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杏花村的秘密(1)(1 / 2)

甜食王爷(下) 子纹 2289 字 2020-04-08

舒云乔悄悄到飘香楼找到薛许后,从薛许的口中得知冉伊雪并不在飘香楼,而是在四季院时,舒云乔的神情难掩震惊——四季院可是镐京最出名的青楼。

薛许派人去请冉伊雪,让舒云乔在飘香楼的上房里等待,不过才等了一刻钟的时间,舒云乔便觉度日如年。

一看到进门的冉伊雪,她立刻起身,一手捉住了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去四季院做什么?”

“难得见你如此紧张。”冉伊雪笑道:“先让我看看你……不错!看来日子过得还算滋润,气色还行。”

“我能有什么不好?”舒云乔反手拉着她坐下,“你别顾左右而言他,四季院是个送往迎来之处,你一个妇道人家为何待在那里?”

“我做事自然有我的道理。”冉伊雪摸了摸鼻子,“那里很安全。”

“你……”舒云乔一叹,“齐哥儿人呢?怎么不见他?”

冉伊雪也没隐瞒,“这阵子我四处奔波,带着他不方便,所以我将人送到杏花村出来的村民那儿代为照料。”

舒云乔闻言,脸色沉重起来,“你老实告诉我,现在刑部在追的这件连环凶案,你了解多少?”

冉伊雪挑了下眉,“你以为我了解多少?”

舒云乔一叹,“我在尸首的身上闻到一股奇异的味道,不是尸臭味,而是类似香料混着焚烧物品后的焦味……我曾在你身上闻到相似的味道。”

冉伊雪笑了笑,“你真的是个聪明的女人,你告诉严辰天这件事了?”

舒云乔摇头,“没有。但是我想,他应该看出了我有事瞒他。”

“他应该是看出来了,不过因为对象是你,所以他才没逼问吧。”冉伊雪双手抱胸,似笑非笑,“你放心吧!我是个救人的仁医,不是杀人的刽子手。”

“我当然信你不会伤人,只是你肯定知道些什么。”

“你别问了,知道得太多,对你没好处。我找你来是想告诉你,这些日子一定要好好守着恩羽那丫头,别让她四处跑。至于严辰天,他只要安分的当他的大理寺卿,出入小心些,别把什么事都揽在身上,避免惹祸上身就好。”

“恩羽我自然会留意,可是王爷……以他的性子,要他置之不理难上加难,我看他查出事情与你或杏花村有关是早晚的事。”

冉伊雪不置可否的耸耸肩,反正她已经下令杏花村撤村,就算严辰天派人去查,现在也已经是焦土一片,查不出所以然。

门口响起敲门声,接着薛许推门而入,脸色带着焦急,“大当家,底下来了不少刑部的官爷,把飘香楼给围了。”

冉伊雪的眉头一皱,目光看向舒云乔。

舒云乔心头一紧,“我出府之事,并没有告知任何人。”

“我信你,”冉伊雪一叹,“是我忘了严辰天把你看得紧,当年你逃过一次,这次若不把人看牢才奇怪。你身边一定有人跟着,只是你不知道,你的一举一动只怕都没逃过他的眼。罢了!我啥事都没做,还怕他不成?”

“薛许,”舒云乔问道:“外头可有见到郡王爷?”

“舒舒,你找我?”严辰天似笑非笑的出现在薛许的后头。

薛许僵硬转头,试图想要拦阻严辰天。

冉伊雪对薛许轻挥了下手,要他让开,好整以暇的看着严辰天走到舒云乔的身旁坐下。

这男人明明是针对她而来,但始终没看她一眼,反而只盯着舒云乔。

严辰天有些埋怨的说道:“怎么出府也不告诉我一声,若找不着你,我会担心。”

舒云乔没好气的轻摇了下头,“你真派人监视我?”

“错!”他摸了摸她的脸,“是保护。”

一旁的冉伊雪冷冷一哼。

严辰天没有理会她,只是低头看着舒云乔轻哄着,“舒舒乖,你先回府,我有些事要请教冉大夫,晚点回去。”

舒云乔看着他,声音带了一丝柔软的祈求,“她是我的好姊妹。”

“我知道,我保证以礼相待。唐越,”严辰天吩咐,“送王妃回府。”

舒云乔迟疑的看着冉伊雪。

“回去吧!我不会有事,改日我们有机会再叙。”

舒云乔被众多双眼睛盯着,也不好不理会严辰天的安排,只能再交代一句,“王爷,此事真与伊雪无关,你别为难她。”

严辰天暗暗的轻抚了下她的后背,“知道了,你回去吧。”

舒云乔一叹,只能跟着唐越离开。

之后严辰天让人全都退下,自己与冉伊雪隔着一张大圆桌坐着。他慢条斯理的吃了口飘香楼的桂花糕,滋味是不错,但仍比不上自己王妃亲手做给他的,直到吃完一块,他才打破沉默,“若当初你知道舒舒是我的王妃,你是否还会出手相救?”

“你是你,云乔是云乔,我想救自然会救。”

严辰天嘴角一勾,“虽说我气恼因为你的介入,让我多年来寻不着人,但你救了凌月是事实,对于严家——你是大恩人。”

冉伊雪挑了下眉,“别在我面前打官腔,说什么恩人不恩人的,我不屑。你想说什么就说吧!别浪费时间。”

“冉大夫爽快,不知冉大夫对二十多年前被朝廷以邪教为由灭族的百夷有多少了解?”

“我压根没听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