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2)(1 / 2)

侍寝国师 橙意 1934 字 2020-04-08

“青青,你太不象话了,方才为什么帮着薛昆那只老狐狸?”人都走远了,叶浅绿仍无意从他背上下来,反倒是气愤难平地数落起晏大国师。

晏莳青心一神稍整,淡道:“薛太师已经拢络了当朝一半的臣子,又仗着是凤梓表亲这层关系,可说是要风得风,早已不把神女放在眼底,稍有不慎,你的性命堪忧。”

“有你在,我怕什么?”她哼了两声。

即便眼力再坏,再如何状况外,随便瞄瞄也该知道晏莳青在白凤国有着不可撼动的影响力,方才薛昆那老狐狸不也因为晏莳青一句话便没再追究?

“仅此一次,下不为例。凤梓虽然好动,但这几年在我的调教下,不的日再这般胡闹,你这样破绽百出,难保不会有人起疑心。”

“可我总不能这样一直装傻下去!”连她这个历史科目念得马马虎虎的人都知道,痴儿当皇帝,这王朝肯定不出两三年便会垮台。

“你不是凤梓,你只是暂时顶替她身分罢了,我安排你做什么,你便做什么,其余的,你一概不必管。”晏莳青沉声道。

想反击薛氏,时机尚未成熟,至少现在还不是时候。

他悉心调教她,传授她治国之道以及种种经略要术,为的便是日后终有派上用场的时候。

为了保住凤梓的神女之位、守护白凤国,她必须付出许多努力,但当务之急,是能顺利瞒过众人,不令人对她生疑。

“姓薛的那样欺负人,我就是看不过眼,要我默默装傻子被他们父女联手欺压,我办不到。”她瞠圆了眸,坚持己见。

听完她的仗义之词,生平头一回,向来波澜不兴的晏莳青心头起了涟漪。

身为国师,即便是政敌,到了他面前,一迎上他清冷寒冽的凤眸,无人不震摄臣服,加之他精通阴阳五行术法,又因长年习术之故,身上总有股仙人一般的疏离之气,许多人对他是畏多过敬。

敢这样和他对眼瞪视的人,有,但肯定不多。

凤梓那前抽水乌润的秀眸失了纯良愚昧的稚气,多了澄澈的无畏,提醒他,背上的人儿不是心智十岁的痴儿。

心中蓦然有千头万绪在钻动,若有似无的淡淡情怀流淌过心底,晏莳青敛起了细长的凤眸,没有出声训斥,只是用着与往常无异的淡然语气道:“我知道你是想替凤梓出气,但凡事适可而止,过与不及都会招致灾祸。”

“得了,你的顾虑我都知道,既然我已经答应你会好好假扮凤梓,就一定会信守诺言,毕竟我还想回去我的世界。”

假扮成别人不能做自己,实在是件苦不堪言的烂差事,她开始怀念自己原本平庸无趣的人生。

“我也希望你做个明白人,别坏了我的计划。”晏莳青道,方才薛晴的眼神略见诘异,显见叶浅绿的荒唐之举泄漏了不少破绽。

“什么计划?你怎么从来都不找我一起商量?”她纳闷的瞅他。

“多一人知道,不如少一人,你只管扮好凤梓,其余的不必过问。”他言下之意,自然是无意让她知道他内心的盘算。

敷衍的应了几声好,叶浅绿拍拍他的肩,露出她近来习惯的那种憨笑。

“青青,我想吃杏花糖。”

“下去。”晏莳青不理她,作势要松于。

“别放!我的腿麻……”她拖长了尾音,嗓子细细软软,莫名触动了他的心弦。

“谁让你这般胡闹,活该遭点罪受。”

“青青……”

那本该是痴儿凤梓私下戏喊的小名,她究竟从何得知?经历过千年之隔,不知喝了多少碗孟婆汤,走过无数固的奈何桥,她不可能还记得:

“青青,你背我回去朝凤宫好不?”叶浅绿扮傻也扮出了心得,而且自从方才眼前浮现了那幕幻影,见过晏莳青一笑百媚生的柔态,她胆量也大了,不再觉得他神圣不可侵犯,反而打从心底认定他是外冷内热的好人。

他对凤梓是真的好,否则不可能露出那般充满怜惜的笑。

“不许喊我青青。”被她一喊,他平静的心思骤乱,口气自然不善。

换作是凤梓,肯定会瑟缩际声,可她不是凤梓,只是借住在凤梓体内的叶浅绿,半点也不怕他。

“为什么?凤梓明明都是这样喊你的。青青,青青……”不让她喊,她偏要喊。

晏莳青心一乱,托住她的双手陡然一放,她一时没防备,哇的一声便从他背上摔下。

“好疼!臭青青,我都说我腿麻了,你怎么也不说一声就把我放下来!”叶浅绿揉着摔疼的腰跟臀,不悦的抱怨。

晏莳青不置一词,旋身便走,也不管迎面走来的女官纷纷弯腰行礼,更不理会瞪呼嘟嚷的叶浅绿。

只是,那步伐过急的身影,实在不像平素英姿飘逸的桃仙,倒像是乱了思绪,吹皱了心湖深处的那一汪春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