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中举(1 / 2)

飞仙 半日蹉跎 1151 字 2020-04-12

秋风萧瑟,黄叶纷落在一篱笆院里,一面色枯黄的消瘦男子,捏着扫帚,不时抬头看向门外。

“范大娘在家吗?”

说话间,从门外走进一背着手的老汉,见了男子笑了:“哟,秀才老爷在扫院子呢,老朽打搅了。”

男子见了老汉,面色不自然地直起身子,木讷的应了句:“二大爷,您怎么来了。”

“嘿,我来什么事你不知道,甭跟你说,你娘呢?”

“娘去河边洗衣服去了,就回的。”

老汉倒也不客气,自顾里往里走,端了一茶壶就出来,坐在院子石墩上。

不多时,一老太捧着木盆进来,见了老汉,眉头皱起也不说话,把木盆放地上,晾起了衣服。

“我说大妹子,不兴许你这么待人的,我这一大活人坐这半天了,你就不说句话?”

“哎呦,我这老眼昏花的,原来是二大爷,我还以为昨晚放这的干柴,愣是没把你认出来,你瞧我这,你可千万别生气啊。”

老太这才发现一人似的,满是诧异,一拍大腿:“瞧你这怎么喝上冷茶了,范羽还不去给你二大爷烧壶热水来。”

“别了,我今儿来也不是为喝你这粗茶,咱们谈谈正事,前些日子说的,我女儿和你儿子的婚事,我找了东坡观的瞎半仙算过日子,下个月初一正适合婚嫁,这不就赶紧过来跟你商量商量。”

“哦,这事啊,瞧我这记性,对了范羽,上次你是怎么跟娘说的来着。”

范羽满脸涨红,支支吾吾半天,才道:“娘,我不娶瘸子。”

这话一出,老汉不乐意了,猛地把茶壶一放,口水喷出:“好你个范傻子,我女儿怎么了?要不是看你一秀才,你当老子乐意啊,咱别废话,你把欠的银子还了,我也高攀不了你这高门大户。”

“我,我……”

“你什么你,还钱……童叟无欺,三两雪花银,这是你前些日子去安庆府考举借的,借条我也带来了,也不要你利息,本金还了就行。”

老太眉头一竖,抢过扫帚就打范羽:“你这混账东西,怎么跟你二大爷说好的,不娶就不娶,说人家女儿是瘸子干什么?她瘸干你何事,要你多嘴,还不快给二大爷赔个不是。”

“得得,你娘俩别给我在这演戏,当我老糊涂是不?”

老汉使劲摆手,又指着范羽骂道:“就你这样,还想考举人,都考了七八次,屡次不中,人都近四十了,你这要能中举,我把脑袋搬下来,给你当凳子坐。”

老太不干了,把扫帚一杵:“二毛子,你这话就不对了,怎么我家范羽就不能中举?七八次不中怎么了,人考了十几次,六七十岁中举的也有。”

这时,外面突然‘噼里啪啦’一阵响,接着就是鸣鼓打锣,几个穿戴红花的衙役快步进来,手里捧着一皇榜:“谁是范羽?”

几人一愣,半天无人应。

几个衙役郁闷,左右打量,再次喊道:“这里可是范羽,范老爷家?”

老太活了几十年,头一次见这阵仗,再加上外面探头探脑看热闹的街坊,一时间说话有些不利索:“是,是,这里是范羽家,您几位是?”

“是就行。”

衙役面色一变,笑容洋溢,抬头挺胸高声鸣唱道:“恭喜范羽范老爷,本次秋闱,名列三十二名。”

场面刹那静了下来,一个个目瞪口呆,好似活在梦里,不敢相信自己耳朵。

穷乡僻壤,烂尾小巷也能出举人?

老太倒退几步,又快步过去,一把抓住衙役衣服:“我儿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