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1)(1 / 2)

侍寝国师 橙意 2306 字 2020-04-08

历经冗长血腥的一天一夜,从神宫返回朝凤宫时,天方渐明,他们的马车却被挡在宫门之外,不得进入。

凤梓半躺在车上的软榻,睡得迷糊,直到听见外头的争执声才苏醒。

“发生什么事了?”她困意浓重的低问,身旁却无人回应,左右张望了下,才发觉马车内只剩她一人。

掀开帘子往外一探,她当即面露诧异。他们的马车被一大群的军士包围住,还有许多弓箭手守在两旁,拉紧了羽箭瞄准马车。

她楞了良久,立即拨开马车的门帘,想下车弄个清楚,却听见晏莳青出声阻止。“待在马车上,别下来。”

凤梓呆呆的缩起手,放下了帘子,乖顺地坐回了软榻。

假使换作是转世千年之后的叶浅绿,只怕早已跃下马车奔到他身边……思及此,晏莳青心底不禁浮上了一丝涩然。

“神女有令,没有神女的亲谕,所有人不得任意进出朝闯宫。”率兵士上前包围的将军高声喝斥,手中高举着锋芒寒洌的长刀,神情肃穆,充满了杀气。

凤梓听声辨析,认出了那人是负责整座朝凤宫安危的魏将军,她很是纳闷,不解何以魏将军要怒颜相向,莫非他不知神女便坐在马车上?

而她又是几时下了命令,不让任何人自由进出朝凤宫?为向她一点印象也没有?

正在凤梓困惑寻思之际,晏莳青已开口扬声。“魏将军,你口中的神女,指的是哪一位?你效忠的,究竟是薛氏,还是凤氏?”

事实上,早在凤梓被邻国太子挟持之后,见机不可失的薛氏父女便趁虚而入。

他们兵分二路,一方面由薛昆领兵包围了咸池宫,另一方面,薛晴则直接入宫软禁了凤梓的人马,自行宣诏继承神女之位。

数年来,薛昆不停拢络收买朝凤宫里外的兵将与女官,布下大量眼线,就连看守朝凤宫的魏将军也沦为爪牙了。

魏将军面露几分心虚,口气却依然强硬。“凤氏神女生死未卜,且身分不详,如今指挥朝凤宫的,乃是身上同样流着凤氏血脉的薛氏神女,请晏国师莫要为难末将。”

薛氏?莫非魏将军口中的薛氏神女,说的便是晴儿表姊?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马车内的凤梓怔楞暗忖,心智未开的她,一点头绪也没有。

晏莳青眯起了冷洌凤眸,口气仍是惯常的清淡无波。

“不如魏将军替我入宫转告薛晴,告诉她,如果还想见她爹最后一面,即刻出来见我。”

魏将军闻言一楞,不久前,薛太师偕同兵将一起包围咸池宫,却迟迟未返,他们都以为薛太师是在与晏莳青周旋,没想到,晏莳青竟然会安然无恙地现身在这里。

如今又听晏莳青出言警告,看来薛太师的情况不妙……思及此,魏将军神情瞬变。

“晏国师请在此等候,末将即刻入宫呈报。”语方歇,魏将军朝两旁的弓箭手使了个眼色,须哭,利箭上弓,支支瞄准了马车与晏莳青,这才放心的转身入宫。

近百支尖锐的羽箭相对,晏莳青仍是从容自如,眸光淡似秋水,坐在马车内的凤梓忍不住掀开帘子一小缝,偷偷望着他。

倏忽间,凤梓憨稚的目光染上了一丝迷惑,青青看起来就和从前一样,并无改变,但是不知为何,静静望着他,她心口却起了异样的闷疼。

就好像……好像有什么压在心尖上,一丝钝痛滑过,令她气息有点喘,头也发晕了,体内一直有股说不出的异状在作祟。

不多时,朱漆雕凤的宫门应声敞开,凤梓抚着心口,目光顺势望过去,蓦地一惊。

自宫门内走出来的是薛晴,她身上穿的并非以往的锦衣罗裙,而是一袭崭新亮丽的大红礼袍,衣口处滚上了华美的金边,散成扇状的裙上绣了一幅百鸟朝凤图。

最令凤梓吃惊的,是薛晴竟戴着象征无上尊贵的金色凤冠!饶是她心智再懵懂无知,见此情景,也模糊的感受到有大事发生了。

晴儿表姊怎会穿着神女的礼袍,头上还戴着凤冠……

凤梓甚感迷惘的咬唇,水灵大眼浮上更深的迷惑,实在弄不懂眼前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薛晴步履踩得甚快,面色匆匆,上了艳妆的娇容已不复端庄温婉,反而娇恣蛮横,气势凌人。

脑子犯迷糊的凤梓见了有点怕,掩上了锦帘不敢再望,只能透过双耳听着马车外头的动静。

“晏国师,如今大势底定,劝你莫再与我们为敌。”面对仰慕之人,薛晴不敢丑态毕露,神色微敛,故作娇柔的温声相劝。

晏莳青冷眼回望,眼露淡淡嘲弄,将薛晴由下而上扫过一遍,正所谓“有其父必有其女”,薛氏父女得势之后果真都是一个样。

“你不管你爹的死活了?”

闻此言,薛晴一楞。

早在凤梓被白珞掳走时,他们就兵分二路,她直接入宫接管一切,而爹爹则是亲自领兵包围了咸池宫,准备软禁晏再青,逼他作态支持。

但是爹爹一去迟无消息,她正在纳闷之际,却听到魏将军禀告晏莳青带着凤梓要入宫。

莫非爹爹发生什么事了?薛晴不安的暗忖着,面上故作镇定。“国师何出此言。”

晏莳青冷声道:“薛昆如今还在我的咸池宫中,由玄武看守着,我已经吩咐过,两刻钟之内,如果没亲眼见到我与神女返回咸池宫,薛昆的人头必要落地。”

薛晴被他冰冷如刃的眼神骇得一颤,但是四下这么多军士,她不想出糗,更不想示弱自贬气势,于是扬高了艳容,轻抿起嘴。

“玄武如果真敬了我爹亲,你也难逃其罪,国师之位也会跟着不保。”

“你还不懂吗?于我而言,我根本看不上国师之位,也从未想过当上白凤国的皇婿。”

“那你要的究竟是什么?”虽然心底早已经猜到了他的答案,但薛晴终是忍不住问出口。

“我要替凤梓保住她的神女之位,有凤梓在的白凤国,我才待得下去。”

听见此言,薛晴心底酿了多年的醋醰子霎时全翻了,凤梓凤梓,打从他踏入一这座朝凤宫起,眼中就只容得下那个痴儿!

马车内的凤梓听见自己的名字被提起,禁不住满腹好奇,复又掀帘望出去,正好瞅见薛晴一脸愤恨的妒色。

“那个痴儿究竟有什么好?值得让你倾尽所有帮着她?”薛晴妒恨难平的嚷道。“当初我爹亲引你入宫,是要你帮我们夺势,可你才到那个傻子凤梓身边没多久,便成了她的心腹,究竟是为什么?”

“对众人而言,她是痴儿,可是在我眼中,凤梓的天真良善世间少有,我不会让你们任何人伤她分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