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世界繁华尽 第二十四章 争吵(1 / 2)

夫为佞臣 汴梁公子 1597 字 4个月前

千珊见她表情转换如此之快,立于一旁也目瞪口呆。

江呈佳见她这般表情,垂下眼眸浅叹道,“伤心归伤心,说到底...这次他会遭受宁铮如此责难,也全是因为我与他大婚后没能控制自己的行为才会导致如今这样的局面。我一心想着,日后能够陪在他的身边,心中便无比欢喜,得意忘形,不知收敛。”

千珊于一旁沉默。

江呈佳低着眸道,“季先之可是去了临贺?”

千珊惊讶点点头道,“主子怎得知晓?”

她皱着眉头,面色冷凝起来,“近日,临贺又多有动乱,此事想必要追溯到城将军月前于战场之上取了中朝三皇子的性命一事。临贺动乱,必有中朝人从中作梗,城氏高居其位,中朝皇帝必然不好动手,而城将军母家蒋氏一族乃为临贺世家,他们便想从此入手,意图让城将军也遭受丧亲之痛。蒋氏若出了问题,那么多年来依靠着蒋氏权势的城氏一族必将遭受重大打击。

前些日子,临贺县令顾安曾分别寄信与兄长及城阁崖。他与兄长的那封信中说及此事,我便有所预料。我一直以为宁铮会有所动作。可几月以来,他一直按兵不动,大概是因为没有适合的人前去。我想,二郎怕是在与我大婚前便知晓了临贺动乱一事,想要于宁铮面前邀功,便事先吩咐了季先之前去临贺做准备。

江呈佳将前后因果说清,千珊只有目瞪口呆,倒吸一口凉气道,“难怪姑娘之前说,我们即将离开洛阳...若是此番,姑爷岂不是...”

“他不去也必须得去,若是不是因为娶了我,宁铮或许不会让他去办此凶险之事。”她的手指轻轻的敲着膝盖,难忍自责,无助至极,“千珊,或许,我这一步棋走错了。”

“姑娘,你何必这样想,若你不出现,就算淮王肯放过姑爷,姑爷的两个兄弟又怎肯放过他?”千珊轻轻在她身边站定,然后将她环入怀中柔声安慰着。

江呈佳依靠着她,双眼肿痛,很是疲惫。

“记得吩咐拂风与烛影在临贺做好准备...万不能让蒋氏出问题。”她的眸中透出一股难言的深邃,一望而去,看不清尽头。

千珊应声,瞧着江呈佳满面的惨败,愈发担忧起来。

孟月微凉,纵使天气温热,夜却依然森寒。江呈佳站在屋牖前,被入夜的凉风吹得生冷,千珊为她披上绒衣,小声嘱咐几声,便退了下去。她看着时辰,一扫之前所有的伤意,一心念着宁南忧的伤,按照太医孙齐的嘱咐,拿了外敷的药去了栖亭阁。

季先之一走,宁南忧身边几乎没有人侍候。偌大的王府,上下几百号人,几乎无一人敢靠近栖亭阁,便是连侍卫也只是在阁院外头守着。江呈佳走在空无一人的回廊上,不由心生凄凉,萧瑟难忍。

她一路行至他的卧房,正准备推门进去,又想起他晨起时的态度,心中便有些不适,最终犹豫了一下,抬手敲了敲门,并未直接推门而入。

只是,她敲着门板半日,也无人回应,于是往纸窗里望去,隐隐约约瞧见屋内情景,再往榻上一瞧,却发现那里空无一人。

江呈佳愣然,立于原地想了一番,转身朝着他的书房走去。

她走于廊上,还未转角,便远远的瞧见书房灯火通明,一挺拔俊秀的身姿映在窗纸上,很是修长。江呈佳松下一口气,拢了拢身上的绒衣,朝书房行去。

她走到窗前才发现,门前竟有一小童守着门,便有些诧异。那小童似乎十分疲惫,累的已然倒在门前呼呼大睡,完全没有察觉她的到来。

江呈佳见她头上束着两个圆滚滚的发髻,用红绳绑着,圆嘟嘟的脸颊因熟睡而变得有些润红,倒在地上呼声很大,身上穿的很是单薄却一点也不怕这夜里的凉风。她的身边放着一个铜制花边矮炉,烧着兽金碳。那暖炉烤的她身边很是暖和。

这碳炉一看便是宁南忧书房中放置的东西。她低眸猜起这小童的身份,没过半响,又觉得可能这碳炉并不够小童取暖,终究是睡在门口,还是会染上风寒。于是她解下身上的绒衣往小童身上温柔的一盖。蹲下时看清了那小童的脸,这孩子五官生的极像季先之。她便有所猜测,这孩子怕就是季先之那刚刚年满七岁的小女儿季雀。

正当她准备起身去唤内屋的宁南忧时,面前的木雕扇门却在此时被打开。

江呈佳一怔,抬眼望去,便见宁南忧倚靠在门框上,满是病态的脸上露出一丝困倦,向门前睡着的季雀看去,却意外的发现江呈佳不知何时来了此处。

他缓缓锁住眉头,默不作声的盯着江呈佳看。

她站起身,欲开口说些什么,却被他一双修长的手捂住了唇,还未反应过来,便以被他拉入了书房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