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世界繁华尽 第五十章 幕后之人(1 / 1)

夫为佞臣 汴梁公子 1590 字 3个月前

窦月珊眉头紧紧挤在一起,十分不悦道,“从前是从前,现在是现在,你遮着面,不会有人瞧见的,还是跟我去医馆。”

“子曰,我知道你担心我的伤势,但,大局要紧。”宁南忧挣扎起来,令窦月珊寸步难行。

良久,窦月珊只有无奈道,“罢了,我真是拗不过你。”他浅叹一声,找了个街角雨棚下,将面庞惨无血色的宁南忧轻轻放下。

他盯着宁南忧背后那一道深长的伤痕,眸中充斥着担忧,心里很是难受,“宁昭远,日后能否先将你自己保护好,再去保护别人?”

他忍不住骂了一句,遂即就要去扯自己身上中衣做成布条替他包扎。宁南忧急忙拉住,忍着肩膀之上的剧痛,慢慢憋出了个笑容道,“只穿了一件中衣,在撕成布条,你穿什么?这可是大街上,不怕旁人瞧见?”

“君子立身有道,况且我一大男人又不是女子,袒露胸膛又能怎样?我怕什么?”窦月珊一脸奇怪的瞧着他。

“咳咳~”宁南忧继续笑道,“不怕旁人以为你是断袖?”

窦月珊愣了一会儿,忽然赤红了脸道,“龌龊!哪个人敢这样想?”

“哈哈哈...”宁南忧盯着苍白的脸色开怀大笑起来,越笑越是无奈,拍了拍窦月珊冰凉的手,然后自顾自的撑起身体,从地上缓缓站起来,靠在墙上有些虚弱无力。

窦月珊反应了一会儿,才突然明白过来,宁南忧这分明就是在逗他玩儿,气急败坏,瞧着他忍痛带笑的模样,又不知要骂些什么,只好叹息道,“你不去医馆,又不要我给你包扎,伤成这样怎么回临沅?”

“无妨。”宁南忧紧紧握着拳,依靠着墙板,闭上眼休憩一会儿又道,“我可以撑住,疾风是一匹好马,它识路,你不必担忧。”

窦月珊晓得宁南忧是个倔脾气,也不再多问。

“你可瞧出今日,来杀你的人是谁?来救你的人是谁?”宁南忧喘息一声,右手绕过去捂住左肩的伤口,咬牙道。

“房中无灯,我看不太清。”窦月珊满脸郁闷,又细细品了品宁南忧这句话,瞪大眼睛道,“莫不是你晓得他们是什么人了?”

宁南忧嘴角勾起,呵呵冷笑起来,“你可瞧见这些人所用之剑?”

窦月珊摇摇头道,“我连你都看不清,站的又远,他们所有之剑可有什么玄机之处?”

宁南忧解释道,“我同这些人打斗之时,仔细观察过他们的剑锋、剑脊。这七八个人所用之剑表面皆以渗碳同刃部淬火,使得剑刃坚硬、锋利,此锻炼之术有一个缺处,若是铸炼过程中,剑范粗糙,剑脊便无法保证韧性。此乃为白剑锻造术中一直无法解决的难题。然而,洛阳城中有这么一匹铸剑工匠在近两年来解决了这一难题,他们所铸白剑不仅能够保持剑刃的坚硬锋利,亦可令脊部仍保持较好的韧性。此锻造秘籍并不曾外传。而这一批工匠只听命于一人。”

窦月珊眯起眼道,“听命于你父亲?”

宁南忧低下眸,慢慢暗沉下去,冷然道,“他们所用之剑术,是德王府下惯用的。”

“是宁南昆所派之人?”窦月珊蹙紧的眉头便一直没有展开过。

“呵。”宁南忧嗤鄙一笑,“他还没有宁南清那么大胆,若不是父亲暗自默许,他绝不敢来杀你。好歹你窦子曰也是安平侯幺子,窦家三公子。”

“这么说...在临沅附近监视你的人,并不是我父亲的人,而是你父亲的人?”窦月珊即刻想了明白。

“或者说,宁南昆一直跟在我附近。”他挑了挑眉,眸中黑漆难测。

“难道,宁南昆知晓你父亲同我父亲的谋划?可这样便奇怪了,你不是说今日消失的人是程家与窦家的传信之人么?”

“你怎知那传信之人不是我父亲的人?”宁南忧渐渐缓了过来,昏沉的脑袋亦清醒许多,“我父亲应该不会那么早同宁南昆说起同窦伯父的谋划,毕竟此事或许事关上一辈的恩怨。宁南昆应是单纯记恨我抢了他与江氏的姻缘,于是向父亲请旨,父亲便顺水推舟,命他暗中悄悄跟着我。我想,在你离开左冯翊,前来临沅找我之时,窦伯父便已有所察觉,早就告诉了我父亲,叫他警惕你。你也知摄政淮王是什么样的人,若有威胁,他绝不会留半分情意,哪怕你曾经叫他一声世伯。”

窦月珊听着只觉周身寒凉,不可置信道,“这样说,连我父亲...也...不在意我的死活了?他明明晓得淮王是什么样的人...却还是同他说了我的事情。”

宁南忧暗暗拍了拍他的肩膀,努力缓了缓舌腔的干燥,继续道,“所以,你我二人见面之事更不能被人知晓。今日,我便是你的护卫,明日若有人问起,你便说昨夜护卫深受重伤,失血过多而亡,并一定要替此人讨回公道,将此事闹得越大越好,最好将南郡闹得鸡犬不宁,让荆州刺史尚何琨知晓此事,让众人都知晓有人要杀你,只有这样,此后你一路方能平安。”

“你这话说的容易?若官府人查问起护卫坟头又该如何?”窦月珊哭笑不得。

宁南忧又喘了几口气,费劲的调整了一个姿势,从宽袖中拿出一块扁玉交到他的手中,郑重其事道,“拿着此物去寻江陵精督卫。让他们从江陵死囚牢中寻一人出来,冒充我。”

“你的精督卫不是不能随意调动?且除了你之外,他们不会保护其他人的么?他们肯听我的?”窦月珊嘀嘀咕咕的说道。

宁南忧扯了扯黏在伤口上的丝绸,疼的龇牙咧嘴,气喘吁吁道,“精督卫是不便露面,毕竟还得防着天子之疑,我不过是大魏权争中一个不起眼的人物,已经因这精督卫招来天下杀手,哪还敢让他们随意出来?虽他们不便随意出来,但我的话他们不敢不听,替你寻个死囚易容换装,他们还是可以的。”

“所以,今日你前来护我,连精督卫都不知?”窦月珊又问。

宁南忧实为烦躁,用力扯掉伤口附近染了血的绸布,接着又迅速拉起袖子,解下腰带将血肉模糊的左肩整个包扎起来,疲累道,“若他们知晓我来了此地,还等旁的人来救我们?”

窦月珊听着他的话,便记起后来冲进他客房中的那一群青衣客,疑惑道,“后来救我们的又是谁?”

“水阁之人。”宁南忧想也不想,直接答了出来。

窦月珊惊奇道,“为何会是水阁之人?比起救我,他们不是更愿意瞧见淮王府窝里斗么?若我死了,你必然会查清真相替我报仇。”

“我也不清楚为何。”宁南忧这样回答着,但脑海中却不自觉地想起了江呈佳的身影。

“话说回来,你怎么晓得救我们的人是水阁之人?”窦月珊又察觉了不对,转过头上下扫视着宁南忧,纳闷起来。

宁南忧不说话,抬头瞧了瞧天色,眼瞧着便要到子时,他咬咬牙,转身朝着那客栈背后的马厩走去,声音略略沙哑颤抖道,“时辰不早了,我该走了。你多保重。”

窦月珊奔上去道,“你还没告诉我为何你这样认定是水阁的人?”

“子曰,勿要多问。”他停下脚步,目光深沉的看向窦月珊。

宁南忧的左肩此时已无法动弹,但还是迅速撑起自己的精神。窦月珊见他不肯说,便只有点了点头,应了下来,“也罢。我便老老实实听你的。”他收回了自己的疑问,陪着宁南忧朝着马厩走去。

他将疾风从马厩中牵出来,交到宁南忧手中,瞧着他根本无法扭动一直僵硬着,此刻依然在冒着血的左肩叹一声道,“你确定自己一人可以走?”

宁南忧接过缰绳,脚下一踮,有些吃力的坐上了马背,单手牵了牵绳,将马头调转过来,冲着窦月珊道,“都说了不必担心,婆婆妈妈,叫人烦。记住我说的话,将此事闹大,然后平平安安的回左冯翊,呆在窦太君不要再出来了。”

窦月珊还预备说些什么,宁南忧便已经用腿夹了夹马肚,疾速驾马冲了出去。

眼瞧着宁南忧的身影越来越远,窦月珊衣衫单薄的站在马厩前,忽而察觉一丝凉意,将自己团团抱住,哆嗦了一会儿,孤零零的朝客栈走去。

宁南忧驾马速度极快,不顾肩上伤口渗血,剧痛难忍,只一心赶回临沅。

等到疾风在临沅东侧门停下时,天色已渐渐亮了起来。疾风跑了一晚上,此时已然同他主人一般筋疲力竭,但依然未曾停下,驮着宁南忧赶往了驿馆。

宁南忧停稳了马,翻身而下,跌跌撞撞的便往里面走,却瞧见驿馆中一片狼藉,血迹斑斑。他心中一惊,皱起眉头,脚步匆匆往里面奔去,还未走到内院,便瞧见季先之火急火燎的冲出来。

如果觉得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