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明悟(1 / 2)

飞仙 半日蹉跎 1164 字 2020-05-15

一声轻响,又似黄钟,在耳边回荡,震彻心神,接着见天地宛若新样。

两道淡淡的炁,从身后和村里缓缓而来,落在身上融入丹田。

本来空旷的丹田,多了丝丝淡淡的炁。

范羽站立不动,许久后,才感叹:“原来,这就是吾之道也。”

“行天下,入红尘,观世间百态,尝人生八苦,解因果纠缠,好一个‘紫薇易数’……”

“万化定基,那筑基又是何等境界?路漫漫其修远,不急不急。”

一声轻笑,摇头离去。

门内的里长,靠着木门,又惊又怕:“还好没留他吃饭,这说的什么胡话,怕不是个疯子。”

……

苍山远黛,阡陌独行。

寻路人问城,遥指南方,又上官道,才见商旅小贩。

不日就见一城,人流稀疏,也无差役看门,径直来往,虽不热闹,但也安详。

进了城又是一番景象,鱼市颇多,街头廊坊之间,也行挂着干鱼,一股子腥味弥漫。

却是一个渔作只城。

行就酒家,伙计迎上前:“客官,是打尖还是住店?”

范羽一扫衣裳:“你瞧我模样,是能吃得起饭,住的起店的人么?”

伙计闻言,只低声道:“掌柜平日里教导,开门做生意,不论出身,不看衣行,来往皆为客,您既然来了,自然也是客。”

范羽大笑:“你家掌柜,倒也是个妙人,那我且问你,如若我没钱,却又想吃食,又该如何?”

伙计答:“客人现在没钱,但不代表以后没钱,今日填饱了肚子,往后要是有钱了,再送来就是。”

范羽诧异,又打量了一番这家酒楼。

木质将做,足有三层,外面挂着灯笼,又有马鹏,进出的客人也有小厮迎接。

生意十分兴荣。

于是叹道:“你们这酒楼,能撑得下去,倒也怪事。”

伙计摇头而答:“客官此话欠妥,劣徒虽有,但良人更多,我们掌柜的讲一个信字,他信旁人,旁人也不会失信,如此一传十十传百,自然不愁客源。”

范羽又打量了一番他:“你读过书?”

伙计低头羞涩:“家里穷,只曾蒙学无有进取,蒙掌柜看重,就在酒楼里做些杂役,学些本事。”

范羽微微点头,神情略微认真:“你家掌柜的,是个善人。”

伙计伸手引路:“客官请进。”

掀起门帘,里面宽阔,桌椅长凳整齐干净,光线从高窗透入,给人感觉舒适。

大堂里,坐着十余桌客人,举杯饮酒,低声论阔,见其行装打扮,皆为朴素。

与往日里见过的酒楼饭馆不同,这些人好似非常尊重店规,不作喧哗。

这点十分难得。

伙计引着就要上二楼:“客官这边请。”

范羽站定身子,指着还有空座的一楼,问:“一楼坐得下,为何要去二楼?”

旁人闻声,皆看来,低声私语:“怕又是个化缘的,张掌柜心善,专门在二楼立了几个小厢,也是为了照顾来人的面子。”

伙计不答,低头道:“客官请。”

范羽只好跟上,就上了二楼,进了一小厢,那伙计就道:“客官想吃些什么?”

范羽拍了拍衣袖:“我这两袖清风,吃不起贵重之食,也不想占了你家酒楼便宜,来一碗面食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