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2)(1 / 2)

侍寝国师 橙意 2094 字 2020-04-08

话未完,一道熟悉的修长身影出现在藏书阎朱漆大门后,行姿翩翩,渺无声息。

“青青。”叶浅绿讶喊一声,冰心趁隙行礼退下。

晏莳青行至她身边,目光低垂,看见桌案上的上古天书,玉白的俊颜微微一变。

“怎么会突然读起这些令你头疼的书?”

注意到他眼底的那抹阴黯,她心忽然一紧,小手覆住了他的手背。“青青,我已经不再是那个没办法做什么的痴儿凤梓,我也想出一分力,与你一起守护凤氏血脉,还有整个白凤园。”

被她覆压的那只手暖意渐生,直透入心,他似水沉静的面容微微放松,俯下身,扬起另一只于轻抚她的脸。

“是我逆天而行,把你的灵魂远从千年之后招回来,其实,以前的凤梓活得并不快乐,我在她身边,看得比谁都清楚。”

“青青,你想太多了。”她搂紧了他的手,婉约一笑。“正因为有你在身边,凤梓才能活得快乐,如果不是你,凤梓不知道要被薛氏父女折磨成什么样。”

望着她芳美如花的娇颜,他心念一动,似有暖潮涌过心头,饶是一向寡情淡欲的他,也无法抵挡此刻的动人美好。

他低首,托起她微怔的脸蛋,俊颜凑近再凑近,最终慢慢与她相触,两瓣唇密密贴着。

窗子外的一株桃花灼灼如华,花瓣飘落如雨,气味渐远渐近,荡入春意无边的藏收阁。

良久,阁中沉默无声,唯有缱绻情意像满树灿开的桃花一般绚烂。

慢慢从他唇间的暖意回过神,叶浅绿低下头,轻抚着留有他气味的嘴唇,眼神中还有氤氲的情意。

“你以前也吻过我吗?”不知为何,方才这一吻,她总觉得似曾相识。

“有一回,我为了惩罚你偷吃太多糖犯牙疼,把你偷藏在枕下的杏花糖全都没收,你一时气不过,半夜跑来咸池宫找我,以为我把你的杏花糖都吃了,就扑上来咬我的嘴唇。”

听到后来,叶浅绿的肥帮子已经红似窗外的桃花,她真不敢相信,那个单纯喜欢傻笑的凤梓——也就是千年前的自己,竟然也有过如此脱序的行径。

她连耳根子都红透了,困窘得支支吾吾,“你、你……你没骗我?凤梓以前真的做过这件事?”

晏莳青笑了笑,“我方才说的话,千真万确,你那时咬得用力,嘴唇还磕着了我的齿,肿了数日。”

叶浅绿懊恼的低垂蝶首,为了千年前自己的幼稚愚行感到害羞窘恼。

“不过就是几颗糖嘛,我犯得着因为这样就去咬你的嘴唇吗?那时候的我究竟都在想些什么……”

晏莳青摸摸她垂落在颈上的秀发,清浅似水的乌眸有着掩藏不住的柔情,但是日光在掠过案头上的上古天书时,心头微微一凛。

恰好,叶浅绿双眸轻扬,撞见了他眼中一闪而逝的复杂神绪,顺着他日光所及,她也跟着望去。

是上古天书。他看着这本书的目光十分复杂,有着她难以理解的深沉,方才冰心的态度也隐晦不明,如今想来,应是与他脱不了关系。

其实她想问那则谕言,但她知道他不见得会为她解惑,有些事情,他终究选择隐瞒。

也罢。她收回落在上古天书上的视线,看着眼前人。无论神谕如何预言,她都想要与他相守。

议政殿

碧瓦槛柱,处处可见凤凰雕像,金殿之上,华毯铺席,按现兽炉,清香氤氲。

叶浅绿穿着唯有神女才有资格穿上的绣凤锦服,发上簪着数支凤纹金钗,彰显尊贵不凡的无上地位。

但她脸上虽然含笑,其实心下已经一阵慌,扶在金色扶手上的双手死死握紧,层层绫罗锦锻下的后背也已经让冷汗浸湿。

据她所知,自从数月前,凤梓前往行宫遇刺身受重伤之后,朝中里外便有了共识,先让神女静心养伤,治理朝政一事便名正言顺的落到了晏莳青头上。

晏莳青曾告诉她,在他入宫之前,凤梓的权力等同于被薛昆架空。

直到薛昆“识人不清”,将他引入宫中,并且亲自举荐他为国师,又让白凤国的所有臣民见识到他的过人能耐,众人心悦臣服,成为民心所归,薛昆把权弄政的势力才逐步转移到他手中。

当初的薛昆万万也料想不到,自己亲手拱入朝堂的国师,到头来却成了制住他的最大天敌。

此刻,这是凤梓病愈之后,头一次上朝理政,也是她第一次以凤梓的身分坐上尊贵无比的雕凤金椅。

“晏国师到。”突地,传令女官高声宣唱。

刹那之间,只见凤雕金椅上的神女眉睫一动,紧抿的嘴角也随之上扬,用着憨傻的声音命令道:“宣召国师上朝议政。”

金殿之下,满朝文武的纷退到两旁,纵是年事已高的老臣也恭逢其人,众人屏息静候。

少顷,身着桃色锦袍的修长人影现身在殿门之外,一身仙气难自掩,昂首负手,神色淡然如水,眉间花印赫赫如火,教人望之生畏。

晏莳青步履极轻,行走在两旁众臣让出的宽敞长道上。

行过之处,桃花香气淡淡萦绕不散,他直上金殿,没有行礼,径自在凤座旁的另一座精致玉椅上落坐。

叶浅绿一扫方才的紧张,用着一如既往的憨笑朝晏莳青问道:“国师来得正巧,齐刺史正提及麒麟国近来动作频仍,三番两次向五口国提出交流一事,依国师来看,孤该如何定夺?”

晏莳青折眸望向众臣,不疾不徐道:“麒麟属金德,白凤属火德,至于骊龙乃属木德,祥龟则是水德,四灵环环相扣,相克相生,麒麟倘若有意侵吞,也得顾及五行相克之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