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2)(1 / 2)

侍寝国师 橙意 1919 字 2020-04-08

叶浅绿一怔,一度以为他想将错就错,将她当作凤梓,但是想了想,像他这样无所不能的人,不可能会这样做。

寻思间,怔仲的她又听见他说:“从一开始,我就隐瞒了这件事,因为我不想轮回千年之后的凤梓,又因为千年之前的记忆痛苦纠结。”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叶浅绿心头一颤,好像听见了什么天方夜谭。

“你,就是凤梓千年之后的转世,我透过星宿天相,窥知了千年之后的未来,算出你命中有一劫难,所以我用了术法,将你的魂魄招回。”

他一语既罢,她楞了良久,眼睛瞠得大大的,好似听傻了,又像是根本没听明白。

“那我看见的那些幻象是什么?”她怔怔的问。“你不是告诉过我,那些都只是遗留在凤梓身上的记忆?”

“是,那是凤梓的记忆,而你便是凤梓,于你而言,那些都是千年之前的记忆。那些记忆早该随着你一次次轮回,喝下孟婆汤的时候便忘却,但是……”他双目低掩,俊美的脸上掠过一丝悔意。“只怕是凤梓死前悬念太深,以至于这些记忆还未完全消除。”

这怎么可能!她竟然是凤梓千年之后的转世?!

叶浅绿的思绪纷乱,心也一阵阵的抽紧,想起那些不时浮现眼前的幻象,莫怪她会感到如此熟悉。

凤梓就是她,她就是凤梓……轮回了千年之后,她转生的灵魂又回到这一世,过起千年之前的日子。

“你为什么要隐瞒我?”她摸摸自己的脸,深感不可思议,千年之前的她,竟然是如此尊贵又美丽的神女。

这具身体从头到尾就是她的,她扮演的人,就是千年前被毒傻的自己,虽然荒谬又令人难以置信,但是在这个充满太多神仙色彩的四灵大地上,要她不信都很难。

晏莳青眼神定定地凝视她,道:“招魂之术虽然玄妙,却有一个坏处,如果招来的灵魂与身体不是同一人,顶多只能维持一个月,而且很可能对身体造成极大的损害,但是这一世的凤梓阳寿已尽,我不可能再把她的死魂招回,于是我招来了千年之后,凤梓轮回转世后的生魂。”

“生魂?你的意思是,千年之后的我依然活着,只是灵魂出窍来到这里?”

“正是如此。”

“为什么不一开始就把话说清楚?如果早知道我就是凤梓,我……”

“你会选择永远留下来吗?”晏莳青这一问,堵住了她未竟的话。

望着他,她心一问闷,很多话想说,一时间却不知该从何讲起。

“我不再是那个被旁人耻笑的痴儿凤梓,我怎么可能再过这样的日子。”她涩然道。

假扮痴儿的这段日子里,她站在凤梓的立场上想了很多,凤梓虽然生在金贵之家,身上又流有上古神人的血脉,但是究其命运,实在坎坷多舛。

如果她没有芳华早逝,便得当上一辈子的痴儿,像个傀儡一样任人摆布,永远让人在背后耻笑鄙夷……

换作是现在的她,宁愿一死,也不要这样痴痴傻傻过一世。

可是,如今她的心已经系在他身上,倘若现在让她选择是要回到原本的世界,还是留下来,她也甚难做出抉择。

“你会希望我留下来吗?”她侧眸凝望着他,眸子水灵流转,隐隐可见一丝期待。

“于公于私,我都希望你能留下来。”他定神回望,眼神没有半分虚假。“凤梓的死,我难辞其咎,所以,我定会帮你保住神女之位,也会守护白凤国,不会让薛氏父女夺走属于你的一切。”

看着那张面白如玉的绝美俊颜,又想起刚才昏睡时梦见的过去,她不得不想,他说这些话的同时,究竟带有几分真心实意?

“刚才我昏迷的时候,看见了凤梓所见的景象……”她心跳加快,脑中过荡着他与薛昆交谈的那些话,手心微微发凉。“你会来白凤国,甚至当上国师,真的全都是出于薛昆的指使与策画?”

他眉眼略沉,静望了她好片刻,点头承认,“是。”

她心一紧,不由自主地往后一缩。“真的是你害死了凤梓?在行宫里,你与薛昆密谋计划要害死凤梓,难道真的是你……”

“不是!”晏莳青陡地怒喊,一把握住了她的于腕,用着她从未见过的躁动神色急声道:“你听我说,那时候凤梓偷听到我和薛昆的谈话后吓傻了,任凭我怎么解释都听不进去,所以她才会漏夜偷跑出行宫,让薛昆有机可乘,她的死是我的疏忽,但绝对不是我害死她。”

“凤梓把你当作亲人一样看待,你竟然欺骗她,还想帮薛昆除掉她,晏莳青,你的心怎么能这样狠毒?”她挣扎着怒喊。

想不到千年前的凤梓不肯听他解释,千年之后的她还是坚持己见,不愿意相信他……晏莳青眉眼一敛,抱住了叶浅绿。

她怔住,柔软的身子偎在他怀里,竟是那样契合。

“最初薛昆找上我,只因为我是乾坤老人的门徒,当时的我一心只想学成出师,希望能藉由这个机会测试自己的能耐有多少,所以我同意了他的条件。”

他抚着她的后背,调节了躁乱的气息,沉吟少顷,又道:“入了宫,我与凤梓朝夕相处,发现她心地纯良,虽然痴傻,却很讨人喜欢,看着她单纯的笑容,我下不了毒手,再加上凤氏一脉只剩下她一人,我想保住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