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2)(1 / 2)

侍寝国师 橙意 1987 字 2020-04-08

“内忧外患?”叶浅绿面色惊谊。“你果真和薛昆这个老狐狸串通好了!”

“说到底,薛昆也只是个空有野心没有脑袋的阴谋家,我不过是收买了个彦钧侯,让他从中翰旋,便诱得薛昆做我的一颗棋,完全不必费功夫。”

“废话,薛昆充其量也不过是个愚蠢的混帐。”一提起那只老狐狸,叶浅绿心里就气极了。

而眼前之人,这个来自麒麟国的太子白珞,才是真正该忌惮的人物。

“等我斗垮了晏莳青,白凤国迟早也是我的囊中之物。”白珞神色间有着自负,望着她的眼神也多了份深沉。

叶浅绿却露出不解之色。“莫非你和晏莳青有什么私人恩怨,否则为何非斗垮他不可?”

“我与他非敌非友,不过是曾经同门,有着同个师尊。”

“那你为何这么想与他一争高下?”

经她一间,白珞眉头倏拧,俊秀面容瞬显阴沉。

“麒麟玉是麒麟国的圣物,那夜,晏莳青当着我的面将它盗取,于我而言是莫大的耻辱,我必要向他讨回这口怒气。”

是吗?在她看来,白珞想斗垮晏莳青的理由,肯定不只这一条。

“那假如我把麒麟玉归还,你会放过晏莳青和白凤国吗?”

“不会。”白珞答得斩钉截铁,毫无商量余地。

叶浅绿有些气馁,说穿了,这整件事完全因凤梓而起,身为凤梓千年之后的转世,她自然感到内疚不已。

如果那日在神宫,凤梓没有误会晏莳青,更没有私自偷跑,也不会被薛昆有机可乘,白白葬送了宝贵性命:

但是,假如凤梓末死,那么千年之后的她也不可能穿越回到白凤国,再一次以清醒正常的心智重新认识晏莳青,并且爱上他。

思及那张清冷淡定的俊容,叶浅绿心口泛起了细微的刺痛。

才与他分开没多久,她心中竟是如此想念。自灵魂穿越到这玄奇的四灵大地之后,他总是护她周全,几乎片刻不离身,突然失去他的保护,她发现自己变软弱了,一点也不像个独立的现代人。

比之科技发达的二十一世纪,精擅五行玄术的晏莳青更无所不能,莫怪白凤国上下对他又敬又畏,而她,竟也习惯了事事倚赖他。

假使没了麒麟玉,那么她与白凤国的未来又将走到哪一步?

思及此,叶浅绿的心如石子沉海,越坠越深,沉到了深不见底的黑渊,不敢再往下想。如今,也只能且走且看了。

她知道他一定会来救她,可是莫名地,她心底却不希望他来……白珞的心计太深,自小又是在杀人不见血的宫闱中长大,性格深沉甚难捉摸。

且白珞对晏莳青似乎存着瑜亮情结,言谈之间,尽是想扳倒晏莳青的愤然。

原以为灵魂穿越来到四灵大地,仅仅只是一场磨难,却没想到历经无数惊险之后,她对未来,对遥远的千年之后,已经没有初来之时的强烈想念。

如今的她,只盼着能在白珞取走她身上的麒麟玉之前,再见晏莳青一面。

是,哪怕仅只一面也好,都胜过带着千年之前的思念再次转世轮回。

马车持续前行,她与白珞无声对坐,禁不住满腹的困惑,拉着白珞闭目养神之际,她掀开布帘一小角,想偷觑外头的情形,却冷不防被白珞一把拽住皓腕。

“你要带我上哪儿?”她忍下痛楚,别过脸,忿忿地睐他一眼。

“神宫。”白珞甩落她的手?以眼神示意她最好别轻举妄动。

她闻言,身子不由起了个哆嗦。对她来说,神宫有着凤梓太多不好的记忆,如果可以,她不是很想接近那里。

不多给她发问的机会,一路上,白珞继续闭目养神,沉默不语,任凭她怎么低喊,就是不应不睬。

马车颠簸,她不安的心神也随之摇晃不定,白珞有多厉害她不清楚,但是既然他可以当着晏莳青的面将她墉走,想必能力不差。

她一失踪,正好遂了薛氏父女的心意,不必亲眼所见,光是用揣测想象,她便能得知白凤国肯定闹翻了天。

晏莳青会怎么做?他会选择先安内再攘外,还是抛下乱糟糟的朝政,直接来救她……

素手轻按发闷的胸口,这几日她的身子一直微恙,却又说不上来是哪里病了。

觑了一眼假寐的白珞,叶浅绿忍住想干呕的冲动,头靠着窗框,双目低掩,不再做过多揣测,空耗体力。

途间昏睡了片刻,一道外力将她摇醒,她原本就疲倦不堪,经过这番舟车劳顿后,她的脑袋更是昏沉,一度晕眩得睁不开眼。

神情惶然地被推出马车外,她身子轻晃了两下,幸好及时睁亮了眼,否则这一跤肯定摔得头破血流。

叶浅绿目光茫然,左右顾看,顶上的苍穹蔚蓝,脚下宛若冰川的石阶森凉,再仰头眺望,前方高耸矗立着一座火红色神宫。

怔仲间,耳边传来了白珞的嗓音,“白凤神女历来都在此祭拜上古诸神,如你真是凤梓,应当对此处不陌生才是。”

她虽是凤梓,却已经是历经无数次转世的凤梓,对千年之前的记忆,怎可能每一样都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