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世界繁华尽 第四十二章 窦三少(1 / 2)

夫为佞臣 汴梁公子 1647 字 3个月前

程越听见这一句,转头愤怒的朝说话之人看去,满面皆是憎恨道,“你到底是何人!”

跪在一旁,浑身已然冷汗淋淋的孙驰不知如何是好,他倒是想要提醒程越,上座何人。只是赵拂却一直盯着,并不让他有此机会。他便只能听着程越胡言乱语,越是如此,他那张胖的几乎看不见眼睛的脸便越是惨白。

“季叔,不若报一报本侯家门?”宁南忧有些烦了,习惯性的转了转大拇指上的扳指,声色沉了下来。

“诺。”季先之应了声,故意清了清嗓子道,“武陵程氏程越,你听好。堂下坐着的,是大魏摄政淮王二子宁南忧,上封淮阴侯、官至车骑将军,掌管精督卫,下设精督卫郎将,悉察天下动态。”

程越听入耳,脸色即刻变了。他抬眼望向正坐于堂前,正冷冷瞧着他的这位玄衣公子,眼神茫茫然生出一股绝望,颤抖着嘴皮子道,“侯爷怎会驾临武陵郡?小人自问未曾惹怒侯爷,为何会遭致如此暴打?”

“赵拂,你且来说说是何缘由?”宁南忧转了目光,盯着大拇指上的戒指凝望着出了神。

一旁,处于惊骇之中的赵拂被他这一句话惊醒,忍不住心中惧起。宁南忧这悄无声息的将程越囚禁的行动令他心间掀起一波骇浪。

他愣了半宿,才恢复过来,盯着那程越道,“程大人,你可知前几日送至我府上的那封密函中,叫我刺杀的是哪一位朝廷命官?”

程越怔住,下意识的摇摇头,又忽然惊觉他其中话意,于是狡辩道,“赵拂?你在胡言乱语些什么?我怎知送至你府上的那封密函是什么?”

他很快调整了话锋,撇开自己,不肯承认他晓得赵拂那封密函之事。

宁南忧眸中露出了些笑意,瞥了他一眼,又看了一眼跪在一旁的孙驰,若有所思的转了转眸。这程越看起来倒是比这位武陵太守孙驰要滑头些。

他冷笑一声道,“程大人不知此事?”

程越对上他那双深不见底的眸,不由自主的颤了一下,下意识低下眸,却不经意间瞧见了一旁几乎伏拜在地上的孙驰,浑身僵硬起来。

他方才一直不曾注意身边,忽略了孙驰在此,于是心间大骇起来。瞧这情景,他早该反应过来,孙驰大概是将他供出去了。依照这淮阴侯与赵拂方才所言,那密函之上所谓刺杀的“朝廷命官”...该不会就是眼前这位淮阴侯吧?

程越想到了正处,便一下子明白了为何宁南忧会对他动手。于是浑身惊出一身冷汗,急忙从地上一骨溜滚了起来,而后伏趴在地上,惊慌失措道,“侯爷冤枉,小人不知...不知那密函之上要刺杀的人...是...是..您。”

宁南忧呵呵笑了一声,看着程越惨白的脸,不由冷笑起来。这程越反应倒是快,不过片刻,便明白眼前局势,果真是多年拍着窦氏的马匹,比那孙驰倒是圆滑聪明许多。不过越是这样的人越是不能留。

“程越,你听说过本侯手下掌管的精督卫?”宁南忧继续冷冷发起问来。

满面苍白的程越将头埋在双臂之间,声色带着深深的惧意道,“小人有幸,有所耳闻。”

“说来听听,你都听闻了些什么?”宁南忧轻飘飘的说道。

程越却结巴起来,不知如何说起,只是背上凉意四起。

“怎么不说?”宁南忧嘲讽道,“你若不说,本侯同你讲一个故事可好?”

程越颤抖的更加厉害起来,还未应答,便听见宁南忧继续往下说了下去,“多年前,本侯身边也出现了一个不知好歹,想要刺杀本侯之人,你可知那人被精督卫怎样了?”

程越完全不敢应声。

宁南忧漫不经心道,“那人被车裂了,五马分尸,死后不允入土为安,四肢分散,被野狼刁去了。”

程越顿时吓得瘫软成泥,满身黏滋滋的汗水将袍子全都紧紧的裹在了他的身上。他面前浮现出自己被车裂的场景,愈发难以克制心间那份极度的恐惧。

“侯爷饶命,侯爷饶命!!”程越的身躯已肉眼可见的速度疯狂的颤抖起来。

“你要我饶了你什么?想同我澄清些什么?”宁南忧冷冷道。

程越吞了一口口水,大口喘着气,颤抖的说道,“半月前,有...有人命我给赵拂...伪造一份案卷,告他暗害武陵大员。并以此案卷威胁他杀密函之上的人。但...但小人并不知那密函之上真正的内容,那命我做此事的人也警告过我,不要妄图知晓密函的内容。我...我...”

“这样说,你什么都不知道?只是奉命行事?”季先之疑问道。

程越疯狂的点了点头,满眸皆是惊恐。

“那么是何人给你下的命令?”季先之继续询问道。

程越迟疑了一下,舔了舔干涸的嘴唇,一双黑溜溜的眼珠子转来转去,结结巴巴道,“这...这...”

季先之瞧他不愿意说,便朝着站在他身边的那几个侍卫挥了挥手道,“拖下去,车裂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