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齐全了(1 / 2)

在黑暗之中,他的眼光之中闪烁着一种异样的光芒,看着卧室里面的不速之客道:“本以为你会隐忍几天的,没想到你如此迫不及待。”

他回过头来,只见卡罗拉左手扶桌,站在身后,右手拿着一柄飞刀,左手却拿着一株鲜红似血的花朵,美目中射出森森恨意与杀意。

高杰摇头一笑,露出一种无奈的表情:“是你姐姐让你来杀我的吗?”

卡罗拉微微一愣,显是想不到高杰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如此神色自若,似是与朋友闲聊。

高杰上上下下打量着眼前的卡罗拉,最引人注目的是那浓厚乌黑的披肩长发,犹如黑色的瀑布悬垂于半空,这是卡罗拉与她姐姐卡洛儿唯一不同的地方,卡洛儿头发上面的光泽,没有卡罗拉这般炫目。

望着的卡罗拉右手中的血花,高杰再次笑了一笑道:“这是什么花?”

卡罗拉脱口而出道:“修罗血花,产自外海异域,本身并无毒性。”

话才出口,才暗恨自己为何要告诉他,不过这恶贼即将死在自己的刀下,告诉他什么也没有大不了。

高杰摇头苦笑道:“我早就知道你配制的茶水中,融合了一种奇怪之极的药液,我一直以为只是一种茶水添加剂,现在看来,却是错了。”

他的超脑,竟也差点没查找这种药液的来历,这还不是他奇怪的地方,而是这种药液根本一些毒性都没有。

这岂不是奇怪之极,照理卡罗拉既然打定主意要杀死他为她姐姐报仇,为何不在茶水中做点手脚,或是直接下毒毒死他。”

此时,看到卡罗拉手中的修罗血花,高杰已是明白了过来。

拥有超脑的高杰,自从将玄武塔里面的杂书全部扫描烙印以后,对各种毒都知得大概。

可是卡罗拉融于茶水中的药液,他却完全摸不清究竟有何作用。

尤其因它全无毒性,很容易使人不将它放在心上,以为只是一种平常的泡茶添加剂,可是却不知,融于茶水中的药液,当遇上另一刺激元素时,药液因和其发生作用,便能瞬间化为巨毒,等到发现之时,已无可化解。

这也是卡罗拉聪明的地方,这个世界武道通神,有着太多可以辩别毒药的手段,所以她选择这种常人难以发觉的下毒方式。

不过,高杰在超脑的推演分析下,早就已经猜到茶中的药液可能是一种毒物催发剂。

所以,在喝完茶的一瞬间,便运功悄悄将药液全排出了体外。

也正是因为这样,他此刻才能从容自若地面对卡罗拉的刺杀。

卡罗拉暗忖自己这样做,的确有些不择手段,但为了能替姐姐报仇,也顾不得这么多了,暗叹一口气道:“你现在知道这些已经太晚了,要怪就只能怪你太自信了,明知道茶里面被我掺合了不明药液,你竟然还敢喝下去!”

握着手中的飞刀,一步步朝高杰迫了过来。

高杰道:“我想知道,你手中修罗血花的花香与茶中药液相结合,可使人出现什么症状!”

他说得轻描淡写,似是对于中毒一事,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但卡罗拉却认为高杰是在装腔作势,她是亲眼看到高杰喝了自己所泡的茶。

茶中的药液,奇异无比,就是高杰能发觉其异样,以他的先天内力,也不可能将之排出体外,因为那种药液入口之后,就会直接融入经脉血液之里,任何人都不可能将融入血液里面的药液再度分离排出体外。

卡罗拉微声微寒道:“茶中药液,是海底的“奇香草”熬炼而来,本身并无毒性,可是当它与修罗血花的香气混在一起,便成剧毒之物了,武功再高的人,中了这种毒,都会功力全失,多说无益,受死吧!”

高杰悠然坐在凳子上,一边倒茶,一边微笑道:“我功力可没有尽失,劝你最好不要动手!”

卡罗拉冷哼一声道:“想在本姑娘面前唱空城计,你还嫩了点!”

她心中也是有些佩服高杰,在这种危急关头,竟然还能以如此大胆的冒险行动来造成自己错误的判断,若是换了别人,一旦今天真的被他唬住,他还就真可能渡过今日之危局。

可她卡罗拉并不是一般人,飞刀闪电般刺向高杰的眉心,务力一招毙敌。

高杰摇了摇头,闭上眼睛,似是自己的企图被卡罗拉识破,已是甘心受死。

卡罗拉嘴角露出一丝冷笑,果然没有了反抗之力,可笑自己刚才还真有点被他气势所吓。

此时飞刀一闪,端是没有半点留情。

虽然高杰看上去,并不像是一个奸……淫之徒,但他坏了自己姐姐清白的身子,却是铁一样的事实,所以一动上手,她心中就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将对方杀死,那怕因此被玄武王府缉杀,也在所不惜。

这看似简简单单一刀刺出,其实却因对了高杰的每一个可能的反应,留下了诸多的变化和后着,务求以最速度的攻势杀死对方,这当然也是欺对方中了毒,功力已经尽失。

但她怎么也没想到,面对这致命的一刀,高杰竟是全无反应,只是静静地看着她。

刀尖离开高杰的眉心只有一寸,电光石火之间,卡罗拉脑海之中闪过一个念头:难道对方甘愿死在自己刀下?就算他现在功力尽散,但至少还拥有闪避的本能吧!

回想起自己今日与高杰的相处,高杰何时何地都保持一定的风度,不刻意也不做作。

对待府中的女孩子很有礼貌,颇有绅士风度。

不忍心的情绪一刹那间涌上心头。

刀尖已触及高杰的眉心。

卡罗拉的飞刀受内心情绪的影响,顿了一顿,收敛几分力道,但即使如此,若是刺中眉心,依然会贯脑而入。

在生死存亡之际,高杰眉心光芒一闪,瞬间凝聚了一层罡气。

飞刀刺在他布有罡气的眉心处,只是在他的额头上留下了一个小小的白点,皮肤都没有刺破。

卡罗拉想不到高杰竟然真没有失去功力,暗叫不妙,高杰反手夺过卡罗拉手中的飞刀,寒光一闪,飞刀由下而上,划向卡罗拉的俏脸。

卡罗拉骇然而退,但怎么可能避开高杰这迅若雷霆的一刀。

卡罗拉踉跄而退,奇异地发觉自己并没有感觉到痛楚,脸上也没有血液留下。

明明对方的飞刀已刺入了自己的护体真气,为何没有划破她的脸,心中念头还未转完,身子一软,已被高杰点了穴道,接着,整个人凌空飞起,再一屁股坐到一张大床之上,差点四脚朝天。

如此局面,是她今夜前来刺杀高杰从未想到的,心中不由暗忿自己刺杀败之际,就应该当机立断,自尽保节,如今落在这个恶徒手中,还不知要遭受什么样的凌辱。

高杰将飞刀抛到桌子上,慢慢走到卡罗拉眼前,俯视着她。

卡罗拉倔强地和他对视,冷冷道:“你这个恶魔,若敢对我无礼,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高杰潇然一笑道:“告诉我,你的飞刀到达我的眉心之前为何会顿了一顿?”

卡罗拉闭上美目,来个不理不睬。

高杰没有丝毫顾忌的坐在卡罗拉的身边,似笑非笑道:“是不是觉得我跟你姐姐口中的“淫贼”不一样?”

卡罗拉猛地睁开美眸,狠声道:“外面良善,内心险恶,说得就是你这样的大魔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