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杏花村的秘密(2)(1 / 2)

甜食王爷(下) 子纹 2023 字 2020-04-08

两府相距并不远,不到一刻钟就到了,守门的侍卫却有些为难的看着上门的一家人。

“怎么回事?”严辰天沉着脸问,隐约听到里头的吵杂。

“方才王爷才回府,现在有事正忙,不如嵘郡王和王妃改日——”

侍卫正努力的解释,舒恩羽已经头一低,直接钻进了宝庆王府的大门。

侍卫吓了一跳,正要出声拦人,严辰天先斥了一句,“让开。”

侍卫心底一寒,连忙退开,眼睁睁看着人进府。

早一步进门的舒恩羽呆楞的站在进入大堂的门前,里头冉伊雪正叫骂不休,萧君允却依然笑得一脸灿烂。

只不过萧君允向来可爱的娃娃脸上,有着一片可疑的青紫,似乎是被人打的,而凶手应该就是追着他打骂的冉伊雪,不过在这节骨眼上,也多亏他还能笑得一副没心没肺的模样,冲淡了不少紧张的气氛。

严辰天锐利的眸子一扫,萧君允看来就是天生被虐的性子,正要出声制止,舒云乔已经先轻声一唤,“伊雪……”

冉伊雪一听这熟悉的声音,立刻一个旋身,几个大步来到舒云乔的面前,“你可来了,快点带我走。”

“师妹,别——你别走。”萧君允的笑脸一下变成个大哭脸,“你若走了,我会死的。”

“滚开,我管你要死要活,”冉伊雪一脸嫌恶的甩开他的手,“云乔,走吧!快点。”

“冉大夫,现在的局势由不得你撒泼,”严辰天挡在舒云乔的面前,不让冉伊雪靠近,“你若坚持不愿留在宝庆王府,就只能被押入刑部大牢。”

“混帐,你威胁我?!”冉伊雪对严辰天啐道。

“冉大夫,我只是就事论事,”严辰天双眼如炬,“纵使有私心,却也是为你着想,再怎么说,宝庆王府都比刑部大牢安全舒适。”

冉伊雪一哼,冷冷嘲弄,“就算你是大理寺卿,也不能任意妄为,我做错了什么,你凭什么押我入大牢?”

严辰天似笑非笑的瞅着她,“单凭你是百夷人,命早该绝这一条,我就能押你入大牢,甚至取你性命。”

冉伊雪的脸色微变。

萧君允一把抱住了冉伊雪,恶狠狠的瞪向严辰天,“你动我师妹,就是与我为敌。”

严辰天无奈的看着萧君允,若他真要动冉伊雪,又何苦将人送进宝庆王府,他是在帮他,现在他却拿他当仇人,看来遇上冉伊雪,萧君允就是个傻的。

“别再吵了。”舒云乔身子轻晃了一下。

严辰天眼明手快的将她扶住,“舒舒,你怎么了?”

舒云乔压了压疼痛的太阳穴,“你们吵得我头疼。”

冉伊雪甩开萧君允,推开严辰天,下人早已经俐落的将她方才撒泼砸碎的花瓶、桌椅都收拾妥当,她将舒云乔扶往大堂的主位上坐好,严辰天和这里的主子萧君允则坐在下首。

“你脸色不好,我给你瞧瞧。”

舒云乔摇头,拒绝了她伸出来要替她把脉的手,“我没事,只是有些头痛。我来只是想要问你一件事。”

“你说。”冉伊雪道。

“方才回府后,我将这些案子重新翻看了一遍,在半年多前,曾有个白子死状凄惨,王爷便是因为此案急着出城所以才坠马受伤。我记得你曾不只一次提及,白子纯洁,是上天恩宠——我一直以为这是因你疼爱恩羽才这么说,但如今想来却觉得古怪,这是不是百夷族的族人信仰?因为恩羽是个白子,所以你当初才会出手相助,甚至收留我们?”

冉伊雪沉默了一会儿,看着一旁的舒恩羽,最后伸出手,将她拉坐在自己身旁,“你猜得没错,族里确实有记载,白子珍贵。”

舒云乔的心一沉,脸色变得苍白,“若这些凶案与百夷有关,是否代表恩羽会有危险?所以你不顾自己可能被抓,也要进京来找我,要我看紧恩羽?”

“夫妻就是夫妻,果然都有着明察秋毫的锐利。”冉伊雪抱着舒恩羽轻晃了下,“这丫头我打小看到大,我可不愿意看她受到伤害,偏偏我对凶手是何人真没头绪。但我知道,若要想要逆天改命,除了纯阴纯阳之血,还要被族人视为神圣的白子血液,对方之前已经杀了一人,我也不知是否还会再寻白子取血。”

原本跟来只打算看看姨母的舒恩羽一下子就发现大堂上众人的目光都停在她身上。

对上娘亲担忧的眼神,她眨了眨眼,忍不住笑出来,“娘亲、姨母,你们别担心,纵使我是白子又如何?别忘了,我爹是嵘郡王,还是大理寺卿,谁敢动我?”

严辰天闻言有些哭笑不得,没想到平时只会找机会跟他唱反调的闺女,心中对他身分背景的评价挺高的,偏偏现在敌暗我明,若真有人对她出手,他竟然没有十足的把握可以护她周全,这滋味令人心头难受,他的眸光不禁幽深了起来。

“不过,若他们自寻死路对我下手,也挺好的。”舒恩羽像是想到什么似的,“没错!就让他们来捉我。”

严辰天挑了下眉,“胡说什么?”

“爹,我不是胡说。”舒恩羽琥珀色的双瞳发着光亮,“若照姨母所说,祭祀终究要个纯洁的白子,我就是一个最好的诱饵。与其没有头绪的等着暗处的凶手现身,不如用我把人诱出来,爹只要派人暗中守着我,守株待兔,等人现身,直接把人抓了,不就好了?”

严辰天眼底凶光一闪,他可从没想过让自己的闺女以身试险。“说得容易,你当真以为凶手是等闲之辈?就我所知,凶手并非一人。”

“爹不是最懂得用刑?到时只要抓住一人,让他供出他们的老巢和目的不就成了。”舒恩羽怎么想都觉得用自己当饵是绝妙好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