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2)(1 / 2)

神医斗鬼才 春野樱 2929 字 2020-04-08

刚结婚时,他们有过几次的亲密接触,他虽然是个健康正常的男人,但不知为何看到她时并没有太多的渴望。

可这一刻,他脑海中竟有了画面。

她那娴静温柔的样子,让他有种想抱她的冲动,可他们太久没这么亲密了,他担心自己任何一个举措,都会吓到她。

她失忆了,也许不记得他们曾经有过那样的接触。

他不想吓到她,当然,也不想被拒绝。

他不愿再胡思乱想,唯一的方法就是中断这样的接触,于是他突地抽回手,略显冷淡地道:“好了,我没事了。”

“真的有用,对吧?”夏珞瑶有点得意的看着他。

“唔。”赵知行浓眉微纠,故作淡漠的应了一声,“不早了,你去休息吧。”

“嗯。”她点点头站起身。

“那我告退了。”说罢,她转身走了出去。

目送着她走出卧室并带上门后,他有些好笑的喃喃道:“纪凡希,你现在到底是在演哪一出啊?”

这阵子,夏珞瑶投注所有心力研究该如何多管齐下,治疗赵知行的左腿。

在他说不要再喝汤药之后,她还是继续炖汤药给他喝,而他总是嘴里说着不要,却每次都喝得一干二净。

这日,张南卿来找女儿参加一个狮子会的活动。

夏珞瑶不知道狮子会是什么玩意儿,还以为有狮子可看,直到到了现场,才发现那其实是个结社,所获得的公众捐助均用于慈善事业,自身的营运费用则由会员承担分摊。

狮子会在为盲人及视力受损人士提供服务这方面,享誉国际,因此狮子会也被称为“盲人的骑士”。

这次,夏珞瑶跟张南卿参加的便是一场义卖募款餐会,纪丰国跟张南卿夫妻俩都是资深会员,此次也提供总价值二十万的纪氏庄园餐券要进行拍卖,大家喊价非常热络,餐券非常受欢迎,没一会儿就销售一空。

义卖结束后,大伙儿便享用自助吧的餐点,当然,提供各式餐点的也是纪氏庄园。

“纪太太,你们家的东西实在太好吃了。”一名贵妇与张南卿寒暄着。

夏珞瑶跟在张南卿身边,虽然她完全不认识这些人,应对进退却十分得宜,宫中可是比任何地方都来得险恶,她早训练出一套好功夫。

“令千金还是第一次来参加活动呢。”贵妇说话的同时,眸光始终落在保持微笑、却没说话的夏洛瑶身上。

“是啊,就是想说她没参加过,让她来玩玩。”张南卿笑道。

“我听说令千金之前发生落海意外后,就失忆了……”贵妇好奇试探。“她是真的什么都忘了吗?”

“是的,什么都忘了,简直像个三岁孩子,喔不,现在就连三岁小孩都会用手机平板了。”张南卿笑叹。

“她什么都忘了,可却也突然开窍了。”

贵妇不解地又问:“开穷?”

“嗯,凡希她……”张南卿话未说完,不远处突然传来一声惊叫。

“啊!老公!”

只见众人围成一圈,七嘴八舌的议论着。

“快救我老公!”

“欧医生呢?”

大家急着找一位职业是医生的狮子会会员。

“唉呀,他有事先走了。”

“有人叫救护车了吗?”

“已经打电话了。”

“老公!老公!”

现场乱成一团,大家只能束手无策的等待救护车到来。

夏珞瑶毫不迟疑的走上前去。

“凡希?”见女儿挤过众人,张南卿满怀疑惑的跟上前。

一名身材矮胖、约莫五十多岁的男子躺在地上,昏迷不醒,他的妻子在一旁焦急又惶恐的哭着。

夏珞瑶蹲到男子的身旁,抓起他的手,手指贴上他的脉搏。

此举教所有人都感到讶异不解,张南卿亦是。“凡希,你这是在做什么?”

夏珞瑶没有回应,仍然专心的替男子把脉,她发现他的心跳微弱,立即为他按压多处穴道。

“你做什么?你……”男子的妻子又气又急。“你别乱来,我老公他……”

“这位先生的心脏有问题,对吧?”夏珞瑶看着她,心平气和的问道。

妇人一怔。“你怎么知道?”

“别慌,他不会有事的。”夏珞瑶说完,持续对他的几处穴位施力。

大家议论纷纷,都觉得她有毛病。谁不知道纪家的独生女自小养尊处优,出嫁前是千金大小姐,出嫁后是富家少奶奶,不愁吃穿,只愁没得玩,怎么可能知道要怎么救人。

“凡希,你快住手。”张南卿担心女儿把人家的老公害死,急着想阻止,甚至都结巴了,“凡希,别……救护车很快就来了,你别……”

但夏珞瑶好似听不见在场其他人的声音,仍专心一意的想救治昏迷不醒的男子。

就在听见救护车鸣笛声的同时,昏迷不醒的男子恢复了意识,慢慢睁开眼睛。

“老……老公?!”妇人难以置信又欣喜若狂。“你没事了?”

“欸?”男子有点恍神,看了看四周,以及面前的夏珞瑶。“我……怎么了?”

“你刚才突然心脏病发昏倒,吓死我了。”妇人噙着泪,惊魂未定。

“是吗?”男子显然已经不记得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幸好有纪小姐,是她……”

妇人话未说完,救护人员已抬着担架,提着急救包冲进来。

“病患在哪里?”救护人员急问。

“他已经醒了。”有人说。

救护人员趋前,依照SOP为男子做初步的检查,确认他的心跳血压都十分正常。

“先生,你现在觉得如何?”救护人员问。

“好得很。”他说。

“为求慎重,还是请你到医院检查一下。”救护人员提议。

妇人望向夏珞瑶,像是在征询她的意见,见她轻点点头,妇人立刻说道:“老公,我们还是去医院一趟吧。”

就这样,他们夫妻俩上了救护车,前往医院做更详细的检查。

他们离开后,骚动却未停止,大伙儿改围着夏珞瑶,不断询问她如何知道男人是心脏病发,又怎么晓得要按什么穴道。

她一时有些难以招架,但很快便镇定下来,说是这阵子闲来无事,开始研究医学,无意间得知一些渐渐失传的古老疗法,然后学以致用。

完全没有人怀疑她的说法,因为他们都亲眼看到了她的厉害之处。

义卖会最后变成了分享大会,一堆富太太围着她,开始询问各种关于养生及美容的问题,夏珞瑶都带着笑意,耐着性子一一详答。

她不藏私,只要能救人、帮人,她都乐于分享。

翌日,赵知行到了公司,看到秘书放在他桌上的报纸刊登了夏珞瑶在义卖会上救人一命的新闻,着实漏讶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