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宝庆王驾到(2)(1 / 2)

甜食王爷(下) 子纹 1896 字 2020-04-08

“没出息。”冉伊雪见了不由啐了一声,一边挣扎。

“师妹,他很可怕的。”萧君允手抱得更紧,可怜兮兮的替自己辩解,“大伙儿只知道他是大理寺卿,破案如神,但却不知他用起刑来可不是狠绝能形容而已,我亲眼见过他对犯人用刑,一针一针扎进犯人的骨缝处,你我习医多年,你很清楚那种痛真能活活把人给逼疯。这还只是轻的,他还有更狠的招,直接把针扎进经脉运行之穴,令血液逆行,不出多久就能把人整得生生断了气。他就是个狠人,落在他手中绝没好果子吃。”

冉伊雪哼了一声,“我早知道他不是个好人。”

“师妹,你别这么说,辰天这人其实还行,只要咱们别得罪他就好。”萧君允一副过来人的口气。

“谁跟你是咱们。”冉伊雪撇了下嘴,打量着自己的师兄,穿着一身好衣裳,看来混得不错,就是性子……见他像是没骨头似的硬是依靠着她,实在令人觉得头疼。

“伊雪,王爷的眼睛是何时重见光明的?”

冉伊雪纵使有天大的怒火,一听到舒云乔这声轻柔似水的问话,也全都暂时被抛到脑后,她迟疑的目光从萧君允的身上移到了舒云乔的双眼。

“我不是……”她原想要解释,但一看到旁边的严辰天,气不打一处来,果然这家伙就是个驱子,“严辰天,你明明说这家伙不会来,为什么他现在会出现在这里?”

“我只说唐越不是回京替我请宝庆王,从未说过宝庆王不会来。”

耳里听着严辰天的强词夺理,冉伊雪气得快要炸了。

萧君允在一旁,双眼闪闪发亮的看向严辰天,“辰天,你的眼睛看得见了?真是太好了!是师妹你出手的吧?”他抱着冉尹雪激动得左右摇晃,“果然,不愧是我的师妹,就算是死人,交到你手中也能活过来,我的师妹就是这么一个高明的大夫,此生最令我服气的也只有师妹,别人我都不看在眼里,师妹你真是太厉害了,我实在是——”

“闭嘴。”冉伊雪近乎咬牙切齿的啐了一声,要疯也得看看场合,没看到云乔一副受到打击的样子,还提油来救火,就是个无脑的!她不太自在的看向舒云乔,“云乔,你听我解释,王爷眼睛看得见就是这一、两日的事,我原想等他的情况稳定些再告诉你,毕竟你很关心王爷的眼睛,我也是一片好意……”她说着说着,不由有点心虚。

萧君允忍不住伸出手捏了捏冉伊雪的耳朵,“师妹,你真可爱,这么多年都没变,只要一说谎耳朵就红了。”

“你找死啊!”这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就已经怕解释不清了,还来添乱,冉伊雪忍不住扬手往萧君允的脑门打了过去。

萧君允被打也不恼,只是揉着被打的地方,傻呵呵的一笑。

冉伊雪不禁翻了个白眼,这个傻子,她没空理会他!

用力推开他,径自走向了舒云乔,“云乔,我真不是有心瞒你。”

“我明白。”舒云乔的目光没看一旁下意识拉住自己衣角的严辰天,只是看着紧跟在冉伊雪后头笑得一团和气的男人,“宝庆王?”

萧君允听到自己的封号被提起,对舒云乔有礼的一拱手,又大又圆的眼睛闪着光亮,“宝庆王萧君允见过夫人,看来你便是辰天找了多年的嵘郡王妃,果然是个美人。”

舒云乔回了一礼,“宝庆王舟车劳顿,肯定累了,嫂子。”她叫着一旁的纪二嫂。

纪二嫂这才回过神,走过来招呼,“瞧我这糊涂的,我立刻派人带宝庆王进去休息。”

“我不累,不用休息。”萧君允一把抱住了冉伊雪,“师妹,这么多年不见,我太想你了,一见着你,什么疲累都没了。”

“放开我。”冉伊雪一恼,用力的挣扎,“混帐东西!”

“师妹的声音还是一如过往的好听,许久未听闻,实在怀念。”

“你有病!”

“是啊!”萧君允眨了眨眼,“犯了相思病。这几年不见,我都瘦了好多。”

舒云乔向来自认沉稳,但初见宝庆王不顾礼数紧抱着冉伊雪不放,她依然被震慑到了,她微敛下眼,“我头有些痛,请宝庆王松开我义妹,让她替我瞧瞧可好?”

“你不舒服?”严辰天的心一紧,连忙握住她的手。

“我医术很好,可以在一旁帮师妹。”萧君允眼巴巴的说,才找到师妹,他怎么也不想跟她分开。

看着两个几乎同时开口的男人,冉伊雪翻了个白眼。

舒云乔有礼的说道:“谢过宝庆王,不过就是有些不适,让伊雪瞧一瞧便好。王爷,请容妾身告退。”

严辰天闻言,只好不太情愿的松开手,还不忘瞪了萧君允一眼,要他将抱着冉伊雪的手给松开。他向来对萧君允的疯癫不以为然,但如今见他不顾礼教,硬是抱着冉伊雪不放,不可否认的,他羡慕了,心中不由哀怨了下,然后不满的斥道:“还不把人给放开。”

萧君允不太情愿的松开了手。

冉伊雪一得到自由,立刻拉着舒云乔,“我陪你回房。”

萧君允很想跟在冉伊雪身边,但看着严辰天那双眼如冰的神情,他没勇气真闯进去,只好不太情愿的等在房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