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世界繁华尽 第三十四章 冷战?(1 / 2)

夫为佞臣 汴梁公子 1601 字 3个月前

曹夫人微微露出心疼的神情道,“倒是苦了你。”

宁南忧与一旁默默不语,听着江呈佳与母亲的对话,微微蹙起了眉头,眸中皆是疑惑与惊虑。他并未想到江呈佳竟然这么快便同母亲相处的如此欢畅。

曹夫人发现宁南忧一直在一旁沉默着,便柔声道,“昭儿也尝尝这糯粥。”

她亲自为宁南忧盛了一碗粥,面色亲善蔼然。宁南忧有些怔愣,似乎没有反应过来。他顿了一下,接过曹夫人递过来的碗,心中情绪四起。

“儿谢过母亲。”他的眼角莫名觉得有些湿润。

他即刻垂下眸,遮住眸中涌动的涩意,慢条斯理的吃一口。

江呈佳笑呵呵的同他说道,“侯爷早膳未食,多食些。”

宁南忧朝江呈佳看了一眼,随意应了一声,便同曹夫人说起话来,“母亲昨夜休息的可好?”

“我倒是休憩好了,怕是下人们都还没缓过来,怕需得在新野多歇息几夜了?”曹夫人带了点征询的意味说着。

在宁南忧的计划中,本是明日便继续启程,如今曹夫人这样说,他便知,母亲是心疼季先之与碧芸二人,便点点头道,“一切皆依母亲。”

三人围着案几食膳,气氛也渐渐暖和起来,江呈佳见宁南忧脸上略略有了些笑容,心间不由也温暖起来。

待到午膳用罢,夫妻二人自曹夫人那处出来,一前一后的在石子路上走,江呈佳走的极快,宁南忧便在她身后慢慢跟着。

两人回到后院厢房,一句话也没搭上。江呈佳进了屋,拿了卷驿馆小厮送上来的竹书看了起来,也不准备理会宁南忧,不似方才在曹氏处还同他说说笑笑。

宁南忧哭笑不得,不知这世上怎会有人变脸比他还要快,他有些无可奈何。

两人互不打扰,于屋中安安静静的做着各自的事情,一坐便是一日。

江呈佳于未时三刻,又去这驿馆的灶房亲自做了晚膳给曹夫人送去,宁南忧昏定时去请安,曹夫人便觉得奇怪,随意问了一句道,“你们夫妻二人倒是稀奇,明明在一个屋子,怎的到我这来请安却一前一后?”

宁南忧苦涩一笑,悄声叹息道,“儿惹了阿萝不快。”

曹夫人听着也只是淡淡嗯了一声,便也懒得再问。

宁南忧又待在曹氏屋中好些时候,才归了后院。

此刻的后院依然如下午一般寂静,厢房的窗格上隐隐透出了些烛光,宁南忧于屋子前停留了一会儿,犹豫片刻推门走了进去,打算同江呈佳化解这几日的冰霜,谁知屋子的门刚一推开,便有芳香自屋中幽幽散开。

屋内漆几上摆放了几盘糕点与清粥,江呈佳却不知为何并不在屋中。宁南忧眉心轻蹙而起,迈过门槛朝屋里走去。

他正疑惑着,江呈佳便出现在了门口,瞧见他已经从曹夫人那处归来,便唤了一声道,“侯爷回来了?”

宁南忧转过身,便瞧见江呈佳又端来了些许新鲜蔬果来,便轻轻应了一声道,“同母亲多说了会儿话,回来有些晚了。”

“侯爷晚膳未用,不饿吗?”江呈佳提醒了一声,宁南忧才察觉腹内空空,饥肠辘辘。

方才他去母亲那里时,母亲已用过晚膳,也多问了他一声,宁南忧只说吃了,因那时不是很饿,现如今闻着这些糕点的香味,才发觉自己有些饿了。

“原本是不饿的,自母亲那归来,倒是饿的有些难受了。”宁南忧如实回答。

“我听季叔说,这几日的晚膳侯爷都没怎么吃,像是胃口不佳。侯爷背上有伤,本就没有好好休养,想是伤了脾胃。我便做了些可口的糕点与清粥。侯爷来尝尝?”

江呈佳端着蔬果慢步走至漆几前,跽坐下来。宁南忧亦同时坐下,盯着她面上的笑容竟察觉到一股寒气森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