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1 / 1)

戏爱甜心 唐雅 1280 字 2020-04-08

一室黑暗。

杜咏维走进客厅,冰凉的气息提醒着他家里没人,这么说,那个家伙还没回来,是跟那个男人在一起吗?

凝着眉,杜咏维慢慢打开自己的房间门,走进去,无法理解胸口那股气闷的感觉,该死。

有人!只是一瞬间,杜咏维准备开灯的手僵在空中,轻轻转身,那双如猎豹般的黑眸在黑夜中炯炯发亮看向自己的大床。

“啪”的一声,他床头柜的灯被打开,晕黄的灯光充斥在整个简洁的屋内,在夜晚显得暧味异常,而他的大床上,正躺苦一个惹火的女郎。

她确实很惹火,一袭紧身的黑色上衣包裹着她凹凸有致的上身曲线,将她傲人的上围勾勒得一览无遗,领子边轻轻的银灰毛绒设计似乎带着暗示的性感,衬得她艳红的唇更为诱人,下身包紧的短裙让她丰润的臀部曲线更为优美,更喷火的……无疑是她白皙修长的腿上,那紧紧贴身的黑色网袜,黑白的视觉冲击,那对男人有致命吸引力,一双桃红的小巧高跟鞋被足尖挑起,似乎在把玩,更像是挑衅……

“嗨,你回来了。”宋蜜儿轻缓放低声音学着勾引的调调,心里却乐开了花,今天一定会成功的吧,有了晓梨的火辣装备,又有了瑜宁的床上功夫,哈哈,杜咏维今天一定会拜倒在她的黑网袜下的,来吧来吧,扑倒她。

只是半响,杜咏维都没有行动,没有符合宋蜜儿计划的想象,他只是看着她,深深的看着她,一双黑眸越来越深沉,危险而染火。

宋蜜儿的兴奋偷笑一点点被化解在杜咏维深深的凝视下,咳咳,他是在干什么?怎么一动也不动,一句话也不说,这样她要怎么玩下去嘛!

“你、你觉得我今天怎么样?”宋蜜儿不自觉吞咽了口口水,鼓起勇气问。

而他仍旧没有回答,连眼珠都没有转动,但宋蜜儿却开始因为他的视线陷入紧张的风暴。

不自觉紧紧抓着床单,她似乎觉得,虽然穿着衣服,但在他的注视下,自己像是被赤/luo/裸的剥光了,正被他火热的目光反复蹂躏。

她害怕了!

宋蜜儿觉得自己忽然就鸵鸟了,明明说好要勾引他的,怎么只是这样被他看着,她就觉得全身被火一样灼烧,心跳不正常的猛烈起伏,像是要从口里跳出。

他好歹也给她一点反应嘛。

良久,宋蜜儿放弃了,嗯,不,她绝不是彻底放弃,只是……今天似乎情况不对,咳咳,改个时间比较好,她龟速的从床上爬了起来,悄悄的一步一步向门边移动,就在经过杜咏维身边的时候,她呆呆的低下头,摇头晃脑的没出息地说,“那个、那个我先走了。”

就在她快走到门边,几乎准备助跑的姿势时,她的手腕突然被一道钢铁钳制般的力量一拉,眼冒金星的被摔回了床上,还没回神,她就感觉到自己被重重的压在了身下,身上贴着的,是一副透过薄薄的衣衫,能感觉到刚硬肌理的纯男性身躯。

终于能够睁开眼,杜咏维那张绝美的俊脸就放大的出现在她面前,正目不转睛得看着她,火热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脸上,连那张好看精致的薄唇也几乎离她的唇不到两毫米的距离,呜呜呜,宋蜜儿尴尬了,只能没出息的屏住呼吸小声说,“嗨、嗨……”

“为什么穿成这样在我的床上?”

此时的杜咏维似乎不像是她平时见到的杜咏维,他危险而散发着可怕的纯男性魅力,似乎一不小心,她就会被吞掉,呜呜,她是不是惹错人了。

然而她不知道,杜咏维在看到她的一瞬间,是窃喜的,知道她在、她没有跟别的男人在一起而晚归,他的心情忽而就好了起来,不过他似乎仍旧很不满意她跟别的男人调情的样子,所以她是真的成功的摧毁了他的耐性,她……让他的自制力全面崩溃。

“那个、那个我只是想让你看看我这套衣服怎么样而已。”宋蜜儿小猫一般的蜷缩,无辜的看着杜咏维,她怎么说得出口是为了勾引他?他都完全没反应,她丢脸丢大了。

只是这样?

“不是要勾引我滚床单?”杜咏维不再放过宋蜜儿,勾唇缓缓的说。

“啊?不是不是,绝对不是那样的。”其实,也就是这个样子。

“这样……”杜咏维意味深长的拖长了声音,火热的黑眸低头扫过他身下紧紧贴着的柔软身躯,“不错呀,很诱人。”

“啊?真的?”突然被表扬,宋蜜儿有些不敢相信,瞪圆眼睛追问,“你觉得这样很诱人?”

“嗯哼。”

“那、那你刚刚为什么不直接扑倒我?”冲口而出,宋蜜儿快因为自己的白目咬断舌头,“咳咳,我的意思是,其实不是那个意思……”

看着她急于辩解涨红小脸的模样,杜咏维忍不住轻笑起来,继而,他唇边另一抹魔魅的笑意缓缓展现,“小家伙,你真的这么想记起……之前跟我做爱是什么感觉?”

好羞涩,他怎么总是这么直接嘛。

“其实……也不是……”

“好吧,我满足你。”

他说什么了?就在宋蜜儿还没反应过来的当下,她的唇就忽而被一股温热的柔软包住,更加瞪圆眼睛,他、他吻她了!

“唔……”她晕了,完全忘记了紧张与害怕,只能不自觉缓缓闭上眼睛,心跳失常的声音让她脑子都开始打鼓。

他的吻是极具侵略性的,一点点开始放肆,他柔软的唇瓣辗转在她的唇上,将她的呼吸一点点全部霸道的吸取,在她忍不住张口呼吸的瞬问,灵活的舌猛地挑开她的贝齿,窜入她的口内,在她湿润的口腔内游走,将她暧昧的甜蜜津液与自己的交缠。

这个男人居然连接吻都是限制级的!宋蜜儿晕乎乎的被动承受着他的吻,小手情不自禁攀上他宽阔的肩膀,勾住了他的脖子。

他的唇好软、他的味道好好闻,那两次……他是不是也有这样吻过她呢?

突然,胸口袭上冰凉的触感,吓得宋蜜儿从迷糊的状态清醒过来,微微睁开眼睛急促地喘息着,“你、你要干什么?”

“要干什么你不知道吗?你不是期待已久了吗?”杜咏维依依不舍的离开她被吸吮得瑰丽的唇瓣,邪肆的说着,“从现在开始,好好体会,好好记下这个过程,我的甜心。”

“那个,不是……”宋蜜儿哭丧着小脸还准备说什么,却被他“刷”的一下从下到上脱了上衣,而某人偏偏不脱完,只是将上衣脱到遮住她视线的部份,让她暂时“失明”,还顺便利用上衣把她的手禁锢在了头顶,呜呜呜……她是要体会过程勾引他没错啦,可是貌似不应该是这样的,怎么她会觉得自己反而像一只等待被宰割的小猫咪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