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热闹非常(1 / 2)

面对高杰的这种神逻辑,胖子也是直接蒙圈了,结结巴巴道:“这……这个……嗯,好像是这么个理!”

高杰道:“真正的温玉至少要十五枚银币,才能卖这么大一块,而这种温玉地板,最少要二十枚银币以上……”高杰将一枚晶币往柜台上一抛,道:“这是一枚晶币,换成金币就是一百,换成银币,就是一万,你将五百块温玉地板送到玄武王府的北门。”

他说完就走,也不瞧胖子那张笑得已经看不到眼睛的脸。

高杰正逛的起劲,这时高三却追了上来,很是责怪道:“少爷,你……你要买东西,为什么不叫上老奴,你刚才可上了那些奸商的大当,那种温玉地板连五枚银币一块都不值,那些海香木桌椅……”

高杰道:“海香木桌椅,最多只值一枚金币一套。”

高三一怔,惊讶道:“少爷……你知道?”

高杰笑道:“我既然要来买东西,自然得摸清行情。”

高三道:“你知道还要上了那些奸商的当?”

高杰神秘一笑道:“谁上谁的当,还不一定呢。”

说完,高杰取出一张布帛,上面密密麻麻写满各种各样需要购买的东西,然而将之交给高三,让他去相对应的店铺里去购买。

并且特意嘱咐,让高三买的时候,不要问价钱,让店家将东西送到玄武王府的北门,由他亲自结帐。

高三瞪着眼睛瞧着高杰,不问价钱?他实在一辈子也没瞧见过这么奇怪的买法。

高三忍不住轻叹道:“少爷你真是变化了很多,你现在说话做事,老奴真是猜不透了。”

话虽然这样说,高三还是按照高杰的吩咐,将绵帛上面的东西都买了下来,然后让店家去玄武王府的北门结帐。

高三前往各家店铺购买各种东西,高杰则出了飞鱼商城。

高杰才出商城,来到商城的码头上,蓦地感到有几道隐晦的目光落到自己身上。

他心中暗笑,看来自己是被人跟踪了。

通过超脑的扫描,高杰已是知道暗中踪自己的有五个人,都是肉身之境的炼体者。

一艘小船划了过来,一个老头轻摇着船橹,叫道:“大人是否要坐船,到玄武城的城门只要一枚银币!”

高杰暗赞这个老头懂得做生意,点头走下码头,正欲坐在船头,好欣赏大海景色,划船的老头叫道:“大人坐到船舱里去吧,好像要下雨了,淋湿了您可不好。”

高杰心中一动,启动超脑,立即扫描到船舱里若有若无,刻意压下的轻微气息。

这时他有两个选择。

一是重回码头上去,重新换一艘船,可是如此做法,将更惹人注目,船中藏着人可能会立即动手。

最后的选择,则是听从老头的建议,进入船舱里,设法把不知其有何图谋的隐伏者制服,再迫那老头送他回玄武城即可。

打定主意后,他悠悠然走进船舱,还故意背着那个潜伏者住着。

通过超脑的扫描,他已是知道潜伏者藏在船舱货箱后面。

老头眼中闪过一丝诡异之色,把船往玄武城的方向划去。

高杰推开船窗,伸了个懒腰,望往海岸。

看着大海,他的心胸似乎也变得开阔了,在这种境界里,使人神清气爽,心旷神怡。

暗藏在货箱后面的潜伏者,心跳骤然加速。

高杰知道对方已是出手在即,摇头一笑。

在他这种神通武者来说,每一寸肌肤都有着罡气流转,普通人就算拿着神兵也休想伤他分毫。

超脑已经采集完了潜伏者的身体数据,通过超脑的分析与推衍,他已是大概知道了对方的实力,故毫不紧张,暗中等着对方出手。

一道冰冷的杀气袭向腰部要害。

在潜太者出手的刹那,他已是判断出对方攻势虽快,但并没有全力出手,更关键的是对方的兵器上虽然带着杀气,但杀气并不浓烈,这他知道潜伏者可能只是想要挟持他,并非想要致他于死地。

他装作一脸骇然,当匕首抵着他的腰部的时候,动也不敢动一下。

那老头照样摇着船朝玄武城划云,似是根本不知道船舱内发生的事情。

一道清脆而又冰冷的声音在高杰耳边响起:“最好不要轻举妄动,我这把匕首不但锋利无比,上面更是淬了无解的剧毒。”

高杰双手微举,示意自己不动妄动。

拿着匕首的女子在货箱后面现出身来,匕首紧紧抵着高杰,银牙咬得“格格”作响,眼里闪着一股无法遏制的怨恨:“想不到吧冷逸辰,你也有落到我手上的时候,这些天,我的心就像被怪兽一般吞噬着,每时每刻我都在想着你,想喝你的血吃你的肉。”

高杰叹了一口气道:“小姐是不是认错了人!”原来是来找冷逸辰麻烦的,他估计只要自己开口说话,对方一定能听自己的声音,与冷逸辰有着不同,然后,他再转过身来,让对方看清自己的脸,到时只要解释几句,就可消去误会。

谁知那女子一阵冷笑道:“你以为那天晚上戴着面具,又不说话,我就认不出你么!”女子倏地出手,封高杰背后几处要穴,才愤愤说道:“知道我是怎样认出你来的么?只因你身上这种独一无二的星语花花香,我早就打听过了,整个玄武城,就只有万花阁进了一盆星语花,而那盆星语花就是被你手下买走的。

你这个恶魔,为何那晚我怎样求你,都全然不与理会,只是继续你那万恶的兽行。”

高杰心中暗骂,这下可真是麻烦了!

万花阁的那株星语花确实是冷逸辰买走的,但在后来的约战中,那盆星语花就成为了他高杰的战利品。

这些天,更是忙着搬迁花园的时候,所以他身上或多或少,都沾了一些星语花的花香,却没想到发生了这样的误会。

女子的匕首慢慢移动到他的脖子上,把一张白皙无暇俏脸移到他眼前,似是让他看个清楚,死个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