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世界繁华尽 第四十三章 窦寻奋的杀意(1 / 2)

夫为佞臣 汴梁公子 1629 字 3个月前

在听到窦月珊这个名字时,她亦是极为讶异的。窦月珊这些年一直同宁南忧有私教,这二人常有联系。此番,又怎会派人前来刺杀宁南忧?这令她百思不得其解。

江呈佳一路跟着宁南忧一行人,来到了临沅城西郊外斜坡之上的登山亭前,远远的便瞧见有一位着红褐色曲裾袍的男子等在亭中,面前正抚着一把玉琴,轻轻拨弄。

宁南忧远远的看着那人,眼底顿了一下,对季先之与赵拂吩咐道,“你二人便在这里等着。”

话音未落,他便下了马,独自一人朝登山亭走去。

山坡上隐隐传来细微的挑弦声,清脆悦耳。宁南忧拧着眉头,走上台阶,那挑弦声便刹那间收了音。

“昭远。”那人轻唤一声,自亭中央站起,转过了身。

此人一身云锦红褐曲裾袍,两袖间穿绣细叶纹,眉目清冽俊朗,轮廓格外分明,宛若姣姣明珠,英武才气不凡,浓眉一扬,眸间淡出了些笑意道,“左冯翊窦月珊拜见淮阴侯。”

他行礼拜见,规规矩矩,叫宁南忧不适起来。

窦月珊见宁南忧一直紧蹙着眉,紧盯着自己不说话,面上有些尴尬道,“侯爷这般看着我做甚?”

宁南忧冷哼一声,转过眼朝山头眺望过去,语气平淡道,“做此戏居来引我同你见面究竟何意?你可知将我母亲...”

他顿住话语,面上彻底冷了下来。

窦月珊知道他此刻是真的不悦了,于是撇撇嘴道,“若是正经去见你,你可愿意见?”

宁南忧不说话。

窦月珊委屈巴巴道,“昭远多日未曾送信与我,难不成是嫌弃我了?”

“窦月珊!”宁南忧朝他瞪了一眼,面色冷凝起来。

“罢了罢了,怕了你还不成?越发没有小时候有趣了?怎么去了京都竟变成这般不能开玩笑的人了。”

窦月珊收了话语,赠一记白眼给他,碎碎念起来。

宁南忧叹息一声,询问起来,“此番做局,漏洞百出,这可不是你窦月珊的作风。”

“若不漏洞百出,恐怕你便查到我窦家内部去了。”窦月珊半开玩笑道。

宁南忧又皱起眉头道,“你废这么大的功夫将我引来此地?就是为了和我见一面么?”

窦月珊状似无谓,不正经道,“怎么,你的发小甚是思念你,不可么?”

“哦?即是如此,那么我便走了?”宁南忧瞧他依然油嘴滑舌的说着话,便挑挑眉作势要走,“反正现在你也瞧见我了。”

他说完,便转身往亭子外走去。

窦月珊知道,宁南忧一向说话算话,便收起玩笑脸,说起正话来,“昭远,我知你要去往临贺。千万小心我父亲。”

宁南忧顿住脚步,面色慢慢沉了下去,他转过身对上窦月珊的双眼,奇怪道,“窦伯父?怎么了?”

窦月珊的神色也渐渐严肃起来,他认真的盯着宁南忧道,“我父亲近日同临贺平凡来往。与你父亲私下通信,我曾派人截过一封信,信上提及了你。昭远,我父亲同你父亲同谋意图除去城将军母家蒋氏,同时对你动手,夺取精督卫印绶。”

“窦伯父...为何要对我动手?”宁南忧藏在袖中的拳头渐渐握紧,一双寒眸中逐渐充满了戾气。

“我不知,此番我前来,亦是要将老太太的话带给你。”

“窦太君?”宁南忧一怔,眼眸中深重的戾气稍稍缓解了一些。

“是,老太太嘱咐你,若父亲动手,精督卫不必手下留情。”窦月珊沉声说着,语气坚定。

宁南忧更是诧异,动了动眼眸,继续询问道,“窦太君还说什么?”

“老太太还说,若日后我父亲寻了时机同你说了些什么,一个字都不要信。”窦月珊的回忆起一月前待在窦太君身边时的情景,依样还原叙述给了宁南忧听。

“窦伯父会同我说什么?”宁南忧看着他,满脸疑惑不解。

窦月珊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道,“我问过祖母,她一字不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