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打起来了(1 / 2)

在天尼庵停留不到一个时辰,可说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玄姬月此来,好像只是为了取天地灵株的种子,东西到手便走,好像没有将顾倾城当成她的亲人。

高杰却是知道,玄姬月对顾倾城很是依赖,可以说是她的精神支柱,看一眼就走,只是为了避嫌,毕竟顾倾城的身份非常特殊,一个不小心,可能就会牵连到玄武王府。

高杰一边赶路,一边用超脑推演分析金刚不坏神功的前八层功法,看能不能与其它武道功法融会贯通,从而推演分析出一种最适合高杰修练的武道功法。

金身不坏神功的前四层的修练,已经非常坚难,后面四层则是更加复杂,更加难以修炼,他很好奇,金刚不坏功第十层,真能天下无敌?

下了飘渺峰后,他们让一万玄武原地驻扎待命。

高杰与林宛白,则带着四名白衣护卫,一百名玄武军,骑着机关狼,花了一个时辰,来到一片茂密的小树林之中,林宛白低声道:“那一棵玄机树就在这里,你真能把握将之挪移到玄武王府去!”

高杰缓缓点头道:“应该没什么问题。”

林宛白拍了拍玉手,向跟来的两名白衣护卫吩咐道:“你们带着一百玄武军守在这片小树林外,记住,我们进去以后,不得让任何人入小树林。”

一众白衣护卫虽然奇怪,但对于林宛白的命令,却不敢不听,顿时停下机关狼,开始警戒四周。

小树林里的树木千奇百怪:有的树干上粗下细,有的上下细、中间粗;有的树木笔直通天。

林宛白朝高杰使了个眼色,高杰点了点头,他已经看到了玄机树。

玄机树的形状极为奇特,高而扭曲的主干,稀疏而错落有致的枝杈,残雪似的枝叶,酷似一组远古时代的化石。

它与血杉树看起来没什么不同,若不仔细查看,还以为是一株已经快要枯死的血杉树。

两人骑着机头狼来到玄机树前,林宛白望着高杰道:“这棵玄机树怎样?”

高杰点了点头,笑道:“很好!”

能在如此偏僻荒凉、人迹罕至的地方,找得到这一棵玄机树,只能说玄武王府的势力,真是庞大的惊人,不能不让人心生敬畏。

林宛白似知高杰心中所说,笑吟吟道:“玄武王府的职责就是监察天下,自然得拥有足够的眼线与密探。”

就拿王府的玄武卫来说,仅仅那几千上万人是远远不够的,除去正规编制,玄武王府掌握的黑白两道的探子,连林宛白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人。

林宛白道:“有把握吗?”

“应该没问题!”高杰已经动手将玄机树下面的泥土挖走。

他从背包里面取出一柄特制的兵工铲,运起金刚不坏神功,使得兵工铲上面流淌着暗金色的光芒,他一铲下去,不管是松软的泥土,还是坚硬的岩石,都如同豆腐一般被铲开,所以他挖土的速度很快。

林宛白也拿着一柄兵工铲,想过来帮忙,却被高杰制止了。

玄机树的根须很是娇贵,几乎是它的命脉,若是在挖掘泥土的时候,不小心伤了玄机树的根须,就会使得它元气大损。

高杰是因有着超脑,能很清楚的看到玄机树深植于地底的根须,所以才可以在挖掘泥土的时候,避开玄机树的根须,可林宛白却没有这样的本事。

林宛白只能在一边看着,高杰就像一个打洞的松鼠,随着挖掘深度越来越深,高杰的身体也慢慢消在了地面平行线上,进入了土坑之中。

一个时辰后,高杰挖出几百上千顿的泥石,才将整棵玄机树挖的出来。

随后,就让一百玄武军送来一个直径十米、深二十米的巨大花盆,先在巨大的花盆里面固定好这棵玄机树,再在小树林里面又挖了一棵血杉树,放在了花盆里面。

他之所挖一棵血杉树放在巨大的花盆里面,一是为了鱼目混珠,二是要血杉树里面蕴含的草木精气搬运给玄机树,使得玄机树生机不损。

林宛白半信半疑道:“这样就行了么?”

先前萧药南移植另一棵玄机树的时候,是把树下成百上千吨泥石全部掏空,然后就地造了一个直径二十米、深五十米的大花盆,在花盆的泥土里面放了大量花草树木专用的营养液,光这一手就花了将近十万金币,堪称是最昂贵、最严密的保护措施了。

可就算是这样,萧药南最终也没将玄机树挪移到玄武王府。

如今高杰对玄机树的保护措施,表面看上去,是完全不如萧药南的。

林宛白对于高杰能否移植玄机树,还真是有些捉摸不准。

高杰点头道:“这样就成了,让人将那一辆特制的马车拉过来吧!”

林宛白道:“我马上就让人送过来!”说完,便飘然离开。

不一会儿,她就带着一辆巨大的马车。

此车硕大,空间开阔,足有二十平方米以上,这辆豪华巨车据说是由数十位玄武王府的神工妙匠连夜赶制出来的。

马车过来之后,一众玄武军二话不说,一人扛起花盆的一角,将花盆搬到了马车上面。

林宛白神情严肃道:“轻拿轻放,别碰坏了花盆,伤了树的根须。”

一个为首的中年军官笑嘿嘿道:“林总管放心,咱们会像呵禁卫护小美人一般保护它们,绝不让它们受到一丝损伤!”

林宛白瞪了中年军官一眼:“海统领,我看你迟早要死在女人肚皮上!”

中年军官嘿嘿笑道:“那可是我最渴望的死法,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林宛白狠狠瞪了他一眼,挥了挥手,便让一众玄武军驱使着数十匹骏马,拉着玄机树与血杉树朝大本营赶去。

接近中午时分,众人回到了大本营所在。

玄姬月坐在营账中看书,见高三与林宛白回来,便抬头道:“弄好了?”

林宛白颔首:“已经弄好了。”

“你还真有点本事。”玄姬月清亮的目光,在高杰脸上转了转,才望着林宛白道:“既然事情已经处理完毕,那打道回府吧。”

玄武军拔营起寨,很快就出了日不落山脉地界。

高杰骑在机关狼上,与装着玄机树的马车并驾齐驱。

他扫一眼马车周围的护卫力量,四个白衣护卫各自守在马车的一侧,一千玄武军紧随马车其后。

这等守护力量,除非是遇到军队来袭,要不然,玄机树绝对万无一失。

赶了一天的路,临近傍晚时分,林宛白让玄武军在一个树林安营扎寨,准备过夜休息。

高杰则来到玄机树的旁边,启动超脑感应了一下,玄机树的生机消散了很多,它太难养活,只要离开生根发芽之地,就会迅速枯萎至死。

他把旁边血杉树的精气搬运给玄机树,补充它一路消散的生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