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下毒(1 / 2)

她美眸放光,不时扫向北门,已经等了大半个辰,却没有丝毫不耐。

因为这样的任务,实在太合她的口味了!

她忽然看到高杰不疾不缓的从北门走了出来,并且好像还想过来向她打个招呼,她连忙使了个眼色,示意高杰别过来。

这执行的是秘密任务,上面已经说了,要低调出行,她不想让高杰知道行藏。

虽然好奇高杰身边为什么也跟着一头机关狼,好像也是要出府远行的样子,却顾不得想这些……

她一心都在与自己执行秘密任务的人身上,非常好奇执行的是什么秘密任务,根本没想到这次任务会跟高杰有关。

高杰带着一头机关狼,慢腾腾走到冷诗雨的跟前。

冷诗雨小心翼翼扫了周围一眼,才低声道:“高大哥,你走远点,不要跟我打招呼!”

高杰笑道:“冷姑娘,是否要外出执行什么任务?”

“不是!”冷诗雨连忙摇头否认。

这次的任务连她亲大哥都不能告知,自然也不会对高杰说。

高杰摸着鼻子,微笑道:“你说谎的样子,还真是可爱。”

“胡说,我没有说谎!”冷诗雨娇嗔了一声,摆摆玉手:“高大哥,你赶紧走开,有什么话,我们改天再说!”

“这可不行,有些话,必须现在就得说清楚!”高杰摇头一笑,没有丝毫走开的迹象。

“高大哥——!”冷诗雨蹙眉,狠狠瞪了他一眼。

高杰摇头笑道:“冷姑娘,有些事,真的必须现在就说清楚。”

“高大哥,你再不走,我以后都不理你了!”冷诗雨用力踏地,有些着急、生气起来。

高杰摸着鼻子,无语道:“你这次的任务得我一起执行!”

“你——?”冷诗雨美眸瞬间瞪大。

高杰点了点头道:“是的,跟我一起前往一座大岛执行一项秘密任务。”

“真——真是你?”冷诗雨美眸中满是讶然,有些难以置信。

高杰苦笑道:“此次任务的行动暗号是一个“铁”字吧?”

冷诗雨蹙眉,上下打量着他。

高杰道:“身上是否有带玄武王府的身份令牌?”

“没带!”冷诗雨摇摇头。

“这就好,此次任务不能携带任何表明身份的物件。”

“怎么会是你!”冷诗雨一脸郁闷。

高杰好笑道:“你不用表现有的这般失望吧!咱们这次要干的,可是一件大事!”

“此次任务还有其他人参与没有?”

“没了,只有你和我,事关重大,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两个人能干什么大事?”冷诗雨显然不怎么看重这次任务。

“等到了目的地,你就知道这事到底有多大了!”高杰跃上机关狼,朝冷诗雨招手:“走吧,路途遥远,咱们还得赶路呢!”

冷诗雨白他一眼,身子一跃,落到机关狼,施展机关之术,驾驭着机关狼,很快消失在了街头。

花了老大的功夫,高杰才匆匆赶了上来,哼声道:“跑这么快干啥!”

冷诗雨瞪他一眼:“不是你说要赶路么!”

话虽这样说,但还是将速度降了下来,两人骑着机关狼,并辔而行。

玄武王府的北门,就设在玄武城的北城门方向。

两人骑着机关狼,在玄武城内缓慢而行。

街头上车水马龙,,整个街道上面,都是各种各样店铺,店铺外面,还着大量摆地摊在叫卖着,热闹非凡。

“为什么只有我们两个人?”冷诗雨实在不解,虽说是秘密任务,但只能她与高杰两个人,这也实在太少了。

“两个人我都嫌多了。”

“既然你一个就可以了,为什么还要叫上我!”

“嘿嘿,自然是想增加一层保障……”

“我只是个肉身二境的炼体者,武功可能还没你强。”冷诗雨突然有点不好意思道:“我可保护不了你。”

“这次的任务不需要用到武功,咱们是去种树的。”高杰坐在机关狼上,望着街道旁的各种奇异货物,很是新奇。

“种树?我可不会种树……”

“没让你种,我种!”

“那要我去做什么?”

“洗衣做饭!”

“高大哥——!”冷诗雨不满的瞪他。

“你莫非不会洗衣做饭?”高杰一脸严肃道:“你要是不会洗衣做饭,我可得换人。”

冷诗雨白他一眼哼道:“谁说我不会!”

这次的任务,功勋点非常高,若真的只是去洗衣做饭,恐怕就是那些权贵弟子,也会争得头破血流。

高杰突然开口道:“对了,你是不是有什么事要找我帮忙?”

“我找你帮什么忙?”

“若不是有事找我帮忙,怎么一直对我这么好,甚至有时候还帮着我对付你的亲大哥,你觉得这正常么?”

“你胡说什么啊,谁对你好啦!”冷诗雨娇嗔道:“人家只不过看不惯大哥欺负你而已,大哥是武道奇才,你一个武道天赋都没有的人,大哥约战你,本生就是不对的!”

“谁说我没有武道天赋?”

冷诗雨撇撇小嘴,她不想揭高杰的伤疤,玄武塔的塔门处,有着一块测验武道天赋的水晶,任何进入玄武塔的人,都会被那块水晶暗中检测一下武道天赋。

若是被检测者有着武道天赋,可以修行武道功法,玄武王府会派人暗中告之,然后着重培养。

若是被检测者没有武道天赋,玄武王府则不会理会。

所以,高杰本人到现在都不知道,他已经暗中被玄武王府检测过,是个没有武道天赋的人。

高杰本人不知道,但冷诗雨却早就通过一些特殊的渠道打听到了高杰没有武道天赋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