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2(1 / 2)

在月亮湾那帮老怪物心目中,古弥家族四大九层祭坛职业者是王牌中的王牌,死士中的死士,他们四人互相熟悉各自的符咒神通,而且还专门习练了一种阵法,专门用来灭杀超越九层祭坛职业者的强大秘术!

弥诗曼的无缘无故失踪,这些老怪物们始终觉得与高杰这个高级大圣师怪胎有莫大关系,而且随着一次次的较量,他们愈来愈感觉高杰才是他们月亮湾的最大最强影响最严重的敌人,于是在野人关那次彻底大败之后,马上就派出了能够在最短时间内整合的最强阵容,对高杰进行了最为狂野凶残的屠杀行动!

唯一稍嫌美中不足的是,缺少了弥诗曼的统领小队,其整体攻击力量弱了整整一个等级,但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通过秘密跟踪、侦探,机关很多数据大豆模糊,有的还很混『乱』不堪,不过老怪物们每一个不清楚地判定,高杰是个修炼怪胎,对他绞杀拖得越久越难铲除,因为他的实力增长速度堪称恐怖。

而这一点正是高杰估算失误的地方,当然通过这一次遭逢强劲对手,高杰自然会有正确认识了。

话说四位人族九层祭坛职业者,自非等闲之辈,在意识到自己的思想、灵魂马上就要失去控制之后,齐齐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旋即运行自己所能控制的最大灵魂力量进行顽强的搏斗,他们同时以各自的灵魂为战场,不计任何后果地展开了思想、灵魂、身体的争夺战!

他们愤怒,他们绝望,他们不甘,他们从未想过以自己的灵魂为战场!

灵魂战场上,老怪物们早就暗藏的类似于灵魂分魂的信息,原本蛰伏于灵魂深处的某个角落,对所控制的灵魂早就谙熟于心,但苦于担心主人发觉,所以一直都是处于只看不练、只观不动的状态,与灵魂主人相比,『操』控灵魂的熟练程度相差至少一筹。

而这正是灵魂主人反攻重新取得控制权的有力条件。

原本控制了大半灵魂的外来分魂,在主人有意识的强烈反攻之下,终于出现了松动,被黑『色』几乎玷污大半的灵魂,所呈现的『乳』白『色』范围愈来愈大!

诡异阴森的黑『色』咆哮冲杀着,它们根本不甘心后退,而白『色』灵魂也顽强更不计生死,前仆后继地与黑『色』雾气凝成的刀枪剑戟进行艰苦卓绝的鏖战!

若是从外部来看,这个时候的四个人族九层祭坛职业者,都摆出了一副怒发冲冠模样,身体在不停地颤抖,胸脯在剧烈地起伏,额头上豆粒大小的汗珠涔涔而下,一下子就浸湿了体外的衣衫。427

月亮湾。某个灵魂之气极为浓郁的湖泊之中,有一块方圆数里的小岛。

小岛玲珑,就是由血魂石、养魂石、安洛石巧妙地堆叠而成,四周环绕碧水,澄澈透明,氤氲着浓浓的灵气,竟然是魂泉、灵泉以恰到好处的比例调配而成,还是都是极品魂泉、灵泉,不时地闪烁着一圈圈一波波的璀璨灵光。

小岛上有亭台楼阁,其间点缀着奇花异草,就算是一棵棵俯仰生姿的各『色』树木,无不适极品,穿梭在的花草树木间的,有灵泉魂泉的灵气、魂气凝成的浓淡相宜的青『色』雾气和彩『色』的鸟雀。

东北角一座蒙古包模样的房屋内,坐着三个男人。

一个唇红齿白,坐在东首,大约十**岁的模样,不过从那长长的白『色』眉『毛』看来,岁数一定不小了。一个岁数更小,看那模样,顶多**岁的样子,眼睛细小,时不时地放出一股股骇人的符光,他坐在南首。坐在北首的岁数好像最大,足有五十余岁,头戴一顶方帽,身穿黑『色』闪光的袍服,三缕黑须过胸,方面大耳,极为慈祥。

坐在南首的细眼孩童状之人大怒道:“弥古风,你不是说弥古月、弥古阳、弥古火没有问题吗?怎么现在问题都发生在了他们身上?”

“尊主,你怀疑我?”坐于北首的五旬慈祥老者一敛温和之『色』,骤然站起身,肃然而厉声地回应着细眼状孩童道,“我都把我们古弥家族几位九层祭坛老祖全部奉献给了月亮湾,还不相信我?”

坐于北首的唇红齿白的年轻人,扇动着白『色』长眉『毛』,慢条斯理地温言道:“我说弥古风,尊主只不过提出疑问就事论事而已,你怎么总是这么激动?不相信你,万余年前尊主又怎么可能不惜耗费大量魂力、法力、符咒之力,特地为你开启月亮湾通道,还亲自接引你到来?如果不相信你,又怎么可能额外施恩,将晋级尊者级别职业者秘密法门毫无保留地交予你?又怎么可能提升你到副尊主这个特别重要的位置?坐下坐下吧。”

“我并不是怪谁,我只是向钟厚尊主和诸葛明军师再一次表明属下的忠诚!”弥古风马上双手抱拳,分别对着南首的尊主钟厚、北首的军师诸葛明弯腰一礼,不过心内却是暗暗嘀咕,切,就算牺牲自己的血脉后代,还不能赢得你们的充分信任,哼,从今往后,我弥古风真的要小心万分了!

细眼孩童这才睁开半闭双目,望着北首的弥古风微微一笑,借口道:“风兄弟,若是能够得到开启灵智的魂泉滋养,再有灵『性』十足的安洛石支持,你就可以马上突破十一层祭坛,进入十二层祭坛了吧?”

“呵呵,若是再顺利吞噬五六个九层祭坛的小家伙,”坐于东首的军师诸葛明马上乐呵呵地接下去说道,“就可以直接从十二层一直突破到十五层祭坛的,那就完全可以赶上我们得修为了,到时候月亮湾实力就可以大涨的!”

弥古风心中大惊,他们对我的想法怎么这般了然于胸?难道、难道说我也被他们二位暗中种下了控制魂符?不过他此时此刻面上还是相当沉静,完全是一副波澜不惊的神『色』。

“什么都瞒不过尊主与军师的法眼!”弥古风旋即毫不隐瞒地实话实说,“不过究竟吞噬多少,那得与尊主、军师商榷一二的,毕竟若想顺利吞噬吸收,尚需尊主、军师合炼的十五品祭宝碎魂钵,到时候……”

细眼孩童马上一摆手地细声细气道:“自然会借给你,这个不用担心。对了,那个高杰怎么会事情,究竟用了什么鬼花招,竟然让四个金牌死士暂时地沉静,而且他们四个如今更在竭力抗拒着我们种下的分魂控制符?虽然这分魂只是模拟我的一缕类似分魂的信息,但是隐隐中我发觉,如今好像有点把握不住!”

“什么?”东首的白『色』长眉『毛』青年应声而起,大为惊讶震悚地失声问道,“连尊主的模拟分魂都把持不住,那那那、那一旦出现如此状况,我们月亮湾的不少核心秘密不都被金牌死士和那个该死的高杰晓得了?”

细眼孩童好整以暇的一笑,马上解释道:“军师怎么这么沉不住气?难道几个小爬虫会翻天覆地吗?我当然准备了后手,就算四个金牌死士都能够抗衡我的模拟分魂,甚至会反控制,一旦此种情况发生,模拟灵魂中我预先设置的自爆程序就会启动,四位金牌死士马上就会死亡,包括那位该杀几百次的高杰,即使不死也会重伤的,一旦重伤,我就会启动第二道程序,让事先安『插』在野人兵团中一位八层祭坛的异化人马上成为统领,迅速斩杀高杰!”

军师诸葛明脸上紧张之『色』瞬息消散一空。

坐在北首的弥古风伸手一抹飘逸于胸前的黑『色』美髯,用以掩饰内心的极度慌张。

他在心内不断地问自己:钟厚这个诡计多端的尊主,对付我弥古风是不是也是这么『奸』诈?我我我、我能够在他的眼皮子底下顺利晋级到十二层祭坛吗?他会让我一步步地顺利晋级而不怀另类的叵测心思?

“佩服尊主的妙策,真是神鬼莫测啊!”弥古风马上给了钟厚一顶高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