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1)(1 / 1)

戏爱甜心 唐雅 1578 字 2020-04-08

“嗯……”嘤咛一声,宋蜜儿轻微的转身,却突然因为腰间转来的酸疼而清醒,“好痛哦。”不满的嘀咕一声,宋蜜儿悠悠的睁开眼睛,一时间似乎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处境,她在哪里……摸摸身边的床单,眨眨大眼,回忆了一下……吓得宋蜜儿猛地从床上坐起,脸红心跳得不能自己,昨晚昨晚……她跟他……

“醒了?”伴随点点细细碎碎的翻报纸声,一道佣懒而魅惑的低沉嗓音慢慢响起。

宋蜜儿揪紧被单往声源处望去,落地玻璃窗前的白色小沙发上,一道修长的身影披着简单的白色浴袍懒懒的靠着。头发的濡湿昭示着他刚刚沐浴过。微微敞开的胸肌,肌理分明的身躯也沾染着点点水珠:他双腿悠闲的交迭,浴袍滑落在两侧,让他的长腿就这样赤/luo裸的展现,他整个人优雅的沭浴在温暖耀眼的阳光下,绝美的脸颊带着浅浅的笑意看着她!

没错,是看着她!

噢,晕了……

宋蜜儿下意识就仰起了头,捏住了鼻子窘迫的叫:“不准笑、不准笑,我一定会流鼻血的。”然而杜咏维的笑意却在唇边加大了,笨蛋家伙!

放下报纸,杜咏维换个舒服的姿势,缓缓说,“小家伙,把手放下来,你的鼻子没那么脆弱。”

宋蜜儿揉揉鼻子,咦?果然没有鼻血,可是还是很危险呀!她偷偷瞟着杜咏维,想起昨晚的情况,忽然挺直腰板没好气的说,“杜咏维!”

“怎么了?”

“那个……”宋蜜儿正视杜咏维的黑眸,想一股脑儿宣泄指责他昨天把她当充气娃娃一样做爱的邪恶行为,可是话到嘴边,她的勇气全部被吸进了他深深的黑眸里,鸵鸟般的泄气小声说:“嗯,我承认我昨晚是故意勾引你的,想说之前什么都不记得太冤了,可是……你也不应该……不应该……”不应该这么狂野呀!

“不应该什么?”杜咏维明知故问,火热的黑眸目不转睛地盯着她,存心看她窘迫。

“就是不应该那样嘛!”哪有人这么邪恶的,还逼她看着他们,那个什么什么。

“噢,你的意思是……不应该让你这么辛苦的勾引我?应该我主动点?”杜咏维故意去接宋蜜儿的话,无辜的问。

“啊?我不是这个意思……”宋蜜儿的话卡在喉咙里,看着杜咏维突然起身,双手抱在胸前红着脸惊愕的说:“你、你又想干什么?”

杜咏维十分缓慢的走向宋蜜儿,白色的浴袍因为起身而斜垮在肌理诱人的肩上,脸上的笑意是无害而“善良”的,“我想了一下你的话,觉得很正确,我一个堂堂大男人,实在不应该让你委屈的来勾引我,这次……换我来主动吧。”

啥米!宋蜜儿整个人就华丽丽的结巴了,直往床边退,“不、不用了吧,其实……昨晚你已经够主动了,嗯,真的真的。”

“是吗?”札咏维眨着黑眸认真的说:“那你昨晚有了深切的体会了吗?知道是什么感觉了吗?”

她还能不知道吗?某人那句“什么感觉,什么感觉”的话还不停的在她耳边回响,几乎让她耳根子都发热起来,宋蜜儿猛地摔下了床,抱着被单举起手阻止杜咏维的动作,“我知道了,我真的知道了,我确定我得到了很好的题材了。”

“其实你不用那么勉强,不记得我们还可以继续的,来呀……”

杜咏维突如其来的一个前扑动作,吓得宋蜜儿连滚带爬的冲向房门口,还一边脸红耳赤的大叫,“啊啊啊,不勉强不勉强,我真的知道了,呜呜……”

直到宋蜜儿的身影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杜咏维才佣懒的趴在床上,没有形象的大笑起来:“哈哈哈……”

真是太有趣了……他从来没有见过比她更有趣的女人。

笑声慢慢减弱,杜咏维盯着天花板,脑子里不停出现宋蜜儿的各种表情的脸,不自觉心都暖了起来,自从她出现在他的生活里之后,他似乎每天都在笑,跟以前的他截然不同,这是好现象,抑或是在提醒他,该克制一下自己的感情了。

他是杜咏维,是自由散漫、不受拘束的杜咏维,是不相信什么爱情也懒得去爱的杜咏维,他似乎不应该去留恋一个女人的温存。

甩甩头,他嘲笑自己,他一定是想多了,那个小家伙只是调剂品而已,他不过是对她还没有腻的情绪,在她写好稿子,他玩够了之后,也许就要桥归桥、路归路吧。

“哈哈,就是这样、就是这样。”宋蜜儿的手指在键盘上飞一般的跳动,脸上的表情光彩熠熠,情节似乎很自然的就在脑子里形成,然后被输入到计算机稿件里,说来真神奇,自从……嗯,她跟杜咏维那累得半死不活的‘体验’过后,她的灵感真的源源不绝了耶,而且这次的书稿不管从情节上,还是从男女主角的感情上,都比之前的丰富生动,彷佛她靠的不是想象的浪漫甜蜜,而是她的心里……

真的充满了幸福和甜蜜感,让她手上的男女主角都更为灵动,为什么会这样呢?

宋蜜儿撇嘴摇摇头,继续敲着稿子,晓梨说了,想不通的事情就不要去想了,还是继续写稿吧……咦?貌似这里加一段厨房调情的戏码会比较好耶!

眨着大眼,脸不自觉又有点烫了起来,哎哎,明明以前写到H的时候她就会很兴奋,怎么现在反而扭捏起来,啧啧,这样是不对的。

宋蜜儿咬咬手指,喃喃低语,“在厨房里要怎么调情呀?”

“苦恼吗?要不要我教教你?”

“好呀。”不知道谁在说话,宋蜜儿就这样自然而然的接了过去,猛地偏头,杜咏维放大的俊颜正勾唇看着计算机屏幕,一副“我很乐于帮助你”的样子。

“啪”的一下合上计算机,宋蜜儿闪开,结巴的红着脸,“不、不用了,这个我可以自己来。”

他究竟是什么时候回来的?他不是下午说有事突然出门了咩,怎么回来不仅没有发出关门声,连脚步声都没有,他是鬼哦?

“是吗?”杜咏维扯松了衬衫的扣子,懒懒的在她身边的沙发上坐下,“我可是好心哟,真的不用?那稿子怎么办?”

“嗯,我确定以及肯定不用。”宋蜜儿心脏怦怦的跳着,虽然她偶尔还是会幻想一下他喷血的身材啦,不过为了身心健康着想,还是不要的好,要知道那天晚上过后她可是足足腰酸腿痛了三天耶。

“那好吧。”杜咏维偷笑的说,舒了口气。

看着他似乎真的没有行动了,宋蜜儿才慢慢放下手里的计算机凑近他,“你吃饭了没有?”

“还没。”杜咏维揉揉太阳穴,俊颜上不经意展露出了一丝疲惫。

“你好像很累的样子耶。”宋蜜儿小心翼翼的举起手,拉着他的大手放下,自己的手取而代之的抚上他的太阳穴轻按,杜咏维也顺从的闭上了眼,轻吟了几声代表自己舒服了很多,“我有给你留饭菜哟,你等一等,我去热一热给你吃。”

宋蜜儿轻巧的跳下了沙发离开他的身边,往厨房跑去,口里还念叨着,“等等哦,很快就好。”

慢慢睁开黑眸,杜咏维看着她的背影笑了笑,空气中还残留着她身上淡淡的香气,她温热的触感还留在他的太阳穴上,她一离开,居然让他觉得有些空虚。

她居然看得出他累了,呵呵。

他以为他已经掩饰得够好了,不管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别人眼里的他都是天才医师,是无所不能的杜咏维,他不会累、不会倒,甚至咏心、弈天也在心里的某个角落依赖他,似乎在绝望的时刻有杜咏维,一切就不会有问题。

可是有谁知道,他也会害怕自己有做不到的事情,他偶尔也想要依赖一下别人,听别人说一句“你是不是累了”,而这个人居然是宋蜜儿,这个看似笨蛋的小家伙。

他其实有些怕,怕她给他的太多,让他变得脆弱和柔软。

想着,杜咏维缓缓的起身走到了厨房门口,倚在门边,看着宋蜜儿认真的小脸正在喃喃自语,似乎是在说着先热什么菜,再热什么菜。

由于太认真,她似乎都没有发现他在门口已经看了她很久了,看得出神、看得认真、看得他很想紧紧抱着她。

“OK。”宋蜜儿最后把小排骨放进了微波炉里加热,拍拍手,等待它出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