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虚妄(1 / 2)

飞仙 半日蹉跎 1179 字 2020-04-12

楼台高耸不见顶,单是一火把,实在无法照亮所有,再往上就一片黑暗。

丈余宽的大门上,两柄奇怪的把手,好似一双合在一起的手掌,紧紧扣住,没有一点缝隙。

用力推了推,丝毫不动。

如此试了几下,都不得入,只好寻了下,是不是有什么开关。

就见两边把手背部,刻着两个古篆。

“阴、阳?”

范羽心中一动,立即联想到了太极八卦,也是有阴阳之分,可如何打开门,却丝毫没有头绪。

“咚~”

忽地,远处传来一声轻响,吓得他一个激灵,立即靠在门上,拿着一根枯木,死死盯着黑暗深处。

“谁在那?”

范羽清喝,无人答应,好似方才是错觉似的,于是运起丹田处的炁,充斥双眼。

黑暗之中,并无任何异样,更无任何生灵的炁存在。

难不成,真是我错觉?

丝毫不敢放松,片刻后也无动静。

这才转身看门,顿时面色震惊,只见那方才平凡无奇的大门,呈现出黑白之色,静止不动,宛若两扇门板。

“这是炁?”

范羽下意思的用手触摸,接着体内本就稀少的炁,立即蜂拥而出,融入门板之中,就见本来静止不动的黑白之炁,瞬间转动起来。

眼前一黑,身子被吸入其中。

不知多久,思绪静止不动,仿佛没有了世间感。

忽地,眼前一亮,下意思的闭上眼,就听耳边响起声音。

“阮师弟,你怎么才来?老师都开讲半个时辰了。”

好像是在跟他说话?

范羽睁开眼,就见自己身处在一处高殿大堂之内,周遭坐落着数十名衣着紫色长袍的人,由于背对着他,无法看清面目。

跟他说话的,是一个方脸中年人,正端坐在后面,指了指地上的蒲团,轻声道:“快坐下,别惹老师不高兴。”

老师?

范羽正要开口,却发现自己居然无法言语,身子更是自行走动,坐在蒲团上。

更可怖的是,他能听到自己说话,但声音却不是他:“紫竹师兄,老师讲到哪了?”

中年人头也不回,小声道:“正讲阴阳,接下来要说紫薇易数。”

“紫薇易数?”

那声音疑惑:“这不是入门弟子才听的么,怎么还讲这个?”

“老师自有老师的道理,你我听就是,更何况老师说过,紫薇易数虽是旁门左道,但大道三千,处处通玄,我天机台不正是以易数稳坐琼林宫三殿之一么?”

“师兄教训的是。”

接着,那声音不再开口,抬头看向大殿中央云台之上。

范羽的视线,也跟着看去,离地三丈高的云台上,坐着一白发苍苍的老道,正闭目讲道。

但奇怪的是,不管他如何努力,都无法看清其面容,好似隔着一层面纱,模糊不清。

“……天地万物,皆由炁而生,也由炁消而死,清气上升,浊气下沉,就有阴阳之变,观其动向可明自身,观其异象,可分凶吉……”

范羽听得断断续续,仿佛声音从极其遥远的地方传来,但哪怕只是只言片语,也让他茅塞顿开,如壶灌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