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世界繁华尽 第三十九章 曹氏的悔(1 / 1)

夫为佞臣 汴梁公子 1588 字 3个月前

宁南忧睡得很沉,但因心中总还惦念着曹氏,没睡片刻便渐渐的醒了过来。此时天微微亮,不过卯时三刻,身旁的人儿却早已不见,被褥中还留有余温,看样子才离开不久。他蹙起眉头,捂着发昏的脑袋踉踉跄跄的下了榻,拿起榻前案几上新放置的衣裳换好,走了出去。他脚步匆匆的朝曹氏的屋子走去,此时里屋早已亮起了灯。

屋前的侍婢见他来了,刚准备行礼叫唤,便被他出手制止。宁南忧将食指抵在唇边,示意那小侍婢莫要出身,自己一人立于屋外朝纸窗上看去。

江呈佳天不亮便去了曹氏房中侍候,碧芸守了曹秀一夜,此刻已经双目布满血丝。她轻声同碧芸道,“姑姑先去睡罢,天快亮了,我守着便好。”

碧芸亦不做推辞,只是向她行了礼,便退出了屋子,走之前又吩咐屋外守夜的仆婢留意屋内动静,若曹夫人醒了便立即来报。

宁南忧瞧着纸窗之上的剪影,心间如波如澜。他没有进去,只是默默守候在曹氏门前,等着天亮。

曹氏早已苏醒,此时此刻亦恢复了神智,她慢慢睁开眼,便瞧见江呈佳守在身边,正在水盆中洗着丝巾。她尽量放轻了声音,挤干丝巾后,转了过来。曹氏再次闭上双眼,假装还在沉睡。

她替曹氏擦了擦额上冒出的热汗,又为曹氏捻了捻被角,靠在一旁继续守着。曹秀眯着眼,看着眼前模糊的江呈佳,稍稍迟疑了一下,轻轻堆起了眉心,动了动嘴唇,干涩沙哑的朝着江呈佳问了一句,“阿萝,替母亲煮杯茶可好?”

她一惊,朝曹氏看去,便见曹氏双眸稍稍睁开了一条缝,唇色苍白干涸,两弯似蹙非蹙笼烟眉,病怏怏的靠在榻上,声音微弱细小。

江呈佳急忙起身应了一句道,“母亲稍后,儿这就去。”

案几上有碧芸早就备好的茶末,她倒了些放入茶皿中细细碾匀,煮一壶水待到里面冒了热泡,便将粉末倒了进去,用茶勺稍稍搅拌,便盖上了茶壶的盖,放置一旁煮沸。曹氏很喜喝茶,也不知是因何缘由。

宁南忧亦忧为喜爱饮茶,其之狂爱程度不输曹氏。母子俩爱茶如命也叫她引之为奇。旁的人爱茶,是喜茶道,他们俩只独独爱那茶末,且品茶亦是挑的很,定要茶沫色白如雪才肯饮。这二人白水倒是喝的少,这一月来只见他们母子日日饮茶,甚至以茶代水,也是稀奇的很,若不是富贵人家,怕是也消耗不起这名贵的茶饼,日日煮喝。

江呈佳虽心中疑惑,却在嫁入淮阴府的这一个多月来日日研习茶道,已能做出一手好茶来,倒是用心的很。等了片刻,她斟了一杯茶,小心翼翼的向曹氏走去。

曹氏挣扎着坐了起来,浑身虚弱的斜靠在榻前,满面浑白失色。

“母亲,茶还有些烫,小心入口。”江呈佳细声嘱咐着,跽坐与床榻前,双手将茶奉上。曹氏接过茶盏,瞧着盏中色白好看至极的茶末,若有所思的瞥了一眼江呈佳,拂袖遮面缓缓抿了一口,眸中便显露出了惊喜之色。

她抬起头向江呈佳看去,满眼赞赏与欣喜道,“阿萝这茶道相较于一月前大有进步。”

江呈佳被夸赞,心间喜悦几分,朝着曹氏恭顺言道,“母亲过奖了。”

曹氏盯着她认真的瞧了一会儿,眼前一直浮现出昨日晌午时这姑娘娇小的身影不顾一切挡在她身前的情景,于是清了清嗓子温柔的询问道,“阿萝难道不怨昭儿以非常手段将你迎娶入门么?”

江呈佳知她这话之意,于是稍稍低下眸,显得有些落寞悲寂,低声呢喃道,“母亲愿意听我实话么?”

“但说无妨。”曹氏宽慰着,冲着她和颜悦色的笑着,并不想给予她太多审视的目光与压力。

“说是不怨,阿萝自己也不信。姑娘家家还待字闺中,便被人设计...叫我如何不心寒。一开始我恨,我怨。可我晓得,即使再怎样怨恨,这都已经是无法改变的事实。除了昭远,其他人我也无颜再嫁。

我抱着认命的心情嫁给他,是想好好过日子的。可嫁给了昭远,我发现他并不是我想象中的那般凶神恶煞,混账无耻。他娶了我,便说一定会对我负责。他也做到了,他待我比待旁人要温柔许多。

他心细如发,总能察觉我的喜乐悲哀。就算我使了小性子,他也能够包容。他并不像传言中那般冷血残忍,他有着一颗温暖的心,只是同我所处环境不太相同而已。所以现在我嫁给他不怨了,也不悔,往后也只想好好同他过日子。”

江呈佳诚心诚意,恳切的说着,黑沉沉的眸子闪着星光。

曹秀瞧着她的模样,不知不觉中便想起了从前的自己,眼底浮现一丝伤痛,轻声同江呈佳道了一句歉,“阿萝我儿,我替昭儿同你道声歉。是母亲未曾教导好昭儿,叫他走了黑路。”

她心间一片柔软冲着江呈佳而去,渐渐放开心怀,愈发的喜欢眼前的这个姑娘。

江呈佳笑笑,“母亲,亦不是您的错。夫君并非心思不纯,只是无人相伴,孤苦的很。我不怪他,亦不怪您,您无需同我致歉。”

曹秀短叹长吁,又是心疼江呈佳,又是懊恼当初她没有阻止宁南忧铸下此等打错。这孩子若是能够与昭远相逢在好的时日里,定然是他的良偶。只是现在却不一定了。

她虽为女子,却也因为宁铮清清楚楚的晓得朝堂之事。她甚至逼过宁南忧,逼迫他与宁铮为敌,狠狠责打辱骂过他,在对她来说黑暗阴森,肮脏不堪屈辱至极的七年里,她几乎每一日都在折磨自己,折磨宁南忧。

曹氏一开始并不喜江呈佳,甚至认为她的出现,就是来提醒自己,宁南忧几乎重蹈覆辙,同当年的宁铮对待她的手段一样,用卑劣至极的手段得到了江呈佳。她本该杜绝这一切的发生,可因为她自己,使得宁南忧成为同宁铮一样的人。

她有愧于黄泉之下的岑生,有愧于曹家世代忠烈的祖先。

她瞧着眼前的姑娘,心中愧意愈发深重,于是声色愈发轻柔道,“你不怨便好。”

“阿萝可愿听母亲说件往事?”曹氏拉过她的小手,放在手心,低声说道。

江呈佳点点头,乖顺道,“母亲尽管说,阿萝听着。”

曹秀长叹一声,言起一桩关于宁南忧的往事,“我年少时,刚刚生下昭儿不过两年,他天资过人,两岁时便已能识些字,算是淮王府几兄弟中开蒙最早的,可他的父亲却因我极其不喜他。三岁时,他因一句天真童言惹怒了他的父亲。这么小的年纪便遭到了一通责训与暴打。当时的昭儿不过三岁幼童,痛的哇哇大哭,被奶母子送回我房中时,浑身是伤。若换做旁的孩童定然于母亲怀中痛哭流涕。可怜他小小年纪,竟为了不让我担忧,一声不吭,就像晓得我知道他被责打会痛心疾首一般。那样小的年纪便学会了忍痛。他的隐忍,他的闷不吭声,皆是因为我。他之所以从早到晚都板着一张脸,也皆是因为我。

阿萝,母亲很后悔,小时未曾给予他关爱,待他稍稍大些,又疏远了他,待他极为不好。我很痛苦,想要靠近他,却又时时想起自己的过错,而不敢轻易同他致歉。直到你的出现,阿萝,我瞧见他改变了一点点,碧芸同我说,昭儿同你在一起时,脸上有了些笑容,他常年寒冰如雪,不许任何人靠近,却同你在一处时,曾露出舒展的神情。可见他心中对你不一般。现在,我庆幸昭儿能够娶你为妻。可也担忧,忧心哪一日你因他忽好忽坏、古怪难测的脾气而弃了他。”

曹秀真切的盯着她看,一番言语充满诚意,这多年来,她从未像昨日那样害怕,虽然时常神志不清,却也知道自己究竟在执着与什么,可昨日当她瞧见那一波波的刺客全都向宁南忧冲去时,她的确于心中深深恐惧起来。她始终还是对宁南忧有所惦念与愧意。

江呈佳反握住曹秀的双手,一双眸坚定有力的看向她,用着极其肯定的语气道,“母亲放心,儿不会做那样一个人。儿向往一人一双一生一世,既然认定了他这样一个人,一定不离不弃,无论将来发生了什么,都绝不会有弃了他的想法。”

她黑亮的眼眸里闪耀着光芒,那是对他满满的眷恋。曹氏才知,这姑娘已对昭远种下情根。

而此时立于屋外的宁南忧一字不拉的将她二人的话听入了耳中,沉黑深邃的眸前莫名染了一层湿意,叫他略略涩了双眼。他听着曹氏的话,多年来沉积在心头的苦痛似乎由内而外慢慢散发而出,叫他心酸涩苦,难忍痛意。

这世上寻到一位懂他的人不易,能听见母亲这般发自肺腑的说出此番话亦是万般不易。

如果觉得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