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1)(1 / 2)

神医斗鬼才 春野樱 2634 字 2020-04-08

快十一点了,赵知行在客厅里坐立难安。

这阵子纪凡希因为第一本养生书的出版,常常需要参加宣传活动,看她找到了人生目标,也从中得到了成就,他为她高兴。

但在高兴之余,他也开始思考,他呢?一场落水意外,纪凡希脱胎换骨,成了一个崭新的人,她钻研养生及药理,成了知名的专栏作家,如今还出书分享。

可发生意外后,他却从此意志消沉,把自己打下的事业拱手让人,他必须承认,她的成功确实造成他的压力。

他是不是该振作起来,成为一个能与她匹配的男人?

他一直担心她若有天恢复记忆,会像先前那样嫌弃他,成天嚷着要离开他,因为担心,他始终跟她保持着安全的距离。虽然曾经在一时意乱情迷的情况下拥抱亲吻她,但在被打断后,他也不再试着继续。

他太骄傲,容不下不完美及失败。

也许,该是他放下尊严及骄傲的时候了,他得接受这样的自己,才能变得更好。

稍微想通之后,赵知行觉得心情似乎也跟着轻松一些,于是他站起身,决定到楼下等她回来。

可当他来到大门口时,却发现一辆未熄火的日本进口车停在前方,他并不知道那是谁的车,但却有一种奇怪的感觉驱使他走过去。

靠近一点后,赵知行看见坐在副驾驶座上的正是他的妻子纪凡希,她靠着椅背,动也不动,像是睡着了,驾驶座上的男人则是慢慢欺向她,越靠越近。

他是男人,很清楚对方有什么意图,瞬间,怒火自他的心口迅速窜燃,烧到了脑门,他来到副驾驶座车门旁,右手紧紧握拳往车顶一用力捶,发出砰一声的巨大声响。

车里的男人一脸惊愕,而迷迷糊糊醒来的她,浑然不知刚才在车里即将发生的事情。

从前纪凡希在外面疯狂玩乐的行径,他时有耳闻,赵知远有时甚至会透过别人的嘴,故意说一些事业得意、家庭失和之类损他,可不管她怎么玩,身边绕着多少男人,他都不曾皱过眉头,揪过心。

然而现在,他见不得她身边有别的男人,就算他知道她清白得无懈可击。他是真的爱了、动了心。

他在乎了,所以担心再次失去。

他知道自己说了很不得体,甚至直接到可能会伤害她、羞辱她的话,可他控制不了,他胸口的火烧得炽热,他的情绪在沸腾,脑子像要爆开。

他从来不是个会吵架的人,跟不在乎的人吵,没意义,跟在乎的人吵,没道理,所以他很少真正的发火,但一发火便是势不可挡。

他已经太在乎她了,在乎到什么理智及风度都抛在脑后,只想让她知道他此时的感受。

“你为什么要说这种话?我没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

见纪凡希一脸委屈又愠怒的看着他,对他发出疑问的同时也提出抗议,他倒抽一口气,决定暂时远离战场。

他是好战的,若吵架是一场战争,他想他会用尽全力,甚至不计后果的去赢,可他也意识到自己的情绪已在失控边缘,为免说出令自己后侮的话,他决定沉默。

不是他怕赢不了,而是因为他在乎。

转身,赵知行打开门,大步迈进屋里,夏珞瑶跟了进来,紧追在他身后。

他进到卧室,准备就寝,她拉住他的手。“请你把话说清楚。”

温柔的她,难得态度这般强硬,她直视着他,眼底微泛着泪光,但神情却倔强而强势。

“你说不准我继续接下来的宣传活动及工作是什么意思?你说我要离敏皓远一点又是什么意思?”

“够了。”赵知行脸一沉。“已经晚了,我什么都不想说。”

“不行。”夏珞瑶死命抓住他的手。“无论如何我们今晚都要把话说清楚。”

他脸色难看,但仍保持沉默。

“你不说,是吗?”她直视着他,坚决悍然。

“好,那我说……我爱我的工作,因为可以帮助到很多人,我以为你可以体谅我的工作,理解我的心情,然后支持我,结果你却莫名其妙就扼杀我的理想,我知道你有能力可以赔偿出版社的损失,但是你不可以这么做。”

赵知行深呼吸了一口气。

没错,他能够理解体谅她的工作并支持她,就算她忙到没空理他,他也不会怪她,让他失控、情绪暴走的不是她拥有工作及成就,而是……

“敏皓一直很帮我,要不是他,我不会拥有这份工作,不能帮助别人,他是我的朋友,你不能叫我离他远一点。”夏珞瑶坚定的凝视着他。

迎上她的目光,赵知行深吸了一口气,才淡淡的道:“是吗?”

“是。”她说,“我跟他是好朋友,没有你以为的那种暧昧。”

“你或许没有,但你怎么知道他没有?”他神情凝肃的反问。

闻言,夏珞瑶先是一怔,然后打包票的保证道:“绝对没有,他是正人君子,知道我是有夫之妇,绝不会有任何不该有的想法。”

“正人君子?”赵知行想起刚才亲眼目睹的那一幕,冷然一笑。他知道李敏皓不是个坏人,但明知她是人妻,竟还想趁她熟睡时亲吻她,这绝不是正人君子所为,或许情之所至,情有可原,但身为丈夫的他,无法容忍这种事。

“你对他的信任真是超乎我的想像。”他忍不住嘲讽。

她觉得他这句话似乎在影射什么,难道是因为以前纪凡希常跟男人玩在一起,所以他认为她跟李敏皓也不清不楚?经过这阵子的相处及了解,他还觉得她是那种人吗?

“你真的太过分了,你不只侮辱敏皓,也侮辱了我。”夏珞瑶难掩气愤。“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她居然为了李敏皓对他生气,还说他是小人?!

赵知行狠狠倒抽一口气,眼睛仿佛要喷火似的。“纪凡希,你还真敢说!”

迎上他锐利的双眸,夏珞瑶心头一颤。

就某方面来说她其实是害怕他的,因为在她心里,他还是尊贵的主子,再说,她以前所认识的齐世文从来没对她发过脾气,可现在的他,却是个冷起来像冰,怒起来似火的人。

“你知道我为什么生气吗?!”他沉声问。

她想了一下,只想到一个答案,那就是她现在的成就剌伤他的男性尊严了,可是她不敢说出口,就怕会惹得他更生气。

迟迟等不到回答,赵知行也不再追问,强势的再次表明立场。“我再说一次,中止跟出版社的合约,停止所有宣传活动,要不然你就回娘家去!”

此话一出,他立刻后悔了,他不是把她逼到无路可退,然后逼她选择,真正被逼到无路可退的是他自己,如果她不愿意顺从他,一气之下回娘家去呢?他放得下身段去求她回来吗?

赵知行发现他替自己挖了一个大洞,而且也已经跳了下去。

听完,夏珞瑶也恼了。“我明白了,原来是因为这样。”

“什么?”

“你自己不肯振作,难道也见不得我出头?”有些话一旦说出口就是种伤害,但她却忍不住,也来不及后悔了。

闻言,他的心咚地一沉,但火气却飞快的往头顶窜。“原来你打从心里瞧不起我,你觉得现在的我是个没有用的瘸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