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世界繁华尽 第二十二章 毒打(1 / 2)

夫为佞臣 汴梁公子 1607 字 3个月前

季先之又问,“那...夫人这膳食如何处置?”

里面又一声冷淡,“倒了吧。”

季先之听见这话,眼中露出些无奈,随后正准备应声,便听见里面又传来声音道,“慢着。你放在外面。随它去吧。”

季先之端着膳食,有些诧异的望着映在窗纱上的身影,愣了一番才道,“是。”

“季叔,你先下去吧。不必在门前守着了。”里面的人淡漠的说着。季先之知晓,宁南忧此时只想一人安静的呆着,于是应声退下。

书房里的宁南忧领着耳朵听着外面的动静,在确认季先之已经离开后,他跽坐于案几前盯着上面放置的竹卷犹豫了一番,最终悄悄放下了门闩,推开了门,盯着放在屋外角落里的膳食,思虑三秒,迅速的端起,又再次栓上门,回到漆几前端坐下来。

他摸着还温热的陶碗,满是阴霾的脸上稍稍露出了一丝笑意。

他打开碗盖,一股糯香便扑鼻而来。

宁南忧默默的吃了一口,热腾腾的汤汁入口便化为浓郁的香气,米粥十分软糯,这种羹食他从未吃过,却不知为何总有一股熟悉至极的味道。

他独自一人默默将一碗粥喝尽,原本糟糕的心情似乎也好受了些。

江呈佳一人回到宁南忧在大婚前特意为她建造的云乘阁中,跽坐于院落中搭起的一座高台上眺望此阁之下的格局,这座院落构造十分别致,清雅淡然,整齐有度。一看便是宁南忧花了心思专门令人为她筑造的。她喜好清雅之地,他特意打听完备,显然是想要讨好她。此院落非四月之功不能建成。他对江氏一族的心思自兄长于西疆一战成名后便已存于心中。江呈佳凝滞着目光,又想起今晨于南宫之中同魏帝说起的话,便满是愁容,千珊侍候于一旁,见她时常失神,不禁担忧道,“姑娘怎么了?”

她黯淡的眼眸略略一动,有些苦涩道,“千珊...或许,我们很快就要离开洛阳了。”

千珊不解道,“姑娘何出此言?”

江呈佳端起陶壶,斟了一杯茶,慢慢抿入一口,眸瞳微动,望着与高台对立的那座书阁,目光有些迷离,“魏帝与宁铮皆不愿意饶了他。”

千珊走到江呈佳身边,跽坐于她的斜后方安慰道,“姑娘不必担忧,千询曾于南云都中算过一卦,姑爷此世命数有一转机,定然不会再似从前。”

江呈佳沉默不语,正想着心事,便隐隐约约听见外院传来杂乱的声响。她蹙起眉头,瞧了一眼即将落下山的太阳。

映在天际边一道道霞光似猩红的鲜血一般,熏染了洛阳的天,如同这变幻莫测的人心,叫人焦灼难安。

江呈佳听那杂乱声愈加嘈杂,便急忙自高台青阶之上,领着裙摆迅速的跑了下去,千珊急急忙忙的跟上。她走至云乘阁与外院相连的回廊上,朝正堂府内望去。只瞧见一群黑压压的人拥簇着一个身穿靛蓝色曲裾服的男子朝王府里面走来。

她躲在石柱后面观望着,紧接着便瞧见一直将自己闭锁在书房中的宁南忧不知何时去了正厅堂前,此时向那来势汹汹的人迎了上去,面色十分惨白。

来人,正是摄政淮王宁铮。

宁南忧迎上前去,谦恭行礼,做足礼数道一句,“父亲怎么来了?”

他低着眸,眼中似有丝讥笑。

宁铮没有看他一眼,面色冷峻的提着衣摆,上了厅堂,跽坐于正座之上,一声不吭。

“父亲这是怎么了?何事使得父亲如此生气?”宁南忧只装做不知宁铮此来何意,轻声询问道。

宁铮瞥了他一眼,眼眸转了转,满脸冰霜的说道,“你,倒是越发的孝顺了?”

宁南忧微微一颤,将头垂得更低了些。

宁铮冷哼一声道,“怎么?你救驾有功,又娶了那江氏女,便连子女应有的晨昏定省都没有了么?如此,你心中还有什么君臣父子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