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1(1 / 2)

几次之后,就熟悉了,二十次之后,就像个老手了!

另一边的霍豹、陈冰、洪石、乌重壬四人,也被高杰直接发出声音地指令不用表演了!既然魂泉发现了他高杰是个扮猪吃虎的家伙,那再扮下去岂不是说自己的弱智吗?

霍豹四人无奈地笑笑,对这种等级的灵魂之战,他们根本『插』不上手!

至于灵儿,作为神环的器灵,他能够调用神环所有的力量,虽然限于主人高杰修为不高,不过调用的力量也足以支撑他去侦探查访躲在养魂木森林某处的魂泉了。

可是辛辛苦苦查找了一炷香的时间,他非但寻找到魂泉的丝毫蛛丝马迹,反而将魂泉惹得怒火中烧怒发冲冠,因为高杰、霍豹等五人,他们骤然惊恐地发现,整个浩瀚无垠的养魂木森林,伴随着一声声惊天动地、摧肝裂胆的灵魂呼啸,由远而近地奔他们五人发出了强悍绝伦的攻击!

一根根奇长无比的树枝,直奔高杰五人伸展而来!

因为速度奇快,给人感觉就像一支支飙『射』而来的利剑锋刀!

这些树枝大都有儿臂粗细,如同四五品的祭宝一般,裹挟着轰然之音地狂砸狂轰!

给人的感觉就是,不把高杰、霍豹、陈冰、洪石、乌重壬五人狂砸轰炸成碎骨肉糜决不罢休!

除此而外,一片片难以数计的翠绿叶片,也蝗虫一般地从天而降,而且永无休止的势头,完全一副群狼捉羊的架势,似乎与高杰五人有不共戴天的深仇大恨一般,狠厉,迅速,果断,猛烈,疯狂,无情!

霍豹、洪石、陈冰、乌重壬也就一二层祭坛,根本不是四五品祭宝的对手,也许一件两件四五品祭宝般的养魂木树枝他们尚能抵挡一二,但是这么密集的树枝攻击,若没有特别的防御措施,他们肯定走不了三个回合。然后就是必然的结局,陨落而亡,连祭坛渣灵魂碎片也不会留下半点!

“四位大哥完全放松任何抵抗,高杰将你们收进神环!”高杰马上指令霍豹四人。

虽然铺天盖地的树枝攻击、漫天飞舞的树叶轰炸尚未真的到达霍豹四人身前,离他们还有百米不等之距,但是四人的灵魂早就感受到了一种不能承受之力,似乎下一刻马上就会爆炸得四分五裂!

而从外部看来,四人就像受了巨大惊吓的小兔,在魂泉发动的养魂木森林强势攻击前,巨大的灵魂威压让他们身体不受控制地抖若筛糠!

听到高杰的灵魂传音,四人齐齐无比信任地放弃所有防御!

几乎在养魂木森林霸绝狂暴的攻击降临前的一刹,四人包括高杰消失在原地!

而高杰五人所立之地,这个时候在九天惊雷般的尖啸轰炸声中,立即千疮百孔,出现了难以数计的深达百米、径宽五尺的黑漆漆洞『穴』,非但如此,几乎每个洞『穴』之口,毫无例外地弹跳着淡蓝『色』火苗,因为高温,洞『穴』口及其附近尺余范围,原本黑土都尽皆琉璃化,在冬日西北朔风劲吹之下,袅袅白烟马上飞散一空!

还有几只从空中经过的**级符兽雪雕,被魂泉发动的养魂木森林攻击的余波触及,呼啦一下落在了地上,也就一两息工夫,它们都毁去了羽『毛』,烤熟了身体,随风飘散着一阵浓似一阵的肉香!

神环第一层中的霍豹、陈冰、洪石、乌重壬四人,目瞪口呆地望着环外他们曾经呆过的地方,现在想起依然后怕不已,那种马上就要身成肉糜、灵魂崩溃的感觉仍然那样触肤一样真切,恍若就在眼前!

“高兄弟,这叫我们还怎么打啊?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陈冰胸口喘息着说道。

“这魂泉也太变态了吧?竟然指挥『操』控整个养魂木森林对我们攻击,就是我说出去都不会有人相信!”洪石叹息一声地盯住环外大地上新出现的深深洞『穴』,大声地言语。

陈冰只是等着高杰说话,他晓得自己没有那个实力,也没有想出什么有效应对之法。

霍豹稍微平息了一下剧烈波动的心情,问高杰道:“高兄弟,要收养魂木,恐怕先得收拾魂泉,这一关若是过不了,养魂木的收取就难之又难了!”

高杰此时此刻已经结束了与神环器灵灵儿的沟通,马上看了霍豹四人一眼,肯定地说道:“不见得,魂泉借助整个养魂木森林之势,却是强悍无比,似乎能够堪比九层祭坛中的强者,甚而至于拼命一击,足以与十层祭坛的顶级职业者平分秋『色』!不过,我本命神环器灵,也就是我的灵儿小兄弟,他拥有着奇特而强大的特殊灵魂波动,这种波动颇具致命的诱『惑』力,其实也就是让发出的灵魂波动凝成一个有一个虚形醉符。”

“虚形醉符是什么『性』质的符?”

霍豹四人脸上无不写着这种表情,就算九层祭坛弥诗曼,这个时候也螓首微抬地等待高杰的回答。

高杰马上就毫无保留息解释道:“醉符是灵儿传承给我的一种强大的虚符,主要是攻击对方的灵魂,能够让对方陷入时间长短不一的灵魂麻木『迷』醉中,失去自我控制的能力!”

“天呐,竟然这般强大,这不就是说,只要掌握了这种醉符,我们就可以制敌于死地了?”霍豹惊讶得情不自禁地长大了嘴巴,足以放下一个鸡蛋。

陈冰若有所思地道:“难道可以借助这种灵魂攻击,侵入职业者的祭坛吗?”45

洪石马上恍然大悟地跳了起来:“我的爷呐,这这这、这就可以随意进入职业者的祭坛,去偷去抢喽?”

乌重壬眯着眼睛马上说出了自己的看法:“我看没有这般简单,否则的话,符咒世界还不『乱』了套了?这不是鼓励职业者采取不光明的卑鄙手段晋级吗?本来争斗就多,恐怕真的如此就更会变本加厉的!”

弥诗曼双目符光大放,似乎明白了什么似的对着高杰一笑。

高杰晓得大家错解了他的意思,马上一笑地纠正说道:“弥诗曼前辈,霍豹、陈冰、洪石三位哥哥,不是你们这样看的,还是乌大哥理解正确!这醉符说白了没有什么奥妙,要发挥出它所有的麻木『迷』醉对方灵魂的作用,是有极为严格的条件的!”

“是什么条件?”这一回最先问话的是弥诗曼。

高杰心中暗叹了一声,弥诗曼还是功利心太重啊,这也许是她不能顺利进入十级祭坛的重要障碍,也叫做心魔吧。

微微一笑,高杰目光从弥诗曼脸上扫过,紧接着看了霍豹四人一眼,这才进一步说道:“醉符要发挥出真正作用,必须是天然祭坛职业者,仅仅有着一条还不够,同时还必须有极为特殊的精魂兽譬如古西狴做祭坛的祭品,而此精魂兽一旦消亡,醉符就算能够结出也不能发挥丝毫作用!”

天呐,天然祭坛拥有者整个符咒世界也是为数极为罕见,简直就是凤『毛』麟角一般珍稀。

而古西狴,至少他们几人从未见过,对有些人而言,甚至连名字都未曾听说。

这个时候,弥诗曼望向高杰的目光,就像看大猩猩一般。

高杰微微地对着弥诗曼点了点头。

接着高杰把手一挥,对着在场的五人大声道:“现在,我将醉符结出法诀传承给你们,你们务必在三十息时间内完全学会,然后霍豹大哥四人要在十息时间内打出一万虚形醉符,弥诗曼前辈要打出十万虚形醉符,你们只要将这些醉符打入神环第一层空间就行了!其他事就交给我,能不能成功捕获魂泉、收进养魂木森林,在此一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