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郡王府的内鬼(1)(1 / 2)

甜食王爷(下) 子纹 1267 字 2020-04-08

四月天,天气已渐暖,舒云乔因为身子不适,在床上躺了一日,昏昏沉沉之中,她感觉到有人进房,她微眯着眼,看着帐外隐约的身影,认出了是严辰天,她心头一松,放心的闭上了眼,直到察觉落在自己额上的手,她才轻声说道:“我没事。”

“吵醒你了?”

她轻摇了下头,往他身旁靠近了些,“两位嬷嬷前些日子受了风寒,怕过了病气给我,出府去静养,王爷可有派人去瞧瞧?”

“放心,我已派人照料,等她们身子好转,便会回府。”

冉伊雪松了口气,“凌月呢?可去看了凌月?”

“没有,她那么大的人,能自己照顾自己。”

她睁开眼,柔柔一笑,“今日我听伊雪说,齐哥儿过几日便会被接进京了,我好些日子没见他,挺挂念的,正好凌月这几日心情不快,让他进府来住几日,陪陪她可好?”

这事儿若是闺女提肯定没门,但开口的是舒云乔,她现在又怀有身孕,他根本舍不得让她心里有一丝不痛快,于是想也不想的点头同意。

“凌月这些日子为了自己的计谋没让恶人上当,心里不痛快,你寻个机会跟她谈谈,破案也得靠点运气。”

“我知道。晚些时候我会去看她。”下人拿了个托盘走近,严辰天拿起放在上头的碗,“我让人给你熬了些粥,听说今日你都没吃多少东西。”

虽然没什么胃口,但为了不让他担忧,她还是勉为其难的吃了一点。

“若凶手一日没有寻着,是不是伊雪就一日无法洗刷嫌疑?”

严辰天喂她一口,看她吞下,这才开口说道:“冉伊雪被拘在宝庆王府近三个月,外头确实平静,没有再听闻有人失踪,纵使我有心保她,也得有证据证明她的清白才行。”

她的心微沉,她相信冉伊雪与这件事无关,总觉得这阵子的平静透着些古怪。

“王爷,我们打算用凌月做饵一事,会不会已让有心人知情?”

严辰天也隐隐觉得,躲在幕后的那双手似乎很清楚他们的每个步骤。他微敛下眼,用平静的口吻安抚着她,“知道此事的只有几个亲近之人,唯一的外人也只有护国公和他手底下几个信得过的人。”

她轻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拒绝了他送到她嘴边的粥。

见她疲累的神色,他也没有逼她,“外头的事你别花心思,好好照顾自己便好。”不过才多久,她竟消瘦得惊人,“你再躺会儿吧!我陪你。”

看着他眼底难掩的担忧,她安抚的对他一笑,“我没事,只是有些乏。我知道你事多,别只顾念我,等忙完再回来陪我。”

他揉了下她的脸颊,他向来最无法招架她的善解人意,“我先去看看那丫头。”

他扶她躺下,替她盖好被子,在她额头上落上一个轻吻,看她闭上眼睛,这才放心的离去。

四周一片寂静,舒云乔睁开眼,觉得胃部一阵翻滚,她捂着自己的胸口,忍着作呕的冲动,小心翼翼的坐起身,这个孩子闹腾得厉害,比起怀凌月时的无知无觉,相差不只天与地。

外头天色已暗,她不知是什么时辰,放眼望去没有严辰天的身影,守在外头的碧珠和碧琬听到房里的声响立刻进来。

“王爷呢?”

“王爷与唐越大人在议事房,说有要事商议。”碧珠扶起舒云乔,“王爷交代若王妃醒了便派人通传备膳,奴婢这就去请——”

“免了。”舒云乔制止了碧珠的动作,从床上下来,让两人替她更衣,“看来王爷正忙,晚些时候再传膳。小姐这个时候该在凌月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