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世界繁华尽 第十七章 大婚(1 / 2)

夫为佞臣 汴梁公子 1597 字 4个月前

江呈轶停下脚步,一脸愠怒的转过身道,“淮王此时来说此事,未免太过刻意,我江氏一族,可承受不起您这位摄政王的致歉。”

话音刚落,他便扶着江梦萝,气冲冲的离开了宣德殿。

宁铮略一脸讥讽的盯着这兄妹二人离去,随后脸色温和的转过身在宁南忧面前蹲下对他轻声说道,“昭儿,上来,为父背你出宫。”

宁南忧一怔,显然未曾料到他这位父亲会做出此番举动。

“父亲这是作甚?孩儿可以坚持。”宁南忧声色略有些颤抖沙哑。

“怎么?受了如此重的剑伤还要强撑下去?”宁铮有些嘲讽的朝宁南忧看去。

他忽然就明白,宁铮并不是心疼他受了伤,难以坚持,而是想要在众人面前做出慈父的模样。

这不过是做给旁人看的。

宁南忧微微轻笑,略有些自嘲,良久应了一声道,“有劳父亲了。”

他轻轻靠上宁铮的背脊,被父亲缓慢轻柔的背了起来。这一刻,宁南忧心中忽然有了一丝波动,唤起了儿时记忆中那一丝仅存的温暖记忆。他紧紧咬着牙,盯着宁铮的侧脸,不由再次憎恨起来。

父子俩一步步缓缓走出宣德殿,向洛阳宫外走去。

天色近暮,夕阳的血红逐渐布满整个天际,干涩的风轻轻吹着这座城,莫名有一丝哀寂。

竖日,魏帝命崔迁分别前往睿王府与江府传旨。

一道册封江氏呈佳为成平县主的圣旨,一道贬斥睿王为淮阴侯的圣旨,一道赐婚于睿王、江氏女的圣旨,令整个朝野上下哗然。

众臣有所耳闻内宫所发生之事,皆对此议论纷纷。

丞相府,付博得到宫中密报,知晓此乃淮王父子为江氏兄妹做的局,不禁蹙眉深想。帝与淮王皆争江氏。这江呈轶于朝廷中已掀起前后两次风波。如今魏帝很是依赖江呈轶,依赖水阁来对付摄政淮王,这对他来说不是好事也不是坏事,一直以来付氏正处于魏帝一党的权力中心,此番江氏却几乎代替了付氏。不过也正是因为江氏的出现,付氏才有机会隐去光芒。这几年来,他的动作太过明显,已然引起魏帝的怀疑。若要成大事,必需韬光养晦,而江氏则是契机。

付博饮一杯茶,盯着手中的书卷看了许久,最终缓缓的露出了笑容。

而此时,睿王府中,宁南清与宁南昆轮番前来嘲讽宁南忧一番后,整个王府又陷入了一轮死寂。

宁南忧躺在榻上养伤,季先之瞧见他那张面如死灰的脸,实在心疼至极,于是开口劝道,“小主子...一月后便是您与江姑娘的大婚典礼,此典礼乃为城皇后亲自操办,您可千万保重身体,万不能在这种关头出错。毕竟那江氏如今是万人瞩目,记恨他与您的不在少数,尤其是明王与德王两人,此番您设计成功与江府联姻解决了代王这几月的心头大事,已令这兄弟二人十分不满....他们定然会寻法子来找您的麻烦...您...”

宁南忧见他唠叨个不停,便有些不耐烦道,“季叔过虑了,我还没那么脆弱。父亲的无视,我早就看惯了。一月后的大婚,我自有分寸。只是...这次剑伤实在太重,我险有些恢复不过来。”

他凝神望着白帐,似是想到了什么,嘴角渐渐冷凝了下来,“季叔可知...此次吕寻安排入宫行刺的人是何底细?”

季先之一愣,蹙眉道,“主公为何这样问,此人难道有问题?”

宁南忧停顿半晌道,“此人或许是宁南清的底细。”

季先之心中一惊道,“奸细?此人吕寻细细查过,是可用之人,怎会是...”

宁南忧冷声道,“吕寻...或许需要好好监察一番了。”

“您是说....吕寻那处出了问题?”季先之满脸疑惑的问着。

宁南忧不吭声,季先之便即刻知晓了他的意思,不言一句默默退了出去。

斜靠在床榻上的宁南忧满脸冷霜,想起一日前从常玉那处接到的密报,便更加阴郁起来。

常玉拷打,那名刺客并非没有供出幕后主谋,他亲口对常玉说,此次刺杀的幕后真凶就是睿王。若常玉不是他的人,那么恐怕他早就被魏帝顺手处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