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世界繁华尽 第四十五章 曹氏的叮嘱(1 / 2)

夫为佞臣 汴梁公子 1631 字 4个月前

这清茶软糕亦是他从未吃过的,糕点酥软温热,清甜不腻带着一丝茶饼的苦意,吃起来很是爽口,从前他以为的茶糕,不过是喝茶时必备的甜软糕点罢了。哪曾想可这世上竟真有人以茶入糕,做出此等糕点。

江呈佳瞧见了宁南忧面色上的好奇,便不由笑了起来,“侯爷定是未曾吃过冰酥雪酪与清茶软糕,方才若不是母亲同你说了它们的名字,怕是侯爷都不知这些是什么?”

宁南忧笑起来,“不错,我从未吃过这种甜水糕点。这些可有来由?”

江呈佳笑笑,眼角带了些得意道,“这世间怕是无人会做冰酥雪酪与茶糕。我儿时家中父母还健在时,姑姑与姑父时常来做客。这些都是姑父教我做的。”

“姑父?”宁南忧诧异起来,“夫人娘家府上,主公亦下庖厨?”

“因姑姑不善下厨,口味又十分刁钻,只吃姑父做的羹食。”江呈佳甜甜笑起,想起从前的日子,眼底的流光便星星点点的闪了起来。

“那,阿萝的姑姑姑父定然恩爱非常。”他浅笑起来。

江呈佳瞧着宁南忧,目光渐渐变得迷惘。这句话,覆泱从前亦说起过。只是她已经记不清是什么他是什么时候说起的了。

“的确,阿萝儿时一直很羡慕姑姑姑父二人的相处方式。”江呈佳想起了从前在南云都时的时光眼中不自觉地便流露出一丝惦念。

“母亲、侯爷,阿萝有一件事需同你们讲。”江呈佳转开了话题,收了对从前的回忆道,“兄长,几日前曾寄信过来,言说嫂嫂多月未见阿萝,想念的紧,又盼望着能拜访母亲您以及侯爷,早已从洛阳赶来了武陵临沅,怕没几日便到了,望母亲与侯爷于临沅多住几日,候一候嫂嫂的步伐。”

“江大人已有妻?”曹夫人有些吃惊,宁南忧也轻轻皱起了眉头。

“不错,兄长两年前方大婚,大婚没几月,兄长便投了军,嫂嫂一直在长安候着他的消息,直到两月前,兄长在洛阳安定了下来,这才派人去接嫂嫂。说起来,嫂嫂便是姑姑与姑父的唯一女儿,兄长与嫂嫂自小青梅竹马长大,感情深厚,儿时便定下了亲。若不是因为父亲战死,母亲抑郁而终,兄长与我不得不背井离乡,嫂嫂早该在兄长冠礼后便嫁入江府了。他二人着实不易。”江呈佳交代了几句,便说清楚了来龙去脉。

“原是亲上加亲,果是一桩好姻缘。”曹夫人笑了笑,夸赞道,“你夫妻二人大婚时,我倒也曾偷偷前往皇宫,在故人的帮助下,悄悄瞧了一眼,你那位兄长一表人才,相貌堂堂。想必,能与他相配之人也定然不错。我们两家既是姻亲,你嫂嫂要过来,我自然是要好好准备一番的。只可惜,现如今,全府上下举家而出,不能盛情款待,于这驿馆中是否太过于寒涩?”

江呈佳连忙摇头道,“本是一家人,母亲不必准备许多,只是要委屈母亲,在这驿馆中停留几日,等一等嫂嫂的行程了。”

“也好,昨日上路出了那样大的事情,府内上下皆受到了惊吓,自然须得好好调节一番,况且离昭儿上任的日子还有一段时间,并不着急走。”曹夫人应了下来。

江呈佳点点头,起身微微福礼道,“多谢母亲。”

曹秀转过头朝一直闷吭着不发一言的宁南忧望去,又碍于江呈佳在此,梗在心头的话便欲言又止。

一旁的碧芸瞧见了自家主子的神情,晓得她有事要同主公说,便急忙向江呈佳道,“少夫人,奴在小厨房中炖了药,是夫人要用的,那药味苦,夫人晨时食了您做的蜜饯,才肯喝药。早时的蜜饯,夫人已吃完,少夫人不如同奴再去做些?奴也试着做了做,只是那蜜饯的味道始终不如您做的。”

江呈佳眼尖儿,自然也瞧见了曹氏的神色,于是知趣儿的点了点头道,“我这便随姑姑去。母亲,儿媳便先告退了。”

她起身又行了一礼,便跟着碧芸的脚步往外走去。

曹氏便等着碧芸将门带上,等到二人渐渐远去,逐渐听不见脚步声后,她浅浅地叹了声气,扭头朝宁南忧看去,温声关心道,“昨日打斗可有受伤?”

宁南忧受宠若惊的看向她,默默无言瞧了半晌,才反应过来道,“让母亲挂心了,儿无事,几个小贼伤不到儿。”

“没受伤便好。”曹氏点点头,又责怪道,“我听碧芸说,你昨夜守了我一夜,白日出了那样大的事情,你本就没修养好,何必为难自己的身体?”

“母亲,儿不觉得为难,只要母亲一切安康,儿便心安。”宁南忧那张冷冰冰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温度,有些僵硬地扯出笑容。

“你今日早晨,便是去处理昨日的事情了吗?”曹氏试探的问道,“可查出昨日行刺之人……是谁?”

宁南忧略有些不习惯,母亲从前从不过问这些事情,突然问起来,倒是叫他有些无所适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