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世界繁华尽 第二十一章 虎毒不食子(1 / 2)

夫为佞臣 汴梁公子 1613 字 3个月前

魏帝此刻正与江呈轶交谈,听此报声,长袖一挥道,“宣。”

城氏领着江呈佳走了进去。随即在魏帝面前行了大礼。

城皇后笑语盈盈道,“陛下怎得来了前厅用膳也不同臣妾说一声?妾可要在后厅等的望眼欲穿了。”

魏帝略略有些苍白的脸上露出淡淡一笑道,“皇后莫怪。朕与太傅恰巧谈及夫子论道,一时之间忘了时辰。崔迁这奴才竟也不提醒,到叫你等了这许久。”

城氏一进来,坐于右侧的那位英气勃发的少年便缓缓起身,立于案几边等着城氏同天子说完话后,才行礼一揖唤道,”母后安好。”

城皇后似是许久未曾见过太子,眼中尽是思念,但依然在众人面前克制了自己,得体的对太子温和一笑道,“太子勿需多礼。”

江呈佳一直默默的站在城氏的身后,知晓今日魏帝怕是要与她摊牌,于是脸色并不是很好。

而此时,被魏帝找借口赶出宫的宁南忧此刻正骑马赶向了淮王府。

黑鬃烈马停在王府巷子里。宁南忧翻身而下,独自一个人从王府侧门走了进去。虽王府中无人阻挠他进出,但也并没有人上来接待他。宁南忧也似乎习惯了这样的景象,一人负手慢慢走到正厅庭院中,遥远一望,便瞧见宁铮与宁南清跪坐于堂中,正用着膳。

他扯了扯脸皮,稍稍露出了些笑容,预备向宁铮请安。但刚行至堂前,他便隐隐约约听见宁南清提及了自己。

宁南忧顿住脚步,想到宫中那个几乎置他于死地的刺客,眼中不由自主的呈现出一抹戾气与杀意。他转身一绕,躲到了假山后。

此时堂前,宁南清说起宁南忧来,眼中充满了不屑与不喜,“父亲,虽二弟娶了那江氏女,但此事也有些奇怪,若依照魏帝的性子定然不肯将江氏女赐婚与他。此番举动,怕是想要通过那江氏女,通达淮王府内部,让其做我淮王府的一个底细。”

“江氏女想要接近我淮王府机密,还没那么容易。恰好,昭儿身边也只有一个夜箜阁与精督卫,并不打紧。”宁铮显然并不把江呈佳放在眼中。

可那宁南清却不依不饶。

“父亲可觉得二弟此番做的实在不妥,他明知道三弟喜那江氏女,却为了博得父亲夸赞,设下此计,将那女子娶进门。这是为不义。又心高自傲,根本不知防范那女子。我今日听得宫内线人所说,二弟与那江氏女很是亲热,完全失了平日的冷漠。似要被那女人勾去魂了。”宁南清尖酸刻薄的诋毁着宁南忧,丝毫不留情面,似乎这个弟弟与他并无血缘关系,只不过是一个同姓的过路人罢了。

“他当真与那江氏女走的极近?”宁铮皱起眉头,略略不适道。

“儿的人看的清清楚楚。”宁南清语气确凿。

宁铮的面色便愈加不佳,“即是如此,昭儿也不太适合再继续待在洛阳了。皇帝将其贬斥为淮阴侯,众人如今皆在猜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令皇帝动了如此大火。此事也需平一平。”

“父亲的意思是?”宁南清心中暗喜,却依然装作并不明白宁铮之意。

“临贺近日多有动乱,临贺县令顾安两日前曾密报城氏,被我的人暗中截下获取了信息。根据顾安密信所说,临贺动乱所抓的人,无大魏国籍,推测是外族之人,很有可能为中朝所来的奸细。中朝攻打大魏三年之久,损失颇多,那城阁崖更是在战场上砍下了中朝三皇子的头颅,已然与中朝结下大仇。临贺恰巧是城阁崖母家。临贺的动乱不可能来的如此巧合。大约是中朝想要对城阁崖下手了。”宁铮凝着眸,微微勾起唇角,似笑非笑。

宁南清即刻理解了他是何意,“父亲是想要...借刀杀人?”

“国敌之刀,让城阁崖母族灭于中朝之手,也算是成全了他一族对陛下的忠心不是么?”宁铮冷笑起来。

宁南清却有些不乐意道,“父亲要将此等事情交于二弟去做么?”

“怎么?让你二弟做此事,你到不乐意了?”宁铮瞧着他变了脸色,笑眯眯的说道。

宁南清气道,“父亲这分明是想要二弟一步步参与到大事中来...您明明...”

宁铮伸出手,制止他继续往下说,随即又说道,“为父并非想要昭远立功。只是觉得此事他去做最为合适。若失败,也不会牵连我淮王府,更不会牵连你们兄弟二人。”

宁南清先是一怔,后又像想通了什么,同他父亲一般露出了一丝笑意。

而此时,立于假山后的宁南忧,脸色愈发的阴沉,一双拳头死死握住,手背青筋暴起,几乎断裂。

他在假山后又停留了一会儿,便转身悄然离开了淮王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