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1)(1 / 2)

甜姐假正经 蔡小雀 1840 字 2020-04-08

一脸苍白憔悴的章敏一手搀扶着姑婆,一手拉着姑婆的大行李箱,在落英缤纷的樱花雨中,离开了这个曾经照顾姑婆的庇护所。

“护士小姐,我们要去抽血检查吗?”姑婆有些紧张地望着她,怯怯地问;“可不可以不要?我怕痛。”

“姑婆,没有抽血检查,也不会痛。”她温柔地哄慰。“我们是要去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一个宁静快乐的地方生活。从今以后,我不会再离开你,我会永远陪在你身边。”

从今以后,她们俩就剩下彼此了。

姑婆永远失去了那个一个圈儿圈着你,生生世世不分离的情郎,她也永远失去了那个有着一双深邃黑眸,会逗她笑,宠爱她,还会焦灼担心到对她大吼大叫的男人。

也许章家的女子注定姻缘线断,注定只有独活的份。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她也认了。

曾经在电视上听过在冰冷的大海里几乎失温丧命的生还者说起,寒冷的大海最可怕的不是浪潮会拼命想吞噬你,而是那冰寒彻骨的寒意会渐渐让你失去感觉,想睡,放弃挣扎,甚至到最后你会感到阵阵奇异的温暖包围淹没了你,冻僵了的脑袋和身体会慢慢相信就这样睡着也好,就这样逐渐地失去意识,任凭攀住浮木的手松开,然后缓缓地往下沉,最后沉人海底。

现在,她就像那放开了手任凭身体沉入冰冷大海的人,一点也不想挣扎,不想再勇敢地挥动着手脚,替自己争取最后一丝希望。

没有什么希望,她早该认清楚事实的。

她在错的时间遇到了对的男人,注定就是一场绝望的爱恋,永远只有擦肩而过的刹那光芒。

她已经订好了火车票,到一个阳光永远温暖照耀得到的地方。

一切重新开始……

回到了美国,路唯东以为一切能够恢复正常,能够把章敏永远遗忘掉,从此不再想起。

但是他大错特错。

就算回到美国,回到工作岗位上,投入繁重忙碌的工作里,忙得几乎没有时间休息,可是她的形影笑语依旧萦绕在他脑海,不管闭上眼还是睁开眼,不断回荡在他眼前。

他为什么没空睡觉,却还有暇想起她?

该死的,她为什么还不肯放过他?!

路唯东越来越忙,脾气也越来越暴躁,短短两个月之内便成功地并吞了两家实力坚强的公司,也在短短两个月之中瘦了一大圈。

集团里人人自危,就连副总裁经过他的办公室都要蹑手蹑脚,深怕惊扰到他。

他也痛恨自己不断想起和她相处时的甜蜜回忆,她的笑容、她的慧黠、她的鲁莽仿佛深深烙印在他心头,怎样强迫自己想忘也忘不了。

“儿子,你……最近还好吧?”穿着名牌高尔夫球装,身材高大满头灰发的路君皓在办公室门口探头探脑。

路唯东冷峻的眸光自完全视而不见的文件上望向父亲,心微微一紧。

“我很好。”他恼怒道。

已经受够了这两个月来大家看到他就像见到鬼的表情,难道他的脾气真的火爆到令人闻风丧胆、退避三舍的地步吗?

现在连他老爸都是一副心惊肉跳样。

“看起来你的心情还是不太好啊。”被众多老臣子千求万求,硬着头皮跑来看看儿子究竟是吃了什么炸药,可是路君皓一见到儿子的表情也忍不住频频吞口水。

路唯东回美国两个月了,只回家一次,还是铁青着脸匆匆来去,肯定有问题。

就连老伴也催促着他得赶紧和儿子进行一次“男人跟男人的对话”。

“我的心情没有不好。”路唯东强忍住咆哮的冲动。

“那你干嘛一副想咬掉我的头的样子?”路君皓摸了摸凉凉的脖子。

“爸!”他青筋冒了出来。“你到底为了什么事而来?”

“哦,呃,是这样的。”路君皓清了清喉咙。“你……和如兰吵架了吗?小两口吵吵嘴是正常的,你是男人,要让着她才是。”

“不是和如兰吵架。”他胸口揪紧了起来,低声道。

“老爸可也是年轻过的,我当然感觉得出来你是为了什么事而暴躁易怒。”路君皓叹了一口气,“不是爸爱提当年你伯公的例子,我们路家愤而退出‘家族’诚然是因为你伯公受到的委屈和痛苦,甚至逼得他远走天涯,到现在也不知是生是死……唉,我又扯远了,总之千金易得真爱难求,如果你遇到了一个心爱的女人,无论如何都不要放弃她,必要的时候就算赔上男性的尊严和自傲也无所谓。”

“爸,你到底在说些什么?无论是什么样的爱情,都不值得付出自己的尊严!”他瞪着父亲。“难道要对一个女人伏首称臣、卑躬屈膝才叫真爱吗?”

“我的意思是我们男人脾气又臭又硬,脑袋瓜还顽固得跟水泥墙一样,有时候只听自己要听的,只看自己想看的,却不愿意敞开心扉,放下身段去看清楚真正要的是什么。”路君皓感慨地摇了摇头。“有的时候,赌一口气,却从此失去生命中最美丽的幸福,最好的时光……就算一身的傲骨,没有人来珍惜陪伴,又有什么用?”

路唯东刹那间呆住了。