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爹娘的争执(1)(1 / 2)

甜食王爷(下) 子纹 1565 字 2020-04-08

“你说,她们怎么这么久不出来?”

严辰天冷着脸,没有答腔。

萧君允不安的玩着自己的手指头,“你说,这次师妹会不会跟我一起走?”

严辰天微吸了口气,压下自己的不耐烦。

“你说,我师妹是不是很开心看到我?”

严辰天实在看不出冉伊雪有一丝的开心,他仍如老僧入定,没有理会。

“你说,多年不见,我师妹是不是很想我?”萧君允傻乎乎的一笑。“你说,我师妹怎么还是这么可爱?”

“闭嘴。”终于,严辰天忍不住了,冷冷的喝道。

可爱?!冉伊雪?!他眼睛瞎了吧,明明就是个粗鲁的泼妇,情人眼中出西施也不该这么盲目。

萧君允却无辜的眨着眼,“辰天,你别生气,我只是见到我师妹太开心了,我若不跟人说说,我会死的。”

“你死不了。”严辰天没好气的说:“祸害遗千年,这话有其道理。”

萧君允先是一楞,接着哈哈大笑,“辰天,你还真是逗,我第一次听你说笑。”

严辰天面无表情的望着萧君允那副呆样,脑子里却莫名闪过了齐哥儿抢食成功的模样——冉伊雪的儿子……他的神情顿时冷下来,冉伊雪的儿子虽然姓纪,但也不代表什么,就如同舒云乔一般,她才带着闺女离开他,就把女儿改了姓名,所以姓氏什么的,根本作不得准。

看着眼前的萧君允,这家伙竟然当爹了?!不过看他找到冉伊雪后这副傻乐的样子,应该压根不知道此事。

想起冉伊雪的强焊,他决定不再多说,就让这个傻小子笑个够,反正将来可有他哭的时候。

“三叔,你来了。”带着舒恩羽回来的萧瑀一听到萧君允来的消息,立刻迎了上来。

“萧瑀你这小子真是好样的,在京城闯了祸,就跑得不见人影。”萧君允拍了拍萧瑀的肩膀,“真是聪明。”

听到萧君允的夸赞,严辰天的眼角抽了抽——一家子果然就是会有几个长歪的。

“三叔,我爹还生气吗?”

“你爹他的脾气本来就差,我离京那时,他提到你是还气恼着,不过没关系,你晚些时候再回去便好。”萧君允的视线看向跟在他身后的舒恩羽,“这小姑娘是?”

“这是我表妹。”萧瑀连忙说道:“月妹妹过来,这是我三叔。”

“表妹?你是辰天的闺女吧,我记得叫月……凌月,严凌月。”萧君允弹了下手指,“长得真好,像你爹。”

“三叔。”舒恩羽听话的跟着萧瑀叫人,“我不像我爹,我像我娘亲多一些。还有,我不叫严凌月,请叫我恩羽,这是我娘亲给我取的名,我现在随娘亲的姓,就叫舒恩羽。”

严辰天闻言,不由皱了下眉头,闺女总是三不五时试探他的耐性,他的声音一冷,“凌月,过来。”

舒恩羽听到严辰天的话,不太情愿的站到了他面前,却对他扮了个鬼脸,摆明了欺负自己的爹看不见。

萧君允在一旁看得一脸惊奇,萧瑀倒是已经很习惯的模样。

严辰天冷冷瞧着眼前舒恩羽古灵精怪的样子,有些奇怪这丫头怎么就不像她的娘亲那般温和沉静,反正他是打死也不承认这个闺女性子像他。

“你的头发涂的是什么?”

扮鬼脸正扮得欢的舒恩羽整个人一僵,“什、什么?”

严辰天伸出手,轻触了下她的头发,有些粘腻,他露出嫌弃的神情,“去洗掉,以后不许再涂这些东西。”

舒恩羽迟疑的说:“爹……你看得见了?”

他低下头,紧紧献着她琥珀色的双瞳,冷冷的吐出一个字,“是。”

舒恩羽倒抽一口气,连忙退了几步,“什么时候的事?”

严辰天没有回答她,只说道:“去把头发上的东西洗掉,以后不许让我再看见这些。”

“可是……”舒恩羽顿了一下,“我是个白子,洗掉之后露出一头白发,出去会被指指点点的。”

“怎么,你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