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1)(1 / 1)

人妻别想逃 伊方 1208 字 2020-04-08

被热气包围的身体,四肢舒展。

好像力量重新注入到了身体中,容静夏闭上眼睛,告诉自己,刚才尚权没有说:“不原谅”所以,她可以把他当做默认。

这次,她不会再顾忌骄傲、顾忌面子,想一些有的没的,只要尚权没有爱上另一个人,那么,她就不会再放弃了。

因为,直到现在,她才发现,她是真的爱上他了!

这真是一种奇妙的感觉,暗恋了陆清原十几年无疾而终,也只是感觉失落。

然而只要一想到尚权会陪在另一个女人身边,再也不属于她的时候,她难过得好像失去了全世界,或许这才是真正的爱情,来得这样莫名其妙,这样理直气壮。

甚至在什么时候发生也不知道,等意识到的时候,已经成了骨血里的一部分,无法再剔除了。

她,就这样莫名其妙,却又自然而然地爱上了尚权。

等尚权洗好澡准备去睡沙发时,重拾勇气的容静夏叫住了他,“那张沙发我睡都不舒服,你睡床上吧,我的床是King size的,躺两个人绰绰有余。”

她当然不会告诉他,其实这种沙发是可以拉开来当床使用的。

尚权觉得自己很不君子,因为他发现自己无法拒绝这个提议。

大概是第一个晚上,两个人都睡得很拘束,一人一边,楚河汉界一清二楚,不过,两人的睡相都不可恭维,等到早晨,都滚成了一团,两人醒来时吓了一跳,立刻装模作样地分开。

容静夏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自己面对着尚权,总会失去自己的冷静与从容,像个十七、八岁的怀春少女一样,明明想要在心上人面上表现自己,却总是频频出错,穿个衣服都会扣错扣子,真是把脸都丢光了。

手忙脚乱地穿好衣服,她赶紧跑去厨房准备了早餐,巴巴地捧出来给尚权,他似乎也有点受宠若惊,拿着汤匙吃了一口粥,眉头立刻皱成了一团。

容静夏连忙也尝了一口,立刻就吐到了垃圾桶里,“啊,我把糖当成盐了,这纯粹是失误,其实我的厨艺很不错的!”

尚权不发表任何言论,看着女人从冰箱里拿出一片吐司咬在嘴里,一片递给了他,含糊不清地说:“现在先将就一下,晚上我回来给你做一顿满汉全席!”

尚权想了想,还是没有说出本来Clara约了他一起用晚餐,只是起身帮她回卧室拿了手机,容静夏给了他一个感谢的笑容,但时间真的快来不及了,给了尚权一个备用钥匙后,就拎着包包匆匆地从屋子里冲了出去。

尚权不由自主地笑了笑,望着热气腾腾的皮蛋粥,还是皱着眉头,一勺一勺地都吃了下去,明明就很难吃,但就是很想吃,感觉很温馨、很幸福。

摸着饱饱的肚子,他想,只是把糖当成盐,吃了应该不会拉肚子吧!

“你搬到她家里去了?”

Clara听着手机那头传来的声音,眼里闪过一道不悦。

“嗯,上次容静夏不是疲劳过度送进医院了嘛,这回我又给她介绍了这么一个好机会,怕她没日没夜工作,我只好亲自出马监督她了。”尚权故意轻描淡写地说着。

“哦,对了,今天她为了感谢我的鼎力相助,说要帮我做晚餐,所以我大概不能出去吃了,下次我再好好请你吃一顿。”

“我算起来才是她的大恩人,她难道没打算邀请我吗?”

尚权摸了摸鼻子,没有说话,他也是觉得Clara才是容静夏真正该讨好感谢的人,可是,平心而论,即使是好友Clara,他也不乐意她的加入。

因为没听到他回应,Clara笑了笑的说:“开个玩笑,邀我到台湾的客户要请我用晚饭,我本来就打算放你鸽子了。”

尚权如释重负,又说了几句就挂了电话。

Clara眼神一下子变得阴郁起来,她又拨了另一个的电话,唇角漾着一抹势在必得的笑容,“是Flame吗?我有件事想跟你说说。”

竟然是一口流利的中文!

身为首席设计师,尚权的时间其实是非常自由的,只要能在一定时间里,创作出引领时尚的好作品,老板一般都不会追究他到底在不在办公室。

而待在容静夏温馨的公寓里,灵光彷佛深夜的萤火虫,一只又一只地飞到了他的大脑里,他握着笔在雪白的纸上,迅速地勾勒出一个个的模型。

因为太过投入,竟然连开门声都没有听到。

容静夏拎着两大袋的东西,看着那个在餐桌上运笔如飞的男人,有一种奇特的悸动在心中弥漫,她把东西拎进了厨房,出来时给尚权端了一杯咖啡。

“给我的?”

眼前莫名多出一个马克杯,尚权困惑地抬起眸,看见一张清丽白皙的脸蛋。

“嗯,不是现磨的,介意吗?”

“其实,我不喜欢喝咖啡。”尚权就是有一种让容静夏彻底了解自己的欲望,决定实话实说:“我一般不喝,喝了就会肚子疼。”

“啊,对不起,因为我画图的时候,总希望有一杯热咖啡。”居然又做错了!

容静夏真是有点小难过了,不过没有给自己多少自怨自艾的时间,又微笑着说:“坐这儿多不舒服,去书房吧,那里的椅子我特意找人设计的,坐上去特别舒服。”

“这里就很好。”

“嗯?”容静夏不明就里,不会又说错话了吧?

然而,尚权却惜字如金,偏偏不肯再说话了,低下头把剩下的半条裙子画好,容静夏望过去,被眼前那天马行空的想象力所震撼。

真不愧是King!

却又意识到两人之间的差距,心里有了小小的灰心,她一边喝着热呼呼的咖啡,一边走回厨房,眼睛被热气熏得湿乎乎的。

尚权直到没有听到脚步声,才作贼心虚地抬起了脸,整张脸都发红了。

反正他已经对她没有想法了,所以……所以他是一定不会把“他是为了第一眼就看到容静夏回家才不去书房”的原因告诉她的。

他是一个有原则的男人!

煮好四菜一汤再加上一道饭后甜点,热腾腾地摆在桌上,色香味俱全,十分引人食欲,尚权舔着嘴唇,举着筷子跃跃欲试,“我开动了哦,看上去非常好吃呢!”

“请慢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