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种子(1 / 2)

这使得卡罗拉埋下了对冷逸辰的深深仇恨,立誓要杀了此人,替姐姐报仇。

但她已经从高杰的口中得知,如今的冷逸辰已是手足境的神通武者,现在她若是去找冷逸辰报仇,只能是送死,这就使她非常渴望能提升自己的武道修为。

她虽然曾经身为公主,但武道天赋并不怎么样女,一直到现在,才仅仅完成了肉身第一境元气境的修练,肉身第二境真气境,正刻苦修炼中。

她武道天赋不怎么样,又没有什么奇遇,武道修为进境缓慢,是很正常的事情,想突破至真气境都还需要一段时间。

从别人口中,她已是知道,高杰根本没有武道天赋,但如今却已经是个手足境的神通武者,她很好奇高杰修炼的是什么武道功法,自己能不能修练。

高杰夹一筷子猫头笋放在嘴里,静静地咀嚼,轻轻地回味,非比寻常的韵致,吃到一半,忽然开口:“我刚才修练的武道功法不适合你。”

卡罗拉脸色一变。

高杰用餐巾拭了一下嘴,才抬头看着卡罗拉,笑道:“这是太一门的金刚不坏神功,不适合女孩子修练,再说,修练太一门的武道功法,可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一旦被太一门的人逮住,轻则废功,重则处死!”

卡罗拉皱眉道:“公子你不怕太一门?”

高杰笑道:“你不知道我干了什么事情?”

“林总管不让我打听公子的事情。”

“我已经宰了两个太一门的弟子,就算我不修练太一门的武道功法,他们也是不会放过我的,所以我才敢练太一门的武功,这叫债多不压身,你就不行,练了太一门的武功,他们一定会寻你的晦气……你修练的是玄冥掌吧?”

卡罗拉一脸疑惑:“公子怎么知道?”

高杰道:“这门武道功法威力虽强,但极阴,极寒,极毒,若是自身功力不济,很容易遭玄冥掌的阴毒反噬。”

卡罗拉道:“只要能杀了冷逸辰,就算被功法反噬也没关系!”

高杰摇头道:“就算你练了这个,你也杀不了冷逸辰!”

玄冥掌是一种阴毒无比的掌法,掌力阴寒,能使对手霎时间全身寒冷透骨,但修炼进展却缓慢,估计是正常武道功法的四分之一,威力是平常的武道功法的两三倍。

玄武掌适合武道天赋卓绝的天才修炼,没有什么武道天赋人,修练这种功法,只是自讨苦吃。

卡罗拉心比天高,一心想要找冷逸辰报仇,但武道天赋却是一般,真要修练下去,除非有奇遇相助,要不然,成就有限,几乎没有成为神通武者的可能。

卡罗拉低着头,一语不发。

高杰笑着摇头,不再多说,卡罗拉外表柔弱,内心却倔强的很,她这样的性格,不撞南墙不回头,只能让她历经其中的磨难和困苦,她才有可能放弃。

卡罗拉琴、棋、书、画,都堪称一绝,甚至连茶艺与厨艺,也是非同一般,唯有武道天赋不行,或许这世界上本来就没有十全十美的人。

他知道卡罗拉的执念近魔,拼命想找冷逸辰报仇,他也不想过份打击她,让她有着一份希望,也能有着一份动力。

“公子,你以前与冷逸辰约斗过两次,而且两次都胜了吧?”

“没错。”

“那公子你现在还能胜过冷逸辰吗?”

高杰笑了笑,没有说话。

卡罗拉静静看着他,很想从他脸上看到答案。

高杰笑道:“冷逸辰是伯爵之子,若非必要,我可不想招惹他。”

“原来如此……”卡罗拉轻咬着嘴唇,不再多说。

高杰即使没启动超脑,也看出她眼中的不屑,摆摆手道:“好啦,既然不想吃饭,就去浇灌灵水吧!”

“是。”卡罗拉恭敬施一礼,后退了几步,这才转身离开。

高杰看着她妙曼多姿的背影,摇头一笑,还真是个不省心的,这是想要挑起他与冷逸辰的斗争呢!

他吃完饭,没再练功,而去了一趟武玄塔,如今他的权限,已能查阅玄武塔更上层的书籍。

在玄武塔里面看了半个时辰的书,将超脑所能扫描到的书籍,全部都烙印进了超脑里面。

接下来,就直接回了百草园,继续修练金刚不坏神功,一直修练到深夜。

第二天清晨,回了一趟府邸,向冷诗雨了解一下诸女的情况。

他决定再过几天,就让诸女前往城堡,让她们开始一种全新的生活。

毕竟她们能学的东西,也差不多都学完,如果还让她们留在王府里面,闭门不出,只能使得她们变得更加孤僻。

接下来的几天,他一直呆在百草园,或帮着卡罗拉浇灌灵水,或修练金刚不坏神功,或查看灵水浇灌的泥土。

原本普通的泥土,在灵水的持继浇灌下,土质渐渐发生变化,先是泥土的颜色变得玄黄,原本的泥腥味变成了淡淡清香,好像百合花的香味。

这意味着灵园开辟成功,两亩被灵水浇灌的土地真正转化为了灵地!

……

黄昏,卡罗拉在佛前点燃的一柱香,心静时的苦苦惆怅,一种感伤从心底抽出,拉长,直到光束无法触摸的地方。

自己也许还能用身体换来机会,身份已经被高杰识破……就注定会被提防监控,连类似的异常行举都会多少惹来高杰的误会,她不是不懂。

如此难测的困境,该如何自处。

高杰既然识破了自己的身份……为何不揭穿自己?

自己向他下毒,并刺杀过他,照常理,他应该将自己驱逐的,为什么还自她留下来?

她要杀的人,可是冷逸辰,而冷逸辰身份地位,远不是高杰可以得罪的,高杰为什么要这样做?

看着正在灵园中忙碌的高杰,她中断了思绪。

今天她还有事要做,高杰让她去内务府取一批种子过来。

她来到百园草的马厩,挑着马匹,百园草与内务府相距的比较远,马是一种很好的交通工具。

玄武王府的马也是分等级的。

她打量着马厩里面一匹匹膘肥体壮、油光水滑的骏马,毫无疑问,百园草的马匹,应该是玄武王府最为顶级的。

又回头看了一眼灵园中的高杰,依稀有了点好感。

自从国破家亡之后,压抑与痛苦好像马上就要让她窒息似的,在园灵中忙碌的这些日子,是她感觉最轻快的时光。

这种忙碌而又无忧的生活,她很久都没有体会过了。

看着百园草的杂役对她一脸恭敬,唯唯诺诺深恐招待不周,实在有点好笑。

照理来说,她只是一个婢女,身份地位比之王府里面的杂役还要低了一等。

可由于她是高杰的婢女,所以百草园的诸多杂役,就不得不巴结于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