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4(1 / 2)

十二哥。对付九层祭坛职业者我有的是方法。你不用担心。霍豹、洪石、陈冰大哥曾经是你的追随者。乌重壬是三位大哥的好朋友。我一定不会让他们吃亏的。”高杰晓得郭十二担心。马上给他发去了这道灵魂波动。

“给那个九层祭坛者一个狠狠的教训。”郭十二两次灵魂转世都在地球。他并不是一个嗜杀者。所以这般吩咐高杰道。

尽管未曾在地球生活过。但是继承了郭十二在地球几世为人的经验、思想、智慧。如今的高杰血『液』之中。已经并不那么冰冷无情了。倒有热血与郭十二相似几分。

霍豹等四人背靠背地围成一圈。此时此刻四人双手车轮般地飞速转动。一枚枚虚符疯了一般地沒入包裹着他们的防御符罩。符罩骤然间发出冷蓝『色』凝厚光芒。防御力几乎在刹那就提升了倍许。

九层祭坛者显然是冰属『性』祭坛。他身材矮小。双目上下眼皮几乎合成了一条缝。那张驴脸盯住霍豹等四人。鼻孔里冷哼一声地道:“沒用的。困兽之斗。最多只能延长你们死亡的时间而已。”

“哼。即使我们都死了。你也绝对沒有好日子过。妈的。我们早就发出了传信符。罗桀、齐南山老爷子一旦晓得了。会给我们报仇的。他们一个八层魂坛一个七层魂坛。根据传信符中所留的影像。一定会追踪到你的。你以为你逃得了吗。”霍豹满脸愤怒。脸上肌肉狠狠地扭动着。

“是这个吗。”九层祭坛者哈哈哈一笑。左手掌心一团不断跳跃的白『色』光华。“尽管是极品的万里传信符。不过很不幸被我捕获到了。真是一群笨蛋。还想借助高级魂坛者來报仇。做你们的春秋大梦吧。嘿嘿。再过二三息时间。你们都全部灭杀了。我又有何后患呢。”

霍豹一见强敌手中不停跳『荡』的白『色』光团。脸『色』顿时煞白。高大壮硕的身躯也陡然巨震了一下。陈冰身材颀长。俊脸之上立时笼上了一层灰『色』。洪石双目微眯了一下。脸部肌肉令人不易察觉地抽动起來。乌重壬顶着一层祭坛双目放火地盯住眼前这位强敌。恨不得用目光将他千刀万剐方才解恨。

四人心中齐齐往下一沉。霸道目光互相电光火石地触碰了一下。

他们晓得。今天这里就是自己的埋骨之所、葬身之地。

霍豹双目喷火。同时冲九层祭坛者愤怒地吼叫道:“妈的。你这个阴险狠毒的小人。先用『奸』诈之计跟我们做朋友。杀了我们小队中两个七层祭坛的高手。再來老鹰抓小鸡般的准备灭杀我们。我们跟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这么对付我们。难道仅仅就是为了这一大片的养魂木森林。”

陈冰、洪石、乌重壬到现在也不明白眼前这位叫做沙罗奇的九层祭坛职业者为什么要杀掉他们。他们霍豹一样。都不想做个冤死鬼。

“哼。反正你们就要死了。告诉你们也沒有多大关系。老夫。就是被你们北符门这一帮兔崽子用鸠占鹊巢的方式霸占了所有大陆的古弥家族之人。”沙罗奇恨恨地道。“当初是我们灭掉了你们北符门所在的低级符咒大陆。辰霄宗所在的中级符咒大陆。但是罗桀、齐南山、郭十二、南酉、鹰魔、罗战等几人。不是也灭了我们古弥家族很多大陆很多城市吗。古弥家族最终放下身段。想委曲求全地保存最基本的家族传承。都被罗桀、齐南山为首的北符门高层否定了。而且六七十年以來。还巧取豪夺了我们古弥家族几乎所有的资源。并利用各种方式、拿各种借口故意杀害古弥家族的高级职业者。这分明就是不给古弥家族活路。想赶尽杀绝啊。哼。老夫这几十年來。就以各种身份、各种貌相來接近北符门祭坛职业者。尤其是屠杀古弥家族的核心人物以及跟这些核心人物关系亲密的职业者。我发誓。接下來的所有岁月。我会杀尽夺去我古弥家族身份、地位的北符门祭坛职业者。”

陈冰心中恍然。然后咬牙切齿地道:“來南酉、陈红失踪了三十余年而毫无消息。就是你杀的了。”

“郭十二那个变态小子。不晓得他躲到那个见不得人的旮旯里去了。我自然要把他最亲近的朋友一个个地宰杀了。我要让他享受失去亲人、朋友的快乐。哼。南酉、陈红。也可以说就是我杀的。反正你们必死无疑。告诉你们跟告诉死人沒有任何区别。”沙罗奇在说这些事情的时候。脸上竟然带着一种变态的兴奋与幸福。

似乎在他來。能够灭杀掉罗桀、齐南山、郭十二等人的朋友、亲人。这些事若是一直深埋在心里。倒沒有当着仇人的面说出來爽快。当他决定说的时候。真的有了一种不吐不快的感受。而到霍豹、洪石、陈冰、乌重壬四人脸上『露』出悲伤、痛苦之『色』的时候。他更有大快朵颐的快感。

别霍豹生的粗豪壮硕。依然是锃亮的光头。三角的脑袋。一副不拘小节的模样。不过懂得他的人都晓得他粗中有细。其实内秀的很。

他马上阻止要发飙的陈冰。

因为陈红是他的嫡亲表姐。世上的唯一亲人。

身材粗壮与霍豹有得一比的洪石马上也给了陈冰一道稍安勿躁的眼神。

乌重壬什么也沒有说。只是了陈冰一眼。就那一眼。让陈冰从灵魂深处感到温暖。

四人一直都同行同往。近百年的相交彼此已经相当熟悉了解。所以陈冰马上刹住了到口的咒骂。几乎出手的攻击。

“沙罗奇,你这假名字肯定是从杀死罗桀、齐南山的意思了?还有,你如今的真正外貌依照你所说,并不是眼下的瘦小猥琐状了?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现出庐山真面目让我们四人看看呢?难道还害怕我们这几个快要死的人吃了你吗?”霍豹马上带着极为愤怒的表情问道。

他竟然连激将法都运用上了!

嘿嘿一笑之后,沙罗奇一点顶在头上的冰属『性』九层祭坛,颇为不屑地“嗤”了一声道:“你以为我会中了你的激将法吗?就算明知你们必死,我也不会让你们看到我真正的貌相,因为你们不配!去死吧,为我古弥家族所有被你们杀死的人祭奠!”

“沙罗奇,你以为我不晓得你的真正身份?你根本就是一个见不得人的奇丑女子,否则的话,你为什么不敢『露』出自己的真容呢?还有,你以为我们跟罗桀宗主沟通信息的只有万里传信符一种方法吗?”霍豹脸上『露』出了一种仿佛看向小丑一般的不屑、讽刺之『色』地说道。

点向头顶祭坛的沙罗奇听了霍豹之言心中顿时为之一凛,暗道,难道刚刚杀了他们当中的两个七层祭坛者,我疏忽了不成?他们还有一枚万里传信符?或者真的有什么其他手段与罗桀、齐南山进行了沟通?

就这么稍稍一犹豫,马上就恍然大悟地咆哮道:“好你们个小兔崽子,居然用拖延战术来为自己的自爆赢得充分酝酿的时间,哼,我会让你们受尽折磨而死!”

“兄弟们,马上自爆,我霍豹也算没有辱没曾经的追随者郭十二!”

“可恨啊,十二去了大世界,陈冰也不晓得他什么时候能够回来了!”

“洪石死了,也许能够到达大世界,说不定能够再次追随十二兄呢!”

“你们别扔下我啊,虽然我乌重壬不是十二的追随者,但是当初若不是他的帮助,就根本不可能由我如今的一层实形祭坛!只是再也不能报答十二兄弟了!”

神环第一层,环叔、高杰、郭十二、帅老头齐齐看到了如此惊心动魄的一幕。

他们都能感受到四人对高杰那种兄弟的真情、朋友的厚爱,还有从今往后再不能追随再不能相见相遇的痛苦!

尤其继承了郭十二几乎所有记忆的高杰,心中在耳闻目睹霍豹四人的表现之后,心中旋即掀起了激动的惊涛狂澜!

作为当事人的郭十二,这种感觉更为深刻!

他不晓得这么长时间以来,霍豹、陈冰、洪石包括乌重壬对他感情如此之深如此之真,甚而至于依然想着追随于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