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世界繁华尽 第四十七章 温柔(1 / 2)

夫为佞臣 汴梁公子 1624 字 3个月前

她自驿馆出来,已然过了两刻,消失的时间有些长,为了避免宁南忧的怀疑,她翻墙去了千珊那处,恰好瞧见宁南忧往那边而去。

她心中一惊,急急忙忙溜进了千珊的房间,匆忙找来一套戎装换上。千珊于隔壁呆着,未曾察觉江呈佳的到来。

江呈佳执剑走出千珊的厢房,趁着宁南忧还未曾到这里来,便自顾自的耍起了剑来,一边耍剑一边冲着千珊喊道,“千珊,可有水?”

正待在隔壁小屋中给薛青写书帛的千珊听见这声音,不由手下一抖,狠狠的在书帛之上划了一道黑痕。仔细听外面的动静,猛地惊察道宁南忧的气息,便急忙将书帛塞进了怀中,匆匆往屋外走去。

江呈佳在外耍剑,院外的细微无声的脚步悄悄停下,其主人却未曾真正现身。

千珊立即应了江呈佳一声道,“水烫,夫人且再等等。马上就好。”

江呈佳继续舞剑,一直候着宁南忧的身影,一双耳朵紧绷竖起,仔细听着外方的动静。

逐渐的,那抹熟悉的气息自近而远渐渐消失。江呈佳知晓,宁南忧离开了。

但她并不敢放松警惕,又继续舞了一会儿剑,才缓缓停下,疲累的满头大汗。

千珊这才上前道,“姑娘怎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她小声询问着。

“方才出去寻了烛影一趟。”江呈佳回着话,将剑收起。

“侯爷察觉了?”千珊想起方才院外那细无声的动静,心间后怕。

“怕是察觉了。定然是归了房瞧不见我,又去了小厨房,或是母亲那里寻我,最后才到你这来。”江呈佳气喘吁吁又道,“倒是快递给我一杯水,渴死了。”

千珊瞧见她疲累喘气的模样,不由无奈道,“喏,姑娘稍等,水真的烫。”

她无奈的摇摇头转身朝屋里走去,替江呈佳冷了一杯水,走出屋子,递给了她。

江呈佳一饮而下,还是觉得口干舌燥道,“拿这茶盏做甚?该是换个大缸来。”

千珊哈哈笑了起来,“哪里就有这么渴了,姑娘不过是舞了会儿剑。”

“我今日就未曾定下来过,让你给我换个缸便换,哪有那么多话?”江呈佳怨气满满,瞪了千珊一眼,任性的很。

千珊哭笑不得道,“好好好,姑娘莫要着急,我这就去。”

江呈佳连喘好几口气,将手中的剑放在了院中石几上,一屁股坐在了院子的石阶上,擦了擦脸上的汗。

千珊拿了盛汤的碗替江呈佳打了满满一碗的热水,转身便瞧见江呈佳毫无形象的坐在了石阶上,于是急忙走过去道,“姑娘怎的就这样坐下来了?我这屋子是下人房,还有其他人呢。如此不雅,若让人说给了侯爷听怎么办?”

“你这院子里没别人啦,我还察觉不出来么?”江呈佳笑道。

千珊仰头瞧了瞧天,才发现已过申初,院里的仆婢们怕是都去了前院收拾被褥垫絮去了。

她重重舒一口气道,“姑娘在我这喝了水,还是快快回去吧。以免侯爷起疑。”

江呈佳接过她手中的碗,咕咚咕咚的饮了下去,酣畅淋漓道,“倒是畅快了,我这就走,你不必赶我。”

她委委屈屈的瞪了千珊一眼道,“想必是我打扰你同薛青写信了?”

千珊老脸蹭的一红,低头无措道,“姑娘又说胡话。”她跺一跺脚,转身躲进了屋子里,也不再理会江呈佳。

江呈佳哈哈大笑起来,将手中的碗放在了院中石几上,又理了理仪容,朝前院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