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这一生生死相随(2)(1 / 2)

甜食王爷(下) 子纹 1360 字 2020-04-08

唐越听着房里的对话,胆怯的瞄了一旁的严辰天一眼,他冷着脸,表情没有泄露出任何情绪,但跟在他身边多年,唐越知道他怒了。

老嵘郡王死后,嵘郡王府已是严辰天当家,除去区区一个老侧妃并非难事,但是他留着她的命,是要她眼睁睁看着一心想要的权势近在眼前,却怎么也得不到,要她眼见子女受苦而无能为力,要她生不如死,只能在他眼前卑微的活着。

只是他为了自己的痛快,让姨母痛苦的活着,却没想过姨母的存在却令舒云乔痛苦。

他的眼中一冷,既然她让舒云乔痛苦,他不介意彻底将人除去。

被折腾了一夜,舒云乔起床时已经日上三竿,她一惊,纵使身子仍困乏得紧,还是连忙起身梳洗。

用了午膳之后,想起已经两天没有见到自己的闺女,严辰天说是让她跟着萧瑀去查一个偷窃的小案子,但两天未免也太久了些。

昨夜本是追着严辰天,要他去将人寻回来,但最后她被他丢上床,狠狠折腾得彻底。

她走向舒恩羽的房里,依然空无一人,甚至原该在屋里的嬷嬷和丫鬟也不见人影,她没有多想,转身要到外头寻人,却一头撞进了不知何时站在身后的严辰天怀里。

舒云乔微惊了下,“王爷?!”

她隐约记得在天未明时,他便已起身,还告诉睡得昏沉的她时辰尚早,要她多睡一会儿,她以为他已经出去查案了。

严辰天伸手扶住她,“吓着你了?”

她浅笑的摇了下头,“没有,只是我想恩羽了,她还没回来吗?”

“她不会回来了。”

她的脸色一变。

“凌月与萧瑀已经先行回京。要见凌月,随我回京。”

泥人尚有三分土性,佛祖也有发火时,她的性子再好,听见他的威胁也无法淡定,“你用了什么方法让她听你的?”

“我答应她,回京之后不让李嬷嬷、林嬷嬷跟着她。”

看到他眼底的算计,她一恼,“不让两位嬷嬷教导?!顶多再换两个人跟着她,是吗?”

他的脸上掠过一抹笑意,“舒舒,这世上果然就你了解我。”

她用力的推了他一把,气冲冲的越过了他。

严辰天因她难得一见的怒气沾沾自喜,他慢条斯理的跟在她身后,没有试图拦住她,反正女儿已经被送走,等于踩住了她的弱点,她早晚只能妥协。

午时刚至,福满楼的大堂正热闹,舒云乔找到了纪二嫂,“嫂子,麻烦安排辆马车。”

纪二嫂看着焦急的舒云乔不由微楞了下,“怎么回事?”

“我要去寻恩羽。”

“寻恩羽?!”纪二嫂疑惑,“恩羽回京前说你要晚几日走,看你这样子……怎么?你事先不知情?”

舒云乔一时半刻说不清自己心中的感受,看来女儿要回京的事所有人都清楚,除了她这个做娘的被蒙在鼓里。

“总之请嫂子替我寻辆马车。”舒云乔勉强挤出一抹笑,“劳烦你。”

“说这话就见外了,不过是辆马车,我……”纪二嫂的话因为看到出现在舒云乔身后的严辰天而隐去。

“不敢劳烦三当家,”严辰天神色自若的表示,“我还来不及告诉舒舒,马车已备好,待我去县衙交代些事情后,明日便能启程。”

舒云乔的手不自觉的紧握,她几乎忘了自己上次如此愤怒是什么时候,好似是在孩子出生,他动了要将孩子送养的念头时。

那一次也是她生平第一次动手打人,因为他实在过分,让她气得失去理智,举止野蛮。

也是那狠狠的一掌,让他怒极离去,独自离京往南方上任。

她用力握紧双手,克制自己再次挥掌在他脸上留下红印的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