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世界繁华尽 第三章 缘未解,情未散(1 / 2)

夫为佞臣 汴梁公子 1609 字 3个月前

千珊同样凝滞了一会儿,忽然将双瞳瞪得如同铜铃般大,“姑娘不会是想亲自去顶替吧?”

江小又挑了挑眉,笑着问,“怎么?不可以?”

千珊立即摇头,坚决否定道,“万万不可!姑娘!就算您之后同样要入睿王府,去姑爷身边,但也不适合以这样的方式去靠近他。”

江小环起手臂,似有不满,“你如今,倒是越来越会管我的事了?想让我一纸诏令,将你绑回南云都么?”

千珊面露难堪,瞧着江小之意已然坚定不移,自己也不晓得以什么理由阻止了。

江小见她沉默下来,眸中亮光逐渐淡了下去,“我知,此举无疑是冒险,可为了他,这两千年里,我哪一次靠近不是冒险?”

千珊欲言又止,盯着江小那张逐渐被忧伤遮满了的容颜,不禁生出一丝心疼,“姑娘如若想去,可要应了千珊一件事。”

江小停顿了目光,浅笑道,“你说。”

“姑娘要答应千珊,此次洛阳之行落幕后,与千珊一齐回南云都解除您身上的封印。”千珊用一种乞求的目光盯着江小看。

江梦萝目光一沉,逐渐将笑容散去,“千珊,你知,我若解了法术禁印,只会扰乱这里的凡人气运,若我因己私,伤了旁人,又与怅尧有何区别?”

千珊听江小提及怅尧,不由心头一酸,咬牙切齿道,“天帝怅尧,当真无耻之徒。”

江小疲于应话,向她摇了摇手道,“你下去吧,我知,定是千询来寻了你,他劝我,你却不能,这两千年,你一直跟着,这三千世界只有你懂我的决心,我不希望你同其他人一样反对我的决定。”

她浮现哀容,眉眼鬓角皆是沧桑,千珊见不得她如此,心口猛地揪起一股难以言说的痛,最后终究将劝说的话咽了下去,“姑娘若不肯,千珊遂回绝千询,只是姑娘一定答应千珊,万不能如百年前那般,不顾肉身之躯,与...姑爷一同跃入毒瘴深崖。”

江小听着千珊止不住担忧的语气,脸上的表情稍稍温和了一些,“我知道了。”

千珊这才肯点头,叹息一声,微微俯身行礼,转而从内室向前厅行去。

江小倚在门边,拧了拧眉心,凝滞的目光投向院内枯叶凋零的海棠花,仿佛想起了什么美好的往事,悄悄勾起唇角。片刻过后,她的眸光黯淡而去,冲着满院飘落的海棠道了一句,“覆泱,我又来寻你了。”

千珊行去了前厅,还未掀开珠帘,便隔着屏风瞧见了屈膝跪在堂前的薛必,她略微诧异,停在屏风后看着薛必笔直的身影好一会儿才无奈地走了出去,“你这一次到是处理得快,姑娘前脚刚回屋休息,你后脚便到了这?”

薛必低着头,满脸涨红。

千珊又继续道,“姑娘方才吩咐了,你不必继续留在京城了,且回会稽,若无姑娘命令不准踏入洛阳。”

薛必浑身一颤,猛地抬头朝千珊看去,眼里透出一丝惊恐,“姑娘怎会动如此大的肝火?”

千珊听此语,浅蹙了眉头道,“薛必?你道这是何处?会稽么?”

薛必屏息,脸色难看起来。

“若是从前,你风流成性,会稽春语阁任凭你带多少个女子回了家宅,姑娘都不会多说一句,只因会稽是水阁的地盘。若此次姑娘只是前来京城游玩也就罢了。但是姑娘此次领着众多兄弟潜入京城,是为了进行与魏帝商榷好的计划。如此隐蔽之事,姑娘与众兄弟做的小心翼翼,你却好!水阁脚跟还未站稳,便敢将青巷的焉水楼的姑娘带回自己的宅子?你可知那女子的常客是何人?”千珊有些恼怒,一想起江小要因薛必这个浪子赴一场本无需前去的惊险之行,她便气不打一处来。

薛必脸色大变,唇色苍白起来,额上渗出了细细的汗,结结巴巴道,“是...谁?”

“睿王。”千珊吐出这两个字,便死死盯着薛必看,怒意渐深,“你也是水阁的老人了,大是大非上却丝毫不改从前的毛病!”

薛必听闻睿王二字,吓得瘫坐在地上,面色死灰,“那...这一次岂不是坏了阁主的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