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1)(1 / 2)

人妻别想逃 伊方 1581 字 2020-04-08

容静夏因为父母在她小时候就离异,各自另组了幸福的家庭,象征着曾经是爱情结晶的她,反而成了最尴尬的存在。

后来她大学考到北部,毕业后也就留了下来发展,在Style附近的居民区里,就有一间她自己贷款买的房子。

房子不大,但显然房主是花了心思在上面的,每一样家具都精巧别致,衬着这二十多坪的房间异常的温暖美好。

尚权跟着容静夏进了门,看着她闷闷不乐的样子,忍不住说:“不要多想,退一万步说,就算真有了孩子,难道凭我的收入还养不活一个孩子!”

容静夏慢慢地抬起眼看了他一会。

“不是我自夸,我也能提供一个孩子富足的生活,可是一个孩子的成长,需要双方父母无微不至的爱,这不是金钱就能够替代,这我们给不起。”虽然她的父母都是好人,也都爱她,但一旦离婚,还是给年幼的她,造成了不可避免的伤害。

“我知道。”

最后两人再次沉默,他们根本不会考虑拿掉小孩的问题,因为在他们的潜意识里,都不约而同地认为扼杀小生命是非常可怕的。

尚权脑子里也转过了百千个念头,直到转到“他和容静夏一起生活”时,飞速的转动才停了下来,他忽然发现自己竟然一点也不排除这个想法,大概因为容静夏真的是一个很不错的女人,即使他没有喜欢她,也不能否认有她可以成为一个好妻子的所有条件。

尚权摸不清自己的想法,也懒得弄清楚,他向来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此时也不例外,“如果真有孩子了,那我们就结婚吧。”容静夏震惊地看他。

“我觉得你很好,跟我一起也很搭,虽然我们暂时没感情基础,但这东西说不定多相处相处就有了呢,反正最近除了你,我也没兴趣再搭理其它的女人。”尚权挠挠头发,胡乱地表达着心里的想法。

“如果没有呢?一直无法培养出感情呢?”容静夏低声问,不知怎的,明明是给对方提问,可当最后一个字滑出舌尖,她的心隐隐地颤了颤。

“如果没有?”尚权也有点突如其来的烦躁,“有没有孩子还不一定呢,先等等再说,我回饭店了,你有事call我。”

“你订好房间了?”如果没有记错,他可是一下飞机就守侯在她门外,之后两人又是一起行动,哪有时间订房间。

“我上次订了一个月,大概还剩十几天吧,我的衣服也都还放在那里。”

“哦,那就再联系,对了,不要忘记吃药,要多喝热水。”

“知道了,拜拜”

“拜拜。”

眼睁睁地望着男人颀长的身影消失在转角,容静夏脑海里想着:他说“我们就结婚吧”时,那怔忡的神情,莫名地觉得有点失落。

如果他再坚定一点,她一定无法拒绝吧!

虽然相处不久,但他对她而言,似乎已经是个特别的存在了。

昨天到现在,尚权风尘仆仆地从洛杉矶赶到台北,还没有洗过澡,这对有轻微洁癖的他来说已经是个极限了。

一回到饭店,他就冲进浴室好好地把自己搓洗了一遍,之后筋疲力尽的他,还没来得及擦干头发,就倒在柔软的大床上一觉不醒,

再次醒来时,是被肚子里的咕咕声叫醒的,他揉着眼睛,慢悠悠地从床头坐起身,发现外边天已经黑透了。

或许是没吹干头发就睡了,或许是感冒加重了,一颗头像灌了铅似的又重又晕,他想念远在千里之外的妈妈,每次生病,妈妈总会陪在他身边、照顾他。

正乡愁汹涌时,手机屏幕亮了起来,是一条来自容静夏的简讯。

记得吃药。

脑海里几乎下一秒就出现了,那一张清丽可人的脸,有一双漂亮晶莹的眸子,不会像一般的女人一样温柔爱撒娇,但其实很多细节处却又能发现独属于她的体贴之处,简洁明了,却直击心口,一击即中。

本来他真的打算敷衍一下容静夏,平时尚母连哄带劝的,他都不大肯给面子,然而,此时的他彷佛被什么牵引一样,真的按照医嘱乖乖地吞下了药。

或许,他只是真的病得很严重,潜意识里明白自己必须吃药?

然后,彷佛再次被鬼附身一样,他一个字一个字打,回过去一条简讯。

早就吃了,你真啰嗦,早些休息啊。

老天,天知道他多讨厌发简讯,平常就一个电话打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