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世界繁华尽 第四章 燕姬春娘,往事疑(1 / 1)

夫为佞臣 汴梁公子 1589 字 3个月前

江小望得出神,神思略微困顿,不知游神去了何处,所思向往又是何种景象?

她安静地等,似等着英姿伟岸的他能亲口同她道一句,“阿萝”。又在等等着画中人有一日能将她从这里带走。

等到厢房板门上传来轻微的叩门声,她才像是忽然被什么惊醒了似的回了神,黑洞洞的眸瞳一紧,放空松弛的神情立即绷了起来。门外,恰好传来了千珊的询问声,“姑娘,公子那边传来了消息。”

江小放置在身侧的双手莫名一紧,她神色显得有些慌张,转而又懊恼的叹了一口气,似在埋怨自己,她沉默了许久道,“什么消息?”

外面候着的千珊道,“薛青称,城将军已然支撑不住,公子使计暂保阴平,但淮王已暗中派出人马围城,西北皆是淮王人脉,若他与中朝合谋,阴平必失。公子言,将军急需曹氏兵符。”

江小略蹙青眉,捏了捏发酸的鼻梁,眸珠一转言道,“青巷埋伏的兄弟们可有准备完备?此次行动我们必须万无一失,睿王一旦发现曹氏兵符不见,水阁的人需迅速从洛阳撤出。不若如此,恐有险象。”

千珊郑重答一句,“阁主且将心定下,行动一旦成功,弟兄们便会即刻出城,绝不为阁主留下软肋把柄。”

江小于内室沉吟一声,半响缓缓抬起头,那双原本试了温度与色彩的眸忽而变得炯炯有力,“既是如此,便传令下去,预备行动。”

她站起身,向卧房外走去,拉开沉重的板门,千珊已端着一套精致的长纱侯在一边。

“姑娘,薛必带回阁的女子名为燕春娘,自西域而来,天生媚态,喜穿薄纱,露骨勾人,又从小习得媚惑之术,不仅能惑人心,甚至勾魂夺魄。睿王视其为知己,常与其于焉水阁雅间诗酒相答,此人不可小瞧,她知晓睿王诸多事宜。千珊还查到,此女与睿王儿时似有牵连,薛必此次可是惹了个大麻烦。燕春娘与青巷其他人不同,她后来居上,在睿王面前很是得脸,似乎与宁九有相同的地位。若非如今形势所迫,不得透露半丝消息出去,此女便不得藏于水阁。”

千珊将燕春娘的来历交代清楚,眉宇间的担忧更深一层,“若姑娘执意假扮燕春娘,难保万无一失,青巷水深,姑娘保得定自己可逃?”

江小被问得有些倦怠烦心,于是无奈道,“若我不去,换了他人前去,只怕更无出逃机会。你莫忘了,睿王武功高强,世人中难寻他人与之匹敌。”

千珊被她噎住了话语,转头一想,略觉得有些道理,阁里培养起来的姑娘们虽个个皆是易容高手,却不胜武力。与睿王相比,相差十万八千里,若今夜行动失误,只怕会将性命葬送其中,这是江梦萝最不愿瞧见的场面。

她稍微放下不安的心,继续向江小述说与燕春娘有关之事,“燕春娘自西域前往中原,历经三次地方动乱,据说曾在陇西住过一段时间,睿王对她颇为照顾也似是因此缘由。当然,燕春娘知恩图报,私下中也替睿王做过不少事。不过千珊并未查到此女究竟在陇西时与睿王发生过什么。”

江小默默听着,心底却亮如明镜。

千珊又接道“睿王多年来一直在寻找一人,这燕春娘出现后,睿王便不再寻找,可见她在睿王心中地位。”

她说到此,忽然一顿,惊觉自己似乎说错了话,立即紧张的看向江小。

江小余光扫到了她的动作,啼笑皆非道,“你莫要多想,我不会因此生气。”

千珊面色一窘,满脸通红,更不敢往下说了。

主仆两人沉寂了许久。

江小盯着院落假山旁纷纷落下的枯叶道了一句“千珊,你不必如此为我担忧。”

千珊听着她略有些无奈苦涩的语气,又忍不住一阵心酸,“姑娘,燕春娘是一个极大的变数,您当真不考虑将其记忆清除?”

江小转过身盯着千珊那双认真的眸,突而盈盈一笑道,“若她是水阁老人,这个危险的变数自然不存在了。”

千珊一时之间难以置信辩清江小清晰度好看的眸中光芒究竟是真是假。她愣了许久,忽而恍然大悟道,“燕春娘竟然是姑娘您的人?”

江小平静地点了点头又道,“我并非有意瞒着你,只是我需利用薛必不知此事来作一场戏,只有戏作得像了,才能让睿王信了燕春娘,信她真的替他潜入了水阁卧底探查去了。你也知道,睿王是多疑之人。”

千珊哑然,瞪着一双眸,忽而不知该言说些什么。

江小将她手中捧着地轻薄绸纱拿起,郑重地拍了拍她的肩道,“千珊,燕春娘儿时之事,你也不必查了。此事我一清二楚,今夜之行,我为自己留了后路。”

她拿了衣裳转身离去,只留千珊一人处于震惊与难以置信中的久久无法自拔。

她怎么也料不到,燕春娘竟是江小在多年前便已于睿王心里埋下的那根线。往事微微发酵,便更容易成为人心中一抹挥之不去,印象深刻的光影。

江小熟知这点,更擅用这一点。

千珊沉默下来,她似乎总是低估江小的能力,总害怕毫无法力的江小在人间遭遇不测,她是从小到大跟在江小身边的。江梦萝自幼失母,父亲失踪,最亲最爱的姑姑也弃了俗世,不管是穷桑还是南云都,都像是千斤重担压在江梦萝与公子身上,可她却从来不言苦。江梦萝活着,就像凡间生生不息的太阳,散发着热光,温暖、简单并快乐。

可自从白禾星君被贬入凡间。江梦萝吃过的苦,忍下的心酸,受过的煎熬甚至比她受身世所迫而承受的压力还要多。

但她依然怀抱希望,从不言弃。

千珊将这些都看在眼中,因此才会更加心疼,更想守护在江梦萝身边。恍神间,千珊想起了这么多年的许多事情,越发心酸难忍,只怨上苍到底为何要这番对待江梦萝?

合上的板门岑寂了几刻,又“啪”得一声被打开,江小从里面走出,她已换上燕春娘常穿的衣饰,只着轻薄白纱,丝衣抹胸,紧紧裹着曼妙身姿,下身围着一圈轻便的丝绸长裙,隐约能瞧见她里面穿着的白色亵裤。外面只披着一层薄如蝉翼的绸纱外袍,将白皙水嫩的肩膀拢于沙下,若隐若现,精致漂亮的锁骨突显而出,配之其角绝色容颜,便使得这院落所有景色都黯然无光起来。

千珊看呆了眼,只觉自己一介女流都要被掳获了芳心。

江小被她灼热紧追的目光瞧得有些发麻,不由微微咳一声,以此提醒千珊。

千珊先是怔住,后又脸红一笑,“姑娘...此去一定小心。”

江梦萝温和地点了点头,笑道,“你放心,我一定完好无损地回来。”

洛阳城,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墨绸丝滑映嵌青绿天际,一丝渺漫神秘,似预示着此城今夜注定不平凡。

江梦萝被千珊自马市高墙边送至与耗门西大街相接的青巷中。

夜市已闭,洛阳城内各处街巷皆已通黑昏暗,路上行人无几,自然是也无人瞧得清江梦萝的模样,此刻,她已易容成燕春娘的模样。

此时的青巷完全不同于夜市与街巷的昏沉,它被通明的灯火照耀得绚烂夺目,江小悄悄入了青巷后,候在马市墙角的千珊才转身离开。

江小将燕春娘的七分妩媚学到了骨子里,美眸流盼,身姿摇曳,慢悠悠踏着一双燕尾剪花的圆头木屐向亮如白昼的焉水楼行去。

焉水楼,洛阳城内独具特色的青楼妓院。入夜之时,非但没有女子们在外招揽客人,甚至连男女欢愉,嬉戏之象也少之又少。

江小手中持着一把薄纱蓝丝绣成的雀扇,扇面上一只高傲的蓝羽孔雀,神态挺拔,眸光轻蔑。她抬脚上了焉水楼的台阶,四排镂空明纱,雕兰刻画的扇门齐齐打开。大堂间红烛摇曳,从里面传来悦耳的琴瑟声。无寻常青楼之拥攘,显得略有些寂静。

她盈盈而走,放眼望去,辉煌精致的楼阁里,左右对称,各摆放了八团蒲垫与沉色檀香桌几,蒲团上皆有一男一女依偎而坐,酒樽整齐摆放,醇厚的酒香飘满整个大堂,正前方由红绸绫缎,木基长廊搭成的歌舞戏台上,正有舞姬与乐姬同台击奏飞扬。

江小细细地打量了一遍焉水楼的大堂,眸光流动,很快寻到了正坐于角落陪客的徐三娘。

焉水楼的徐三娘,虽已是半老徐娘,却依然风韵十足,丝毫不逊色于这楼里的年轻女子。她掌管着洛阳城内最富庶金煌的青楼之地,手下的女子们也个个才貌出挑,姿色一绝。所以但凡京城的贵族们皆喜于焉水楼找乐子,这里的女子们的滋味绝不是市井中的青楼可比的。她们一个个“功夫”了得,皆为魅惑勾魂之高手。

如果觉得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