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1)(1 / 2)

侍寝国师 橙意 2056 字 2020-04-08

春祭大典上不小心闹出的风波,暂时是有惊无险地躲过,叶浅绿不只装傻装出心得,这下连装病也很在行。

但令她头疼不已的不是那日一时大意,在满朝百官前露出马脚,而是自春祭之后,关乎神女被国师以妖法蛊惑心神的谣言甚嚣尘上,经过有心人的大肆散布,甚至已经举国皆知。

虽然还未恢复上早朝,但是辗转透过冰心与洛月两人的嘴,她也知道上疏弹劫晏聂青的奏折已经堆积如山。

明眼人都知道,幕后主使者除了薛昆这只老奸巨滑的贼狐狸,不会有别人。

虽然假扮凤梓的时日不算长,可她多少也能感受到官场的险恶,只要稍有不慎,星星之火也能在转瞬间酝酿为燎原烈焰。

连日来心情已经够郁闷了,偏偏在她慢悠悠地吃着丰盛早膳时,冰心告诉她,凤梓的表妹也就是薛晴,已经在寝殿外恭候多时。

唉,该来的还是来了,饶是她再如何装病闪躲,惹下的祸还是要由她自己来收拾。

摆摆手,叶浅绿让洛月将吃到一半的膳食都撒下,转向等在一侧的冰心,吩咐她到寝殿外领薛晴进来。

不多时,穿着一身锦绣华裳的薛晴便进了寝殿,一如既往地行了端庄宫礼。

想起那日在桃花林中,薛晴眼中写满赤裸裸的爱慕,半点也不遮掩的直瞅晏莳青,叶浅绿的心蓦地一凉,甚至还冒上了一丝恒怒。

薛昆想要扳倒晏莳青,老狐狸的女儿却是一心想讨政敌的欢心,这两人不管她怎么看,就是极度不顺眼。

就不知,晏莳青知不知道薛晴对他的心意?如果知道了,他又是怎么想的?

凤梓在他心上,真的就只是单纯的君臣之情吗?毕竟那是一段她不曾参与的过去,纵然他说过对凤梓并无男女之情,可是见他为了凤梓如此尽心尽力,她实在很难不起疑心。

敛了敛心神,叶浅绿单手托肥靠在桌案边,脸上是傻乎乎的憨笑。“笨驴晴晴,我今天不想玩骑马打仗,你来做什么?”

薛晴初时还谦恭有礼,等到冰心与洛月都退下之后,面色便不见丝毫恭敬。

叶浅绿心底虽然恼火,却也只能假装不懂,还是笑得天真无邪,只不过若是靠得近一些,并不难察觉她眼底的恒色。

“傻表妹,表姊今天进宫是特意过来探望你的病情。”薛晴笑了笑,拿出一瓶不出手心大的药瓶。“我听爹爹说,前几日你在春祭大典上吃了鸳鸯果就开始闹肚疼,所以此回进宫便带上了这瓶丹丸。”

看着薛晴递过来的药瓶,叶浅绿心里冷不防地打了个突。

治疗肚子疼的丹丸?依她看,按照薛氏父女的吞天野心,只怕药瓶中装的极有可能是一粒便能送人上西天的致命毒丸。

薛晴想必也听说了关于神女与国师有暧昧之情的传闻,今日特地进宫觐见,根本是打着探病之名,行刺探之实。

情敌见面,分外眼红,看来这个道理古今皆通。

“笨驴晴睛,孤的肚子早已经好了,这些药丸还给你。”她嘻笑的将药瓶扔回去。

没料到凤梓会有此一举,薛晴微楞,手忙脚乱的仰高双手想接住药瓶。想不到药瓶没接到,却被裙摆绊住,她一个踉跄跪趴在地上,看上去就像是正在给面前的神女行大礼。

叶浅绿心情当即大好,连连击掌拍手,大笑不止,并趁着薛晴还未起身之前,大刺刺地从薛晴的背上跨骑上去。

“嘻嘻……哈哈……孤有一只小笨驴,笨驴名晴晴,有一天孤心血来潮,骑着它去上朝……”

戏谑的古怪曲调回绕在寝殿中,显得异常讽刺,也格外清澈响亮。

薛晴先是彻底傻住,回过神,意会到自己竟然被又痴又傻的凤梓骑在背上,可真的是又气又恼。

“你——你快下来!我不是马!凤梓,你再这样胡闹,表姊可真的要生气了!快下来!”

叶浅绿对这一声声斥嚷置若罔闻,甚至还扯扯嘴角,对着一脸气急败坏、完全失了端庄礼仪的薛晴做了一个滑稽鬼脸。

就是要气死你!既然瞧不起单纯天真的凤梓,那她索性就扮傻扮得更彻底,傻人有傻招,正好可以用来治一治这个爱装模作样的狐狸精!

“孤当然知道晴晴不是马儿。”银铃似的笑嗓依然未停歇,两手揪起薛晴衣领当瞳绳的叶浅绿故意笑得更开怀,口吻故作傻乎乎的高声道:“因为晴晴是笨驴,笨驴不管骑多久都不会变成马儿。嘻嘻嘻……”

听见背上的人儿笑得似嘲似讽,薛晴当真是气坏了。

想她堂堂太师之女,生来便是娇贵得很,如果不是因为凤梓阻挡在前,这神女之位早该是她的。

她貌美如花又机灵聪明,却只因为血统输给了一个痴儿,怎么想怎么不甘愿。

心头一恨,薛晴使出全身的力量挺直身子,把骑在背上的叶浅绿整个人抖开。

“哎啊!”没有丝毫防备的叶浅绿着实摔疼了,两手揉着腰臀,皱苦了一张脸,嘴上还不忘嚷声道:“你这只大笨驴,居然把孤给摔疼了,孤要命人把你扒皮抽筋!”

此言一出,薛晴勃然大怒的脸色忽然刷白,噪音也微颤。“你……你真是凤梓?”

凤梓虽然有孩子心性,但是性情温和乖巧,偶尔发发脾气,也是一下就过去。

别说是什么命人扒皮抽筋,就是一句教训别人的话,长年受到严谨宫规训导的凤梓都不太会说。

那一日在桃花林中,见凤梓硬是要爬到晏莳青的背上,那张向来傻不楞登的脸蛋还对她露出了疑似示威的狡诈微笑,她当时虽心生疑窦,却也未再深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