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2)(1 / 2)

人妻别想逃 伊方 2377 字 2020-04-08

“King?”

“好巧。”尚权笑着,迷得旁边的空姐都忍不住羞红了脸,“看看我送你的纸飞机,本少爷可真没给女人折过这个。”

因为他自小手艺能力就强到可怕,什么东西到了他手上,彷佛有了灵气一样,立刻变得又精致又好看。

为此Flame总是求他折东西,可他觉得折这个很失男子气概,从来不肯答应,然而现在,为着能讨好容静夏,他就什么都顾不得了。

容静夏一声不吭地低下了头,空姐红着脸想要偷看,却被尚权狠狠地瞪了一眼,在碎了一地的玻璃心后,空姐嘟着嘴快快地走开了。

雪白的纸张,上面黑色的字体龙飞凤舞,跟他的人一样俊挺有力。

我不懂你为什么要拒绝我,可是,你是唯一一个除了Flame以外,能令我动心的女人,不,或许不该这么说,Flame也没有让我有这么强烈的感情波动,你对我而言,非常特殊,既然你暂时不肯接纳我,我也不会放弃。

拿着小纸张的手指轻轻颤抖,容静夏扬起脑袋,把涌出的泪意给逼了回去。

最近,真的越来越不像那个坚强又自持的她了,动不动就掉眼泪。

尚权迟迟等不到响应,把对着他的黑脑袋前前后后研究了遍,也没看出她情绪变化的蛛丝马迹,终于按捺不住,直接走了过去。

“King?”

“跟我来。”尚权不多说,一把扯起女人,就往一边走去。

猝不及防被扯起,容静夏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前面的男人有所觉,有点尴尬地勾了勾唇角,止住脚步,站在原地等她。

容静夏稳住身体,正要说话,男人却又开始往前走,鉴于男女天生的身高差距,她几乎要小跑着才能追上。

昨晚,她才从一个少女蜕变成一个女人,身体里还有些难以言喻的疼痛,小跑起来立刻就感觉到痛了。

有些难以自持地怒声质问:“你到底想干……”

在井然有序的飞机上,两人的举动明显太过引人注目。

她无意间瞥到周围指指点点,兴趣盎然的目光,硬生生地把最后一个“嘛”字吞回了肚子里。

她盯着眼前的背影,冷静下来后,心里一阵阵地蔓上委屈,却也不知道自己在委屈个什么东西,只晓得把眼睛睁到最大,眼睛酸了也不肯眨眼,恨不得把他看进心底,妥妥贴贴藏着,哪里也不给去。

“我们好好谈一谈吧。”

听见男人低沉好听的嗓音,容静夏才错愕地发现,自己已经被带进了洗手间,门被关上了,狭小的空间里,两人面对面站着,避无可避。

她深吸一口气,挤出一个笑,“我们没什么好谈的。”右手用力再用力,终于还是五指松开,递给到了他面前,“这个还你,我还是一句话,我们不适合。”

“适合不适合,要试过了才知道。”

这次尚权也是努力克制了,听见女人冷淡的声音,也没有立刻就暴走。

“不用那么麻烦了,我对你没感情,何必浪费时间。”

“你!”这个女人,总是一而再再而三地撩拨他的怒气,尚权再三克制,才没有口无遮拦爆粗口。

“你也是吧,King是哪种人,我们心知肚明,你喜欢的是Flame,大概是我在你失恋后一直在你身边,被你当成了救命稻草,就误以为非我不可。事实上,谁也不逼谁,我们之间本来就没有感情基础,为什么真要试过才后悔?为什么不现在就干脆利落地分手,免得日后你拖着我,我拖着你,谁耗得起这一辈子!”

容静夏句句都是心里话,因此感触极深,说到最后,眼眶终于还是忍不住红了,唇角的笑仿若透明一样,有点绝望蔓出来。

尚权脸色一变再变,索性一手锁住她的脑袋,不管不顾狠狠地覆了上去,趁她不备,就当机立断地伸进舌头,在她的口腔里兴风作浪,横冲直撞,几乎没一会儿容静夏就觉得嘴巴发麻,身上彷佛有细微的电流通过,身体也软了。

不知过了多久,在两人差点因为缺少氧气而窒息时,尚权才放过她。

因为餍足,尚权铁青的脸色终于缓和了一些,他一手扶着她的肩,逼着她与他对视,看见那被他吻得又红又肿的嫩唇,感觉满意极了,果然,她的唇只适合亲吻,这样就再也不会说出那些惹人生气的话来。

“感觉到了吗?你对我很有感觉嘛!”他志得意满地一笑。

容静夏眨了眨眼,陷于情/yu泛着迷惘的大眼,突然清醒了过来,几乎是反射性地,右手一挥,用尽力气般地一掴。

“啪!”

安静的空气里彷佛裂开了一个口,有巨大的冰冷灌了进来。

容静夏不由自主地缩了缩脖子,她近乎惊恐地抬眸,看见尚权彷佛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手慢慢地拂过那几乎立刻肿起一片的脸颊。

他困惑地望着她,漆黑的眸子里满是不解。

“呵呵……”容静夏笑了出来,她慢慢地站直身体,“身体是有感觉,可是,这里,只有满满的厌恶。”

她指着左胸的位置,语气淡然,“不要像个小孩子一样强吻女人,这样只会弄巧成拙,本来我以为我还能把你当朋友,现在看来,我几乎控制不住我对你的厌恶了,真想立刻让你消失在我面前,再也不要出现。”

“你说真的?”眼里的惊讶慢慢退去,取而代之的是不敢置信。

“你说呢?”容静忧自始至终保持着淡淡微笑,“我不介意重复一遍,我讨厌你的自以为是,讨厌你空有一张俊美脸蛋,却一点也不懂得成熟男人的情趣,讨厌你拖泥带水,一点也不干脆……这样,够清楚了吧?”

“是吗?”眼神慢慢地盯在她的脸上,漂亮的双眼皮把她望着,不再怒发冲冠,不再趾高气扬,里面没有一点情绪,好像是一座万年不化的冰岛。

冷意,从心底慢慢漫上,几乎把她的心冻结,差点保持不住唇角悠然的笑。

“原来我这么惹你讨厌,我还以为我们相处得不错呢,虽然是两个失恋人,但却被彼此吸引,连身体都那样契合。”

他面无表情地说着,语气波澜不惊:“看样子是我会错意了,不过没关系,虽然你这么讨厌我,不过我相信喜欢我的人大有人在,我一点也不沮丧。”

“那真好,呵呵……”容静夏勉强地挤出两声笑,几乎比哭还要难听,可是男人已经不再关注她,干脆利落地转了身。

“再见,不,是永不再见,也省得你心烦。”说完这一句,他打开门,头也不回地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