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1)(1 / 2)

神医斗鬼才 春野樱 2867 字 2020-04-08

赵知行打开病房的门,即使看见令他非常感冒的李敏皓,神情依旧平静得像是什么都没发生。

“知行,你下班了?”夏珞瑶看见他,立刻露出温柔又甜美的笑容。

“嗯。”赵知行没跟李敏皓打招呼,眼中只看得见夏珞瑶。“今天好吗?!”

“我已经好很多了,其实我可以出院了。”她撒娇道,“我想回家。”

“我跟医生商量一下吧。”他说。

被当空气般对待,李敏皓十分尴尬。“赵先生……”

“谢谢你来看凡希……我太太。”赵知行补充说明,像是要提醒他不要忘了,纪凡希是他的妻子。

“呃,应该的。”李敏皓也是见过世面的人,当然听得出他的弦外之音。“我看到关于凡希的新闻,就一直想来探望她。”

“有我在,她不会有事的。”赵知行说。

“当然。”李敏皓明显感受到赵知行对他的敌意。

“知行,敏皓还带花来看我。”夏洛摇嗅到空气中的火药味,急忙打圆场,“你看,很漂亮吧?”

赵知行冷淡的瞥了花瓶里的花束一眼。“唔。”

“那个……”赵知行的存在感太强大,让李敏皓难以招架。“我不打扰了。”

“不送了。”赵知行连多说一句话都不肯,直接打开房门送客。

夏珞摇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可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其实来者是客,她真的认为赵知行不必给李敏皓难堪,不管他有多不喜欢李敏皓。

“嗯,那我先告辞了。”李敏皓走向门口,又回头看了眼夏珞瑶。“凡希,你好好休息,专栏的事别担心。”

“嗯,谢谢你。”她点点头,目送他离去。

李敏皓才刚走出去,赵知行便不客气的关上门。

“他来很久了?”回到病床边后,他不悦的问道。

“不久。”她老实的回答。

“是吗?”他挑着眉。“是真的不久,还是愉快得让你觉得时间飞快?”

她听出他话中有话,有点无奈,又有点生气。“你不必那么对待他,他来探望我,怎么说都是客人。”

“我对他还不够客气?”赵知行的脸色有点难看。

“我知道你气他之前害我出了车祸,可是那事也不能怪他。”夏珞瑶就事论事,没要偏袒谁。“发生意外,谁都不愿意,不是吗?”

“你现在是在暗指我不讲理吗?”他眉心一拧。

她微愠,直言道:“是有点。”

闻言,赵知行冷着一张脸不说话,只是定定的看着她。

老实说,她很怕他这样的表情,因为通常这就表示他生气了。

可是这种小事值得生气吗?她又说错了什么?李敏瞎百忙之中抽空来看她,确实是客呀,他的待客之道未免也太……

“敏皓就是怕你不高兴,才会到现在才来。”

“是吗?”他冷哼一声,“看来你等了很久。”

“你为什么要曲解我的意思?”夏珞瑶蹙起眉头,万般不解。

“你不是那个意思吗?”赵知行反问。

“你应该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我不确定。”

他今天是吃了炸药吗?早上上班前,他还很温柔的亲吻她的额头,对她轻声细语,怎么现在完全变了个样?

“你今天工作不顺利吗?”夏珞摇率先想到这个可能。

“很顺利。”

“那为何火气这么大,还拿我出气?”

“我拿你出气?”赵知行挑眉。“我没有。”

“那你生什么气?”

“我生自己的气,行吗?”他说。

她被他搞得火气上来了。“你到底怎么了,这么不讲理。”

赵知行浓眉一揪。“没错,比起李敏皓,我是不讲理。”

“这关他什么事?”

“就关他的事。”

“你为什么对他那么坏?”夏珞瑶到现在还是搞不懂。

“你又为什么对他那么好,处处维护他?”赵知行反问。

她顿了一下,才道:“我没道理对他不好,而且我也没有处处维护他,我是在跟你讲道理。”

“所以你还是在暗指我不讲理?”

“我没有,我只是……”

“行了。”他打断她,“你越说,我越火了。”

见他真的沉下脸来,夏珞瑶也不再开口。

相处一年,她也摸清楚他的脾气了,他若是在气头上,顺着他、让着他,肯定好过跟他硬碰硬。

“饿吗?”她话锋一转,软软的问。

“不知道。”他依然不悦。

夏珞瑶受不了的嗔了他一眼。她都已经示弱了,他还要生气?

“你不是要出院?”赵知行直视着她。“走吧。”

“咦?”她一愣,他不是说要先问医生吗?

“你还想继续住?该不会又在等谁来探望你吧?”他故意讽剌。

闻言,夏珞瑶觉得好气又好笑,他这是在吃醋吗?如果只是一般程度的吃醋,那表示他是真的爱她、在意她,可这醋吃过头了,反倒会让人觉得他像个闹脾气的小孩,而且很想揍他。

“真的能出院了?”她带着笑意再次确认。

“我说了就算。”他依然霸道的回应。

高雄,一间日租套房内,周嘉琦正等着朋友帮她送吃的来。

自从在台北闯下大祸后,她便连夜南下,躲在这间日租套房里,三餐都靠朋友接济。

她真的觉得自己有够倒楣,本来想拍下纪凡希的裸照报复她,没想到却让赵知远坏了事。赵知远在酒吧喝酒被记者盯上时,她出手相助,两人闲聊之中,她意外得知是他间接害赵知行左腿受伤的,她心想抓着他的小辫子,便能与他联手展开报复,也许还能趁机敲诈赵知行一笔,没想到他居然在最后关头反悔。

“木好种,活该你没出息!”她气急败坏的咒骂着。

当初她以为拉赵知远当垫背,就算有个意外,赵家人也会因为不想赵知远惹上麻烦而压下此事,没想到警察不只逮到那两个最先落跑的臭小子,还对她发布通缉。

现在可好,她周嘉琦竟成了通缉犯。

想起过往在台北那些风光玩乐的日子,她越想越不甘心,越想越觉得气恨。

“纪凡希,都是你,就别让我逮到机会,否则我一定……”

叩——叩——叩——叩叩。

三长两短的敲门声传来,这是资助她的朋友特有的暗号。

这个朋友其实也只是个在网路上认识的人,长得其貌不扬,但对她十分殷勤,她平时是不太搭理他,不过在这时候倒是派上用场。

周嘉琦从床上起身,走向门口,打开门,只见那名男性友人一脸见鬼后余悸犹存的表情,她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干么那个脸?你好慢,我都快饿死了。”

她的话才刚说完,一旁便窜出一抹高大的身影,对方一身黑衣黑裤,神情冷肃,她一看清对方的长相,吓得三魂七魄都要飞走了,两只眼睛瞪得跟牛铃一样大。

“好久不见,周小姐。”赵知行的唇角冷冷一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