并用力拉着高杰面对着众人转了一圈地朗声道:“还是由我王天来解释一二吧,或许比我这位高杰师弟说的更清楚!”

略微停顿了一下,高杰方才道:“今天我王天使出了两招,两招都是将自己的土属性灵气凝物化形,以此攻击高杰!原本以为一击凑效的,却想不明白我这位师弟施展了何种神通,居然一下子躲过了我那巨环的轰然一击!第二招是化气为箭,并在每支箭矢内都暗含了自己一丝灵识,我想这一招该让我这位师弟躲无可躲避无可避的!本以为百发百中的一招,却被他那强大罕有的阴|水灵气给破了!说实话,我使出的土属性灵气只是一半,但是暗含在箭矢中的灵识却是大半。”

再凝视了高杰一眼,王天顺带在高杰后背狠狠打了一拳,解释道:“大半灵识被封印阴|水灵气凝成的蓝球内,我王天不精神萎靡不振那才奇怪了!好在我这位兄弟并未起歹意,若是吞食或是大意毁灭了我这些灵识,我王天就算不死,恐怕今后的修真修仙之路也走到尽头了!纵然神通的广大的红衣护法,也没有办法恢复我失掉大半的神识的,因为青罗星修真界,据我所知,从未有什么强者大能解决过这一大难题!”

最后,王天一把将高杰往自己身边拉近,并再一次狠捶了他一下胸膛,方才大声地宣布道:“我这位师弟够朋友,从不乘人之危,有绝不见利忘义,所以这一次比试,我师弟赢得光彩,赢得义气,更赢出了我们师兄弟一段也许铭记一辈子的友情!”

玉珠峰广场之上,静谧无声,回荡着王天那清朗而又充满激情的声音!

众位修士看着王天神采飞扬,看着他紧搂高杰在身边的礀势,看着两个玉树临风的男人肩靠肩、臂靠臂的模样,看着一个英俊、一个冷峻的男人,众修士顿时狂风卷过大地般地响起热烈的掌声!

掌声中,尤美丽那饱含激动的声音尖啸高亢,在掌声中特别鲜明突出:

“高杰威武,高杰必胜!同门可贵,友情万岁!”

似乎声音都走了形,不过没有人在意,人们在意的是,通过这一次五岳派内门弟子的大比试,终于明白,真正的高手,就是一招两招之间判生死、断胜败,以无数招来战胜对方的,其实仅仅旗鼓相当!

而且真正的高手,不仅看神通看修为,还看其人品看其品性!

神通、修为、品性齐芳的,方能算作真正的大高手、大英雄、大能人!

心中顿然意会了这些的众修,在尤美丽呼喊出那个句子的刹那,几乎很多人、然后是所有人,都齐齐喊出了同样的句子:

“高杰威武,高杰必胜!同门可贵,友情万岁!”

“高杰威武,高杰必胜!同门可贵,友情万岁!”

五岳派。

主峰青云峰。

后山修炼洞府。

夏雪已经起身,身穿藕断白裙裾。

这白色,更将她玲珑身段衬托得愈加曼妙绝伦!

此刻,她正手托香腮,凝眸师傅净月长老,嘴唇嘟得老高,娇声说道:“师傅,下午一凡就要和高杰师弟比赛了,弟子真的想去为一凡呐喊助威的!你就让我去嘛,师傅!”

一再听到夏雪如今嗲声嗲气的娇柔模样,室内众人无论是尹涛、庞光、马鸣啸,还是夏雪师傅净月长老,都心内震惊不已,甚至后怕不已。

眼下的夏雪,在金一凡上午给她诊治一番之后,虽说甚至较昨天要清醒了许多,但是性情跟以前的高贵、冷冽相比,那是来了一个大|逆|转,变得会撒娇会装嗲,甚至让人感觉还有点狐媚!

怎么会这样?虽说神智恢复了大半,但是有些最为关键的东西却怎么提示夏雪是怎么想不起来,似乎这些东西都从她的记忆里完全抽去了一般,而一些不该装进去的东西,却是大有蔓延趋势!

尹涛皱着双眉,再也忍不住地给庞光传音道:“师兄,这夏雪师姐怎么会这个样子?会不会是金一凡暗中做了手脚?”

“别胡说,若是做手脚,我们这么多人可都在当场呐!何况,我师傅还是元婴中期的强者,就算金一凡这个元婴后期修士想做点什么,也应该顾忌我师傅三分吧?”庞光马上以商榷的口气与尹涛讨论着,其实心底里,他也愈来愈怀疑金一凡了。

若不是他暗中使诈用了什么特别手段,夏雪师姐会性情大变吗?而且而且、而且这个时候的师姐竟然对金一凡愈来愈依赖,完全一副非他不嫁的坚定、执着与痴情!

好像完全忘记了高杰,完全忘记了对高杰那一腔如海般深厚的感情!

忘记了镌刻在她骨髓里那曾经拥有过甘愿为他去死的忠贞不渝!

庞光心中焦虑不安,又气愤不已,不过他也没有办法,连元婴中期的师傅即便绞尽脑汁地去想也都束手无策,他这个筑基后期的弟子更无从想出一种解决眼前困局的办法!

只是不停地在室内打着转儿,为夏雪焦虑,为高杰着急!

眼见亲兄弟般的师弟高杰紧攥手心的美媳妇眼睁睁地投进了金一凡这个宿敌怀抱,他庞光能不为他上火着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