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再见故人(2)(1 / 2)

甜食王爷(下) 子纹 1641 字 2020-04-08

严辰天房里的烛火已点亮,他已洗净身子,正一身清爽的低头翻看案卷,听到声音抬起头,他有些意外,“你怎么还没歇息?”回来时,看她房里灯已暗,还以为她睡了。

她没有回答,只是将手中的托盘放到他面前,“你应该一日都没进食,多少吃点。”

严辰天并不觉得饿,但看着她的双眸,他将手中的案卷放下,依言动手吃了口面,瞄了下托盘,上面只有一壶热茶,“没有小点吗?”

舒云乔柔声说道:“明日再给王爷做些。”

他挑了下眉,一针见血的问道:“是不是那丫头把我的小点给吃光了?”

舒云乔神情未变,“两位嬷嬷带了两个婢女从京城而来,恩羽一时开心,便将小点拿来招待。”

严辰天嘲弄的一扬唇,“舒舒,别替那丫头说话,两位嬷嬷的到来,她不可能开心。”

舒云乔没有答腔,只将散在桌上的案卷一卷一卷的拿起来,照着日期一个一个放进打开的木箱摆好。

这些应该是唐越回京时顺道带来的。

“王爷,今日的失踪案与先前的可有关联?”

“是否有关,得等找到人才知。”

所谓的找到人,其实应该说是尸体比较贴切,只要死亡的方式一样,都是全身被放血而亡,十有八九便有相关。

“王爷可还记得最先的案子是发生于何地、何时?”

“原以为第一起是半年多前在宁安县永平村发生的案子,但我最近发现,早在三年前便已发生类似案件,地点在镐京明德门外,死者是位于南郊的柳家庄的婢女,十二岁。庄里约有奴仆三十余人,当时所有奴仆都清查过,没有可疑之人,但死者也是全身遭放血而亡。只是这几年,京城虽然偶尔有失踪案,但都查无尸体,便没有想到两者或许有关。”

“柳家庄的案子是王爷经手的?”

严辰天摇头,“不是,当时以为不过件寻常凶案,自然不会交到我的手中,只不过接二连三有人失踪,才觉得古怪。之后就是这半年来发生在宁安县的事,镐京那边有人失踪后,寻不着人不说,连尸首都找不着,但在宁安,失踪几日之后就会发现尸首,里头甚至还有在镐京失踪之人。我派人追查此事不过月余,还没头绪便坠马失明,而在我目不能视的半年来,镐京平静了些,宁安反而出了不少事。”

她知道京城已派了不少人来宁安查案,弄得人心惶惶,但是舒云乔总觉得有些想不通。

“三年前出事的地方,包括庄子和发现尸首之处,不知现在还能留下多少线索?”

“你的意思是……”

“从最先出事的地方查起,还有尸首,当时肯定还留下些衣物、配饰什么。”她找到了最先出事的柳家庄的案卷,打开飞快的看了一遍,“下手之人最先下手处,应该是自己最熟悉的地方,宁安说不定只是凶手想要混淆刑部众人的一个地方罢了。”

严辰天静了一会儿,一抹淡笑挂在他唇角,长手一拉她。

沉思的她一惊,手中的案卷落地的同时,整个人也落在他的怀里。

“你是聪明,但你可否解释为何什么地方不挑,却独独选了宁安?”

她轻咬着下唇,这一点还真是没有想透,“若让我跟你去验尸,或许有答案。”

他的眼睛眯起来,闪烁着愉悦的光亮,他将她抱上床铺,接着以自己的身体覆盖住她,毫无犹豫的吻上她的唇。

才不过一天的功夫,舒恩羽觉得日子都要过不下去了。

一大清早被林嬷嬷从温暖的被窝给挖起来,睡眼惺忪的听了段教导,然后就是学站和走,这种与生俱来的本能,她从没想过原来还要费心去学习。

一天下来,她觉得自己的腿在打颤。

夕阳西下时,远远看到严辰天走来,她的双眼闪闪发亮,也顾不得一旁的林嬷嬷,冲了过去。

“你说什么我都听,但我不要教养嬷嬷。”

原本阴寒着一张脸的严辰天看到了急切的女儿,嘴角忍不住一扬,“不过才一日,受不了了?”

她不想承认,只能嘟起了嘴,态度可以称之为乖巧的微低着头,“爹,我以后会听话。”

难得自己的闺女示弱,偏偏他不是个容易心软的,严辰天淡然的说:“你娘亲在出嫁前也是如此,这两位嬷嬷还陪了你娘亲数年。你性子、脾气皆差,若再不学学规矩,在京中早晚惹事。”

舒恩羽有些恼怒的看着自己的爹,“我又不打算回京城,学这些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