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世界繁华尽 第十三章 情动(1 / 1)

夫为佞臣 汴梁公子 1608 字 4个月前

可如今这情势令他不由担忧起来,看样子,江梦萝体内的药性已无法压下去。宁南忧面色逐渐难堪起来,正飞速思量着怎么办时,一双娇柔无骨的手已经攀上了他的腰。

他眸光微微一怔,又忽觉背上重重压上来一团滚烫炙热的东西,令他顿时将思绪全部扯了回来。

江梦萝此时双手双脚并用,整个人死死缠住了他。火热柔软的身体以及她身上自带的清香几乎占满了宁南忧的整个脑海。她此时已无一点清醒的神智,只觉得自己的寻到了一块天然冰玉,寒凉冰冷,令她全身炽热瞬间消散了许多。

她无意识的呢喃与呻吟只是想要表达此时此刻体内涨满的热气被疏散后的快感。可这种娇弱喘息,灼热诱人的声响却令宁南忧几乎双目瞋红。

他不知自己为何对江梦萝有如此之强的欲念,便似燕春娘那般风姿妩媚,妖娆多姿的女人。他也未曾动过一丝欲念。只是面对江梦萝,他似乎格外把持不住,明明只见过两次,他对她的感觉却格外的熟悉。

宁南忧僵持着身体,手握双拳逼自己散去浑身燥热,却是无用之功。江梦萝越缠越紧,甚至令他逃脱不得。放眼望去,他的额上已青筋暴起,难以坚持下去。

江梦萝愈加不满于现状,整个人转了过来,扑在他的怀中,双手紧紧搂住了他的脖子,在宁南忧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用炽热的双腿夹住了他的腰际。

宁南忧彻底慌乱起来,他这一生从未有一刻觉得似今日一般狼狈不堪,不知所措。

随着江梦萝更加猛烈的进攻,一直僵着身体的他更加无所适从起来,到底是从未经历过男女之事,他没有任何经验,完全不知该如何处理眼下的局面,只觉下身越发肿胀难忍起来,他闭上眼,面色惨败,最后忍不可忍,终将怀中女子压在身下。

江梦萝再次无意识的娇喘一声,传入宁南忧耳中,就像脑海中一直紧绷的弦被突然剪,即刻爆发。

他将她的双手禁锢在头顶,寻着那张娇艳欲滴的粉唇吻了上去,另一只手向上一伸,扯开了绑住床帐的红绳,白纱长帐霎时散落,罩在他们的身边,遮去了无限春光。

只见白帐上人影攒动,隐隐有粗重喘息与娇柔呢喃声传出。帐内春色涨溢,颠鸾倒凤,令人面色燥红,血脉膨胀。

巫山云雨几时休?只待缠绵有尽时。窗外春虫鸣响几声,季先之瞅着时辰,只觉焦急。

屋内,江梦萝昏沉入睡,躺在宁南忧怀臂中,身上一丝不挂。宁南忧抱着她,眸中火光冲天已然消散,却不知何时新添了一份柔情与温软。

他低着头,凝望着正安静躺在他怀中熟睡的女子,她姣好的容颜令他眼前浮现了一些陌生的景象,这不由得使他心中沉浮微动起来,他会觉得她如此眼熟。

他一直不敢动,只是扯过自己的外袍为江梦萝轻轻盖上,或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现在的他竟比平时多了份温柔与细心。

怀中女子不知睡了多久,宁南忧一直未敢惊动,一直小心翼翼的抱着,没过多久,他便已觉得整个肩头乃至手臂都麻木起来。

又过了片刻,江梦萝才悠悠转醒,她睁眼的那刹那,,才倏地找回自己理智,但一切为时已晚。江梦萝发现自己赤身裸体,面色再次发红起来,迅速扯过盖在她身上的唯一一件玄色衣袍将自己的浑身上下全都遮了起来。

她从他的怀中突然窜起,使得宁南忧有一瞬的失神。只见江梦萝裹了以躲到床榻角落里去,一脸憎意地看向了他。

他平躺着,只能用另一只未曾麻木的手撑起自己缓缓坐起。宁南忧半侧半躺,眯起眼看向她,声色因欢愉过后而变得沙哑,“江姑娘。”他轻声唤了一声。

江梦萝恼羞愤懑,不由冲他啐了一声骂道,“呸!真令我想不到,睿王竟是如此无耻之徒!”

宁南忧见她长牙舞爪,脸色涨红,眼角情不自禁的染上了一丝笑。他慵懒的支撑着自己,一只修长腿从覆盖在他下半身的薄纱里屈起,起伏的胸膛也随之露了出来,精壮有型,还带有缠绵后残留的一片绯红。

江梦萝见此情景更加无措,面色红润的几欲滴出血来。

“我的确无耻。满城皆言我无耻,我又能如何?也只能无耻下去才不负众望。”他冷笑一声,嘶哑低沉的声音从喉间淌出,带了一丝寂寥与苦涩。

江梦萝轻咳一声,其实心底听不得他这样的语气,因为这一切的开始皆是因为她。

只是此时,她还需继续装下去。

“真是笑话,何需听说他人所言,你毁了我清白,难道是旁人指使你的吗?”她红了眼眶,满眼憎恶。

可能是这样的憎恶刺痛了宁南忧,他眼眸中原本还有的柔色霎时消散。脸色逐渐冰冷起来,“姑娘不必多虑,我...会负责,会娶姑娘为妻,会让你做我的王妃,会照顾你一生。”

他的语气逐渐结了霜冰,令江梦萝不由自主的打了个颤,难过起来。

她躲在角落里,眼泪便始料未及的滑了下来。见她突然满眼泪光,宁南忧再次慌了神,但仅仅只是一瞬,他又恢复了平静,缓缓向她靠去。

江梦萝顿时惊起,手拳一出便向他袭去。宁南忧目光一沉,抬眼望向她,利索地躲开了她的拳头,又将长腿一扫,预令她绊倒,却不想江梦萝速度之快。她立即反应过来,抱着一身玄衣袍一转便跃过了他的双腿,两人在榻上打了起来。

她不依不饶,他紧追不放。两人滚打的不分上下,直到季先之焦急的呼唤声自宫门外传来,两人才停了下来,“主公,陛下自南宫寻过来了,现在满宫皆知江姑娘失踪,您...快些出来吧。”

宁南忧向外懒懒地应了一声道,“知道了。”江梦萝冲着他质问道,“睿王如今还这样冷静冷静,当真不愧是摄政王的儿子!你难道一点也不怕陛下怪罪于你?不怕我兄长与你淮王一脉彻底决裂?”

她恼羞成怒,裹着玄衣的手颤抖的厉害。

宁南忧嗤笑一声,尤为不屑,“当今陛下可保不了你的清白,你若想保清白,便只能嫁与我,别无他法。”他掀开身上的薄纱赤身下了床榻,走向屋内右置的衣箱前,拿出了一套玄衣曲裾袍与白衫,坦然自若的穿上,立于明窗前,松散着发髻,朝江梦萝望去,带着一抹森然霜寒的微笑。

江梦萝冷不丁打了个寒颤,赤红着脸色。她盯着他的脸,忽然心底生出一丝悲哀。

“睿王如此相逼,难道不怕我为保名节,饮刀自尽?”她正视着他,强装着镇定,高扬头颅。

“呵~”他轻笑一声,媚惑而动声,脖间的喉结轻轻滚了两下,又道,“姑娘以为我会给你这个机会么?”

江梦萝一愣,不由怔住,还未反应之际,便见宁南忧不知从何处抽出了一把长剑。

她的脸色猛然惨白了起来,失声道,“你要做什么?”她已轻轻曲起腿准备冲过去,却见他迅速准确的执着长剑划向了自己的手臂。

“哔。”一声,长剑撒出一片血腥,江梦萝眼睁睁的看着他,就这样淡然无惧的在他的手臂上狠狠地划出了一道血口,鲜血不断自他一尺长的血口中涌出。

江梦萝见到他受伤,瞬间忘了自己是来做什么的,克制不住自己冲了出去,惊慌失措的奔至他身边,用手帮他捂住了伤口,脸上写满了焦急与担忧,冲着他怒道,“为何如此伤害自己?你知不知道我....”

她忽然停住,未说出口的那句话便哽在喉间,吞不下去也说不出来。

宁南忧脸色逐渐惨白,明明手臂剧痛难忍,却硬是装的自若无惊,他瞧见江梦萝这满脸的担忧,不由觉得奇怪起来,然而还未等他询问一声,他已觉晕眩起来。

江梦萝咬起牙,不由暗骂自己蠢,抬眼又瞧见他摇摇晃晃几欲跌倒,便再次无措起来。

宁南忧此时突然趁她不注意,手背猛的打向她的脖颈,致使江梦萝晕倒在他怀中。他单手抱起她,轻手轻脚地放在了床榻之上,凝看了她一会儿,情不自禁的在她额上↑落下一吻,便转身离开。

此时长剑之上被他抹上的媚药已从伤口入了他的血液,令他浑身再次燥热起来,宁南忧冲向门,伸脚用力踹开,跌跌撞撞的出了屋,守在殿前的季先之一眼便瞧见受了伤,步履蹒跚的宁南忧,不由大惊失色的奔上前道,“主子怎的受伤了?”

宁南忧不说话,只觉眼前晕眩至极,他几乎是摔出了殿门,扑伏在地上,而此时,魏帝便像是被他算计好了时间一般恰好行至冷殿前的长廊上。

宁南忧的突然现身使得陪着皇后前来寻找江梦萝的魏帝惊得后退,跟在天子与皇后身后的十三名宦官立即冲了出来将宁南忧团团围住,“大胆!是何人惊扰圣驾?”

如果觉得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